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天生禁忌
    不得不说冬日是最适合吃火锅的季节。

    一顿美味而又热腾腾的食物下肚之后,暖意自胃中升起,随后流向四肢百骸,完全洗去了众人外出征战所带来的疲乏。

    太平之墟月牙坊甲子包房内,天辉军众人寒暄了片刻之后,便各自散去,这其中就数得到了财神点拨的小王爷江越溜的最为迅速。

    要知道作为大夏仅有三王之一,北安王家的世子,虽然不是嫡长子,江越每月到手的银子同样极为不菲,因此这厮急着回去将积蓄取出,于神京城内购置房产,准备借着赵御的东风,发上一笔大财。

    由太平之墟向东的街道之上,身穿一袭黑衣,脸上有两道长疤,气势格外冷厉的李义,手里提着半只兽腿,随后淡淡开口询问道:

    “胖子,按陛下所言,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不会轻易开启大规模战争,你有何打算?”

    一向少言寡语,双颊圆滚滚,在寒风吹袭之下,有些涨红的胖子邱恒积闻言,侧过头,轻轻回应道:

    “一年一度的道宫弟子游历修行即将开始,因此我会离开神京城一段时日,而且我修为到了瓶颈,期望这次游历可以有所突破。”

    “此次道宫游历的地点是何处?”

    李义淡淡询问声落下,胖子稍微思索了几息,随后轻轻吐出几个字:

    “东边,沣州。”

    “此次道宫竟然选择的地点是沣州,那可是巨神海的西岸!”

    这次轮到血魔李义露出了惊讶之色,随后继续开口道:

    “巨神海作为八大禁地之一,大夏对于其极为重视,足足有着一王两宗,负责镇守,因此尔等道宫竟然会安排弟子前去此地游历,这可有些不同寻常。”

    “据说是应玲珑宗的邀请,参与一处秘境的探索,具体事项还不得而知。”

    胖子那圆滚滚的脸上表情不变,目光也没什么变化,依旧沉稳,继续抬脚踏步向前。

    神京城东郊,道宫。

    作为大夏最顶级的学府和宗派之一,道宫门口总是站满了来自神州各地的游客,驻足观望,随后转身对着牵在手里的自家小娃说上一句,努力修行,以后可以进入道宫,光耀门楣云云。

    忽然,一辆黑色马车,穿过人流,由远及近缓缓驶到道宫门口处。

    这辆马车不大,极为普通,但是驾车的人却有些与众不同,魁梧强壮不提,而且光头锃亮,顿时引起了周围一阵阵好奇的目光。

    随后驾车的光头大汉对着大门负责守卫的道宫弟子轻轻出示了一个令牌之后,马车在后者弯腰恭敬行礼之下,缓缓行驶进道宫之内。

    梁破出示的自然是赵御的道宫先生令牌,大夏人族讲究尊师重道,因此道宫无论何种弟子,对每一位先生都极为尊重。

    “破儿,时隔多日,故地重游,还真别有一番滋味。”

    马车之内,响起了赵御淡淡的感慨之声,虽然来这道宫之内教书的日子不长,但那段可以称之为自由自在的日子,他偶尔还是会怀念。

    怀念和刚刚入道宫的年轻弟子们于课堂之上斗智斗勇,怀念在道宫东郊附近的小院子中,泡着脚,弹琉雀。

    道宫之内,一座座的高矮不一的弟子峰之间,普普通通的黑色马车继续向前缓缓行驶,随后来到靠近内部中心处的一座山峰之下,此峰并未高耸入云,却开着满山遍野的梅花,凌寒开放之下,粉白一片,使得整座山峰就好似在一群魁梧大汉之间,气质孤傲坚强的妙龄女子。

    马车停靠在山脚之下,梁破那充满磁性的声音接着响起:

    “陛下,梅峰已到。”

    梁破的话音刚落,一阵空幽的琴声,自上方传来,缭绕于整座山峰之间。

    此琴声忽而婉转连绵,忽而又高荡起伏,甚至引动着这漫山遍野的梅花左右摇曳,像是有人正在向它们述说着一个曲折的故事。

    “上山吧!”

    年轻沉稳的帝音落下,马车沿着盘山小道,载着年轻的大夏帝王,伴随着袅袅琴音,缓缓上山,而到半山腰之际,一位女道士的身影出现于马车之前,其虽年岁颇大,但是皮肤依旧红润白皙,头上的银丝用簪子盘起固定,穿着一件素色道袍,缓缓跪地行一礼,开口道:

    “道姑雪梅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下一息,马车停,车帘子被一只极为修长的手轻轻向外掀开,露出赵御那俊朗英武的面庞,乌黑的双眸好似容纳了整个世界,随后年轻帝王向前轻轻招手,沉稳的声音接着响起:

    “平身吧,上来和朕说说如月和白致宁二人的近况。”

    “是,陛下。”

    老道姑起身,踏入车内,随后梁破轻挥缰绳,黑色的马车继续向前,向着山顶而去。

    “陛下,白致宁的修行天赋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的,甚至比当年的独占三榜的关正卿还要强,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她已经达到了其余人半辈子的修为,于昨日,正式跨过了道实境,正式成为了一位法修宗师。”

    马车之内,老道姑的讲述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颤抖,诚然无论是谁,遇到修行天赋如此妖孽的存在,都会感觉到深深的恐惧,尤其是这老道姑自身的修为,同样也才处于道实宗师境而已。

    赵御点头,面色不变,好似听到了一件极为平常之事一般,随后在老道姑有些诧异的眼光之下,轻轻张嘴开口道:

    “朕知晓了,说说如月那丫头。”

    “如月她...。”

    赵御身旁,被浩瀚帝威笼罩的老道姑,欲言又止,随后直接跪于马车之上,头颅低垂,随后年轻帝王轻摆双手,轻轻开口道:

    “没事,你但说无妨。”

    “如月她现在还处于初境阶段,虽然很刻苦,但是天赋却有限。”

    “哈哈哈,如月那丫头肯定背地里没少流眼泪。”

    出乎老道姑的意料,赵御并没有任何责怪之色,反而一反常态地发出一阵大笑,随后年轻帝王的笑声停止,眯着眼睛继续淡淡开口道:

    “白致宁的修行天赋好是必定的,因为她识海之内,天生自带超一品禁忌道魂,否则你以为大刀宗黄庭会随意地就给朕送上一名侍女,而朕也不可能随意地让一位天生禁忌者,流落在外,肆意生长。”

    滚滚帝音缭绕之间,老道姑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惊骇,直接一声惊呼。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