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 回乡
    镇荒城中,一间用来安置伤员的房屋之内,响起了一声闷哼。

    随后彭木轻轻睁开眼眸,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双目之中,有着些许迷惘。

    他的眼前不再是冰冷黑暗的地下洞穴,而是一个极具有雷州特色的屋顶,中间高高凸起,向着两侧有一个大弧度的倾斜,借此便于排水,同时体感传来的温度也带着闷热,耳边还不断传入自远处响起的庆祝欢呼声。

    这些都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的大夏获得了胜利,而且他还活着。

    “你醒了?”

    一道魂牵梦萦的声音响起在耳畔,使得彭木一下子清醒,他侧过头,只见于柔和的烛光之下,静静地坐着一位用手撑着香腮的倩影,乌黑的秀发垂下,雪白的肌肤在淡黄色的光芒之下好似闪耀着钻石般的光泽,尤其是那双眼,犹如春天里盛开的杏花,繁花丽色,占尽春风。

    在这一瞬间,彭木竟然有一种极度不真实之感,不由呆呆的痴了。

    或许是因为彭木长时间没有回应,所以原本坐着的倩影轻轻站起走近,边走边开口道

    “醒了的话,就缓缓聚集起元气,身筋脉流转一遍,看看是否留下危及修行生涯的内伤。”

    随后穿着白色军衣卫袍子的少女,轻轻来到彭木身旁,低头看着浑身被绑成了如粽子般的盾甲军校尉,不知是否是错觉,眼底闪过一丝羞涩,随后恢复清冷模样。

    “我没事。”

    一会之后,彭木重新睁开眼眸,轻轻开口,随后挣扎着想要站起,却发觉有着大量的痛楚自后背传来,不由张嘴发出一声闷哼,额头上直冒冷汗。

    军医卫少女校尉伸手将彭木搀扶而起,随后继续开口道

    “你自地下洞穴被救出时,受的伤很重,整个后背都被炸毁,甚至还有许多盔甲碎片刺入了你身体之中,造成了严重的二次伤害。”

    说道此处,少女校尉停顿了几息,右手之上出现淡绿色的元气光芒,轻轻按住彭木的肩膀,探查着后者伤势变化,淡淡的声音再次在房间之内响起。

    “虽然陛下的圣药有着逆转乾坤的神奇效果,但是却没办法排出这些碎片以及修复精神上的损伤,因此我用刀划开了你的后背,取出了碎片,而你因为精神和识海的自我保护,昏迷了好些天。”

    军医卫女校尉说完之后,彭木陷入了沉默,其实大夏人族之中,少女的身材其实已经颇为高挑,但是身为盾甲军的彭木身躯更是极为强壮和魁梧,因此站着的她和坐着的彭木,两者的高度基本持平。

    少女的明眸皓齿就在彭木的眼前,吐出的气息,使得年轻的盾甲军校尉的皮肤都有一种发麻之感,原本厚重如城墙,不动如山的坚固身躯,却有着抑制不住的颤抖。

    最终,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的彭木,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到了嘴边,却只化作了轻轻两个字

    “谢谢!”

    这是彭木第二次和军医卫的少女道谢,而少女的回答,同样和第一次的时候一模一样。

    “身为军医卫,救死扶伤,职责所在,不用道谢。”

    语毕,少女取回搭在彭木肩头,探查伤势的右手,随后转身走向房门,同时开口道

    “既然你醒了,那我便可以回营了,你过几日自行来军医卫寻我再做探查即可,对了。”

    说道此处,少女迈步向前的身影突然停下,随后有些故作清冷地继续开口道

    “你身材不错,背部的肌肉很结实,我取碎片的时候,费了好大的劲,还有,我叫徐藤草。”

    此言一出,盾甲军校尉彭木目瞪口呆,与此同时,房门口忽然探进一个满脸络腮胡的脑袋,紧接着王井那带着痞意的询问声紧接着响起

    “我是不是来的刚好不是时候?”

    “你来的是时候,但是喝这东西却不是时候,里面躺着的可是重伤员。”

    随后少女徐藤草踏出屋外,扬长而去,还顺手从王井手中拽走了一坛酒。

    “真是个外冷内热的姑娘。”

    王井原地嘟囔了一句,随后轻轻走到彭木身前,一屁股坐在床边,开口便喊出一句极具标志性的痞话

    “他娘咧,彭大校尉,还好你还活着,不然我这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

    “我们盾甲军的命,就一个字,硬,没这么容易死的。”

    彭木转头看着王井,随后抬起拳,直接锤了一下后者的胸口,但是因为动作太大,扯到了背上的伤口,于是龇着嘴一阵抽气,刚刚心仪的姑娘在侧,就连疼痛都感觉不到,而现在冷不丁地剧痛自背后一阵阵袭来,就好似有着无数虫子再撕咬,又痒又痛。

    见彭木这痛苦的模样,大战之后顾不得整理,显得极为邋遢的王井,像是变戏法似的不知从何处再次摸出一坛老酒,略带得意地开口道

    “其实方才我早就到了屋外,见你和佳人独处,怎敢打扰,不过有了防备之下,自然是不可能让那娘们把所有酒都给夺了去,怎么样,来一口?”

    见到王井手中的酒坛子,彭木顿时双目一亮,随后点头,高声回应

    “干了!”

    随后王井一把掀开酒盖,火辣的味道顿时弥漫在整个房间之内,彭木接过酒坛子,直接仰头向嘴中灌上一口,吞入腹中,下一息,一股热量自腹中直冲而起,随后流向四肢百骸,就连背上的疼痛也减轻了大半,不由叹上一句

    “爽哉!”

    随后王井与彭木二人,你一口我一口,随后将这坛自城中庆典之上取来的老酒,直接喝下大半,其实对于大部分作战归来的将士而言,甚至无需太多言语,只要一举杯,一仰头,便可将想要说的话,表达的意思,尽在不言中。

    最后,一坛酒见底,王井一抹嘴角,看着彭木有些粗犷,但是却越看越熟悉的脸,想了一下之后,幽幽开口开口道

    “此战结束之后,按照惯例会有一段时日可回家省亲,彭校尉,这回你就随我一道返回丰城,别再拒绝。”

    听到王井说出丰城这两个字眼,彭木随后陷入了沉默,他想起了在那幽暗的地底洞穴奄奄一息时,脑海中浮现过的那些身影,随后重重地一点头,低声开口回应道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