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潇洒背影
    胜利之夜,属于老金的宅子内,月光下点缀着的黄色芭蕉果鲜艳欲滴,但是原本被收拾的极为整洁的院子,却一片杂乱。

    十个年纪不大的少年人,正撸着袖子和一个中年人拼酒。

    独手独眼的老金,乱糟糟的碎发冲天而起,右手举着一口被满上的大碗,端坐着的脊背极为笔直,脸不红心不跳地张嘴一饮而尽,随后举着空碗朝着周围示意一圈,引来阵阵喝彩。

    而老金的正对面,坐着皮肤黝黑的少年顺子,手中的大碗之内再次被倒满了烈酒,或许是饮了太多酒,顺子的目光稍显迷离,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凝,有些发狠地说道:

    “老金,今天我要是拼酒赢了你,你就答应把小依嫁给我。”

    虽说酒壮怂人胆,但是天知道顺子在喊出这句话时,整个灵魂都好似被重锤击中一般,头皮发麻,内心狂颤。

    但这句振聋发聩的宣誓,依旧震住了周围所有人,包括一脚踹开大门,背着紫月走入宅子的金依姑娘。

    “好你个小兔崽子,稍微有点出息了,就敢打我宝贝闺女的主意,我闺女要是嫁出去了,你让我喝西北风?”

    回过神来的老金,原本就乱糟糟的碎发,因为怒气好似更加炸毛,抓着酒碗做势便要砸过去,突然瞥见门口方向的女儿,面色一愣,随后看到少女身后站立的那一高一矮两道人影,眯着眼仔细打量了一番,面色彻底大变。

    “陛,陛,陛。”

    老金连滚带爬,结结巴巴地冲向屋门口,连将面前的酒和碗打翻在地却毫不在意,随后来到赵御面前,想要跪地行礼,却被的一股柔和的力量阻止,随后耳边响起了一道极为沉稳的声音:

    “不必多礼,你叫朕公子即可,之前说好的大战结束便找你喝酒,朕可不能食言。”

    老金深深吸上一口气,平复自身涌动的气血,随后转身对着一脸惊颚的少女金依继续轻轻开口:

    “女儿,你先将紫月这孩子安置到内屋,随后和顺子一道,去院子里的第三株树下,把我当年埋下的那坛女儿红给挖出来。”

    语毕之后,老金,右手虚引,随后用依旧有些颤抖的声音继续开口道:

    “公子能来,是我老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里面请。”

    随后一行人来到院中心落座,老金特地将预备役小队的少年们赶到一旁,并且把自己的主位让给了赵御,随后坐于下手,目不斜视,但是不断吞咽着唾沫的动作,预示着其其内心并不平静。

    “只是老友之间的普通喝酒寒暄而已,老金你不必太过紧张了。”

    赵御见老金依旧军人作风的模样,轻轻一笑,示意其放松,随后继续张嘴开口道:

    “西南之战圆满结束,理应喝酒庆祝,不必太过拘谨。”

    “公子说的是。”

    老金扯开脸皮,露出了一个颇为怪异的笑容,看到平日里脾气火爆的老金难得吃瘪,惹的面前的那些预备役小伙子,想笑而不敢笑,同样憋得极为辛苦。

    好在金依姑娘带着顺子两人,挖了女儿红归来,这才让老金找到了一些话题,其接过这一小坛酒之后,用袖子擦了擦表面还留存的泥土,随后直接掀开,一股浓郁的酒香飘出,钻入众人的鼻孔之中。

    老金满意地舔了舔嘴角,为赵御满了一碗,随后开口道:

    “这坛女儿红,是我闺女刚刚生下来那会我埋下去的,那时候镇荒城还没向现在这般繁华,我呢,在女儿出生的第二天,就赶去了前线,这些事情我都历历在目,一晃就是将近二十年过去,这时间,过的太快了。”

    “时间玄奥,是大道无情和公平的体现,但是真正的快慢,或由心定。”

    语毕之后,赵御点头,拿起面前的一口酒碗,轻轻张嘴抿了一口。

    这是赵御十多年来第三次喝酒,酒并不是整个神州浩土最顶级的玄天或者桃花酒,但是这坛女儿红,却有着一种属于红尘间的烟火气,因为它代表着的十数年的时光变迁。

    如果赵御自己的女儿出生,那么他也会在白帝宫的玄天木之下,挖上一个深坑,埋上一坛酒,没事的时候就去玄天木下踏几脚,回头望一望女儿,闺女头扎着红头绳,眉眼儿就像是清明时节的柳叶,一天比一天明媚,这便是属于人族的传承。

    “好酒!”

    赵御一饮而尽,赞叹一声,身旁的老金和预备役少年们眉开眼笑,顺子和身旁的少女金依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双眸之中感受到了蜜意。

    女儿红于闺女出生的时候埋入,出嫁之时取出,此时老金让顺子和少女二人共同去取酒,其代表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他同意了这门婚事,而少年顺子也同样沾了年轻帝王的光。

    因此顺子拉着身旁少女金依的手,跪于地上,向着前方的赵御和老金,重重一叩首,一切尽在不言中。

    “没想到朕来喝口酒,还能遇上一段姻缘,那自然是不好空着手。”

    话语落下之后,赵御抬手向前轻轻一抓,自虚空之中取出一件蓝绿色的长袍,递向前方,并且继续开口道:

    “朕知晓你觉醒了法修道魂,这件袍子名为法师长袍,可以增加你的智力属性,作为朕给你们喜结连理的贺礼。”

    “谢陛下隆恩!”

    这次连着老金也是满面红光地下跪谢恩。

    在镇荒城上空的天际,悬浮着一头紫鹤,其上有着父女二人,静静站立看向下方,衣袂翩翩。

    负手而立的楚正阳,轻轻开口问道:

    “女儿,要下去吗?”

    “不去了,爹。”

    楚正阳身旁,面色沉静的言言姑娘,轻轻摇头,随后抿了抿嘴唇,继续开口道:

    “他不去城中大庆露面,接受子民朝拜,而是跑到了普通人家家里喝酒,陛下的心很大,可以容纳整个天下,但是他的心同样很小,小到只能有一个位置。”

    说到此处,言言姑娘转身看着身旁父亲浩瀚如海的眼眸,从眼中看到了疼惜,但是她却露出了一个笑容,婉转的声音继续传出。

    “喜欢过,勇敢过,离开了也要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哪怕没有人看到,爹,我们回家吧。”

    “好,我们回家。”

    楚正阳抬手摸摸身前女儿的小脑袋,随后不动深色地朝着身旁的虚空点点头,拱手一礼。

    几息之后,两道传送光柱直冲云霄,消失不见。

    “我看到了,真是个勇敢的女孩子。”

    虚空之中响起了淡淡的声音,随后一道青色的身影浮现,周身一头头大夏龙雀啼鸣环绕。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