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 夜归人
    镇荒城的大型庆典一直持续到了午夜时分才逐渐散去,后来就连老西蛮王,也出来露了一面,说了几句庆祝之语后,将这场属于整个雷州子民的庞大庆典气氛推向了最高潮,但极为可惜的是,万众瞩目的年轻大帝却并未出现。

    赵御与西蛮王分别之后,便直接利用石像塔和回程卷轴,带着梁破回到了白帝宫。

    明月照帝宫,流光正徘徊。

    御花园内,夜色中的玄天木幼苗散发着深绿色的迷光,照耀了整个半边天际,同时神树之上,无数生命精灵就如萤火虫般,俏皮地四处飞舞,随后好似感应到了此间主人的回归,纷纷由上空围聚而下,绕着赵御挺拔的身躯不断旋转,甚至有些胆大者,落于年轻帝王的肩头,一闪一烁。

    赵御嘴角带笑,抬起右手轻挥,原本附着于身上的精灵们突然间向外炸开,好似绽放的荧光琼花,释放着世间最绚丽的繁华,随后年轻帝王抬腿向前,穿过那座高耸入云,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石像塔,沿着已经有半个池子之多,并且向上滚滚的生命泉水继续向前,接着抬手碰了碰遗迹水晶之上好似长高了几寸的桃花枝,最后来到了平日里处理政务的御榻前,轻轻坐下,张嘴朗声发出一声高喝:

    “梁破,倒水,朕要泡脚!”

    一会之后,梁破那庞大魁梧的身躯,提着一个水桶由远极近地走来,麻利地摆在地面之上,随后赵御将双脚浸入滚烫的热水之内,心满意足地叹了一口气。

    他已经好些日子未泡过脚,这个自久远就养成的习惯,因为在外征战,耽搁了大约半月时光,但是再次感受到从下自上弥漫全身的滚烫,却让赵御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虽然大夏西北已经入冬,寒风彻骨,滴水成冰,但是拥有神树玄天木的御花园,一年四季如春,温度适宜,因此依旧身穿短衫的年轻帝王并未觉得有任何寒冷,随后其右手撑着额头,眼睛微闭,缓缓进入了梦乡。

    赵御身前那御桌之上,各种颜色的奏折堆积如山,但是他着实太过疲惫,同样也需要休息。

    半刻钟过后,梁破小心地取回水桶,并且给已经睡熟的赵御盖上一条被子,随后转身,留下一道轻不可闻的声音回响在御花园之内。

    “皇后娘娘不在,看样子应该去道宫把那白姑娘和如月接回来。”

    天色已晚,由白日狂欢过后的神京城同样陷入了沉寂之中,月色下北风呼啸之际,也只有温暖火热的被窝,才是西北子民最舒适和留恋之所。

    但是神京城内却有着几户人家,一反常态地点燃着灶火,升起炊烟,随后浓郁的香味,随风飘散。

    一处是位于的神京城东郊,道宫附近,厨房内,中年美妇边笑着,边盛出一大盆香气四溢的蛋炒饭,放在将自己包裹地严严实实,如粽子一般的父女二人面前。

    此碗蛋炒饭粒粒饱满,鲜艳的色泽,配合着扑鼻的香气,不由让人食指大动,随后中年美妇故作生气,轻轻开口道:

    “给,现在总知道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狗窝这个道理了吧,我就应该饿着你们,让你们下次还敢如此瞒着我!”

    自大夏最西南的镇荒城,一瞬间来到北方神京城,这骤然变换的温差,让言言姑娘冻地牙齿都在打颤,随后其看着面前一脸心疼又带着些许责怪的母亲,展颜露出了一个笑容。

    夜晚之中,神京城这第二处升起炊烟的地方则位于中部,而且这小小的厨房之内,却挤满了人。

    李义,北安王小王爷江越自然是在场,而且就就连胖子邱恒基都被江越留了下来,三人挤在一张小饭桌之旁,眼巴巴地看着灶台前,有些笨拙,挥舞着饭铲的英气女子。

    一会之后,燕青姑娘微微皱着的眉头逐渐舒展,随后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三两下盛出一大碗高高鼓起的蛋炒饭,往饭桌上一拍,随后坐于三人对面,也不说话,但是那会说话的眼睛已经清楚地表达了自身的意思。

    吃完!

    三人看着面前,碗中凝成一大块的饭团,还夹带着些许焦黑的肉粒,下意识地齐齐吞咽了一下唾沫。

    神京城,紫竹巷,魏国宫府。

    随着一道极为修长高挑的身影踏入府邸之内,整个魏国原本陷入沉睡之中的国公府一下子沸腾起来,小公爷徐浩还有妹妹徐瑾披着一件单衣就从房间中跑出,随后围着大姐徐晴又蹦又跳,满脸地欣喜,这些日子这二人的修炼都极为刻苦,逐渐长大的他们,也明白了这个姓氏以及爵位所背负的庞大责任。

    魏国公徐氏,大夏之弓,需要更多的利箭,来为徐晴分担。

    与紫竹巷仅有一街之隔的柳叶巷之内,有着一个近日里极为低调的府邸,平日里几乎没有人进出,逐渐地淡出了众人的视线之外。

    这个曾经柳叶巷最尊贵的府邸,它的主人是大夏柳叶巷百将之首,但是如今门匾上的四个大字,已经由镇羽候府,变作镇羽公府,而且现在这座庞大府邸当家做主之人,是一个年岁不大的女子。

    镇羽公府内的一颗树冠之上,站着两位模糊至极的身影,融入夜色之中,静静地望着下方,随后一道浑厚的声音淡淡响起:

    “林啸,家就在下方,不下去见见你的妻子?”

    树精卫士铁柱身旁,身穿着漆黑色夜魇大袍的林啸,并没有回应,只是目光紧紧锁定着下方屋门前,站着的那一道倩影。

    许久许久之后,林啸转身,身形彻底消失于黑暗之中,只在原地留下轻轻一句话。

    “父仇未报,何以还家?”

    镇国公府内屋之前,卿念彤披着一件雪白大氅,静静地站于屋前,她站了很久,因为冥冥之中,有着一道温暖的目光注视着她。

    熟悉又陌生。

    随后冷风袭来,还带着些许雪花,她伸手将背后的大氅裹紧了一些,身后一位侍女上前,轻轻开口道:

    “少奶奶,外面天冷,您有身孕,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吧。”

    卿念彤点点头,随后仔仔细细地在夜色环顾了一周之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转身走回屋内。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