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的丈夫,去了哪里?
    烟云城的早膳铺,自原来祥和一片的交谈,再到此时的老太后震怒,鲸吼为雷,风云变色,只用了一息时间。

    负责在外看守的捧日,幽翅,以及神卫三标上四军副指挥使,瞬间面色大变,直接化作雷霆向着铺子内猛冲,但是其刚要一步踏入屋门之际,耳边响起了老太后平稳如常的声音。

    “尔等都在在外面守着,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允许进来。”

    “遵命!”

    三人身形瞬止,转身返回原位。

    铺子之内,老太后盯着面前,面色不变的中年道士陆羽,挺直了身子,淡淡说出了一句让身旁李淳风都身子一抖的话语:

    “告诉我,我的丈夫,去了何处?”

    老太后的眼眸之中,有着回忆,有着痛苦,还有着丝丝委屈,随后好似闪过一幕幕画面。

    大夏历六十年,开朝刚满一甲子的大夏王朝,正处于最鼎盛的阶段。

    那时候太祖陛下压服极北雪原,将东海诸岛全部收入大夏的囊中,同时于昆仑山脉之中驻扎昆仑军守护西线国土,而最振奋人心的是,大夏于无尽山中扎下玉龙,太行,凤起以及秋月四座的巨型要塞。

    四座无尽山要塞,联合神州浩土之内的春花关以及DìDū神京城,彻底完成了大夏开国时,便已经定下的内三关外三关的防御体系。

    而为了完成这与太阳帝国异族的作战体系,无数大夏子民为之抛头颅洒热血,并且用了整整六十年!

    那是风和日丽的四月天清晨,神京城漫天柳絮飞舞如雪花,虽说人间最美四月天,柳絮纷飞的大夏第一雄城,看起来极美无比,但是真正感受过的人,都知道这慵飞柳絮黏,是多么的烦人。

    白帝宫内,大量的宫女被派出去清理到处飞舞的柳絮,而皇极殿下方的广场处,排成文物两列的官员,依次跨入停靠着的马车,随后组成两条长龙,向外行驶。

    长龙行驶出午门之外的白玉大道时,刚好于柳絮内走来的一道人影擦肩而过。

    那是一个中年道士。

    半刻钟之后,大夏太祖陛下赵无极,在御书房接见了这位中年道士。

    早膳铺内,一手撑着面前的桌子,脊背挺的笔直的老太后,收起眼中的其余情绪,看着面前默不开口的中年道士,目光灼灼,随后继续开口道:

    “三十年前,圣上与你见面之后,不出半月,便从此一去不归,因此此事必和你有关,而我在圣上的御书房内见你之时,你就是的现在这幅摸样,这么多年过去,却一点未变,所以你到底的是何方神圣?”

    “在下只是一个普通的道人罢了。”

    坐于老太后面前的道人陆羽,开口轻轻回应,随后其看着面前老人的双眸,极为认真地回答其第二问题,如果仔细看去,他的认真,和胭脂姑娘的认真如出一辙,一脉相承。

    “太祖陛下的行踪,涉及到了天道,因此我没有办法告知你,但是有一点,他还活着。”

    “我当然知道圣上还活着,圣上是我见过最强的人,哪怕你可以无视时间流逝,三十年模样不变一丝,但是我知道圣上比你要强,我对他有无上的信心,”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

    老太后轻轻点头,说道此处时,她停顿了一会,随后有些落寞的声音继续响起:

    “但是我对自己没有了信心,我很想在入土之前,再见一见自己的丈夫。”

    话音落下之后,整个早膳铺陷入了寂静,而站于老太后身旁的李淳风,微微叹了一口气,身为曾经执掌了司天监五十载的监正,李淳风亲眼见证了昔日神州浩土天下第一美人,最风华绝代的时光,也见证了整个大夏王朝人人都羡艳的神仙般姻缘。

    但是此时,美人迟暮,人间白头,伴一盏灯,守一座城。

    过了许久之后,中年道士的面庞隐隐有些异动,刚想开口,大梦山中的云烟却突然向外爆裂,电闪雷鸣,狂暴的雷霆声清晰地传入早膳铺内所有人的耳中,其声音之响,好似直接在耳边炸响那般。

    这是来自天道最清晰的警告!

    因此中年道士陆羽,将已经到嘴边的话语,再次吞入腹中,随后化作几个字,低头轻轻吐出:

    “在下愧疚!”

    中年道士说完之后,老太后轻轻摇头,将自身的原本挺的笔直身体缓缓放松,整个铺子内的气氛逐渐缓和,张嘴开口道:

    “我知道这方天地,很大很大,也明白天外有天这个道理,因此老身我不逼你说什么不该说的话,但是有一点,我必须要在这里提前说清楚。”

    说道此处,老太后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同时双眉倒竖,一瞬间散发出了无穷的威严,因为老太后长久未出现于众人视线之内,因此很多人都忘记了,这位看似慈祥无比的老太太,可是大夏王朝,开朝八十九年来,唯一不变的一国之母!

    随后老太后缓缓站起,双手轻轻按住面前的桌面,盯着面前的道士陆羽,一字一句地开口道:

    “你已经使大夏王朝失去了一尊大帝,而现在,你如果还想打御儿的注意,那么老身我,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阻止你!”

    掷地有声,坚定无比!

    半柱香之后,老太后在李淳风的陪同之下,走出这间早膳铺子,轻轻钻入已经停靠在铺子门口的碧波鲸尾马车内,随后胭脂走下马车,走回铺子之中。

    父女二人单独说了一会话之后,胭脂姑娘红着眼,再次走回马车,随后这辆庞大的马车,在重重护卫之下,继续向西前行。

    老太后一行人离去之后,中年道士陆羽,在这间早膳铺子内独自一人,坐了很久很久,随后他慢慢悠悠站起,拿起面前桌子之上,胭脂离去之前重新放回的布袋子。

    手中的布袋子重量至少比之前重了十倍,随后中年道士轻轻一笑,踏出门外,重新融入这满城烟雨之中。

    烟云城的街道之上,再次出现了一位不撑伞的道士,一步一步地迈步前进,忽然上方大梦山中的闷雷再次不断响起,像是有人在不断言语。

    正踏步向前的中年道士好似被吵的不耐烦,猛地回头看向天际,张嘴破口大骂:

    “老子看自家闺女你也要管,那是不是和女人睡觉的时候,你也要在一旁偷看?”

    骂声落下,大梦山中雷声骤消,烟云城内细雨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