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五百六十四章 生
    整个天地到底有多大,没有人可以说清,因为天外有天,但是一旦修行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就会得知,在不同地域,空间的强度也不尽相同。

    虽然空间都是由一个个细小无比的气泡相互堆叠而成,但是在不同规则的作用之下,这些空间气泡相互堆叠的密度也不同,规则越完善,空间也就越坚固。

    在无尽山的小世界中,哪怕是虚境修为的人族的修士,或许都可以一拳打碎面前的空间,但是在拥有大道,规则完善无比的神州浩土,一般的掌缘生灭境大宗师巅峰的都难以将空间轰开一道裂缝,何况是整个轰碎殆尽。

    只有半圣八重天以上的神通威力,才有资格举手投足之间,撕裂虚空!

    此时平阳城外,大道掌控之下的天际,正在遭受比上述更强毁灭浩劫,天地变色,整个牢固无比的虚空,好似被一只强悍无比的神之手,轻轻一抹,组成空间的气泡被整个完全抹去一大块,露出黑黝黝的域外虚空,久久难以愈合

    换而言之,平阳城外的天穹,被幽冥船炸碎了!

    而要论对这幽冥船自爆威力体会最深的,除了引发这一切的白冥修之外,非距离最近的破天院院主莫属。

    在血环显现炸开的那一瞬间,其深紫色的雷霆领域就已经直接被撕碎,而化作雷霆向外远遁的身躯同时因为强悍的冲击力被打回本体,一口鲜血已然已经到了喉咙口!

    道宫紫袍飞舞的破天院主,自内心深处已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那是一种面对浩瀚之威的无力感,无法逃脱,亦无法抵抗。

    “老身命,休矣!”

    银发老妪在脑海之中,发出了这样一声轻轻的感叹,但是面对即将到来的毁灭伤害,她反而却出奇般的平静,因为她活了很久,也没什么遗憾。

    她这辈子教书育人,已经足够精彩,虽死而无憾!

    但是有人并不想让她就这样如此死去,而能够在如此情况之下救她的人,全大夏或许找不出一手之数,但是很幸运的是,此时江面站着的,就有一位,那是世间防御最强的禁忌道魂的拥有者!

    “梁大人,请救人!”

    风行者徐晴一声清啸,整个天地之间,忽然响起一声来自远古遗迹的怒吼咆哮。

    “吼!”

    一尊庞大无比,浑身布满片片暗黑色,符文弥补鳞甲的肉山大魔王瞬间出现于世间,梁破道魂实体化之后的身躯,已经几乎占据了整个天与地之间,甚至因为庞大的体重将元江的冰面全部踩碎,身躯踩入水中,但看起来依旧比不远处的平阳城都还要庞大。

    于此同时,深黑色的寂静洞穴领域以梁破为中心,向外张开,将所有江面之上的禁忌者们全部囊括于其中,随后梁破直接伸出一只遮天蔽日的利爪,对着半空中被困住的道宫破天院院主一把抓下。

    这一爪,对于银发老妪而言,就是在和死神进行赛跑!

    那急速扩张的血环,与遮天蔽日的肉山利爪,谁率先降临银发老妪的身上,代表着就是生于死的两种结果。

    但是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尤其是对平阳城中,注视着这一切的普通民众而言,或许就连思维都无法反应,但是一些来自道宫的年轻修士,就已经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终于,血环向外暴虐扩张,平阳城外的虚空完全碎裂,随后血环直接冲击于平阳城的山海大阵之上,好似一股威力无穷血浪,直挺挺地装上伫立于岸边的堤坝。

    平阳城猛然开始剧烈的摇晃,笼罩于全城的山海大阵光芒大放,抵御着血环的冲击,泛起一阵又一阵的涟漪,一场强烈的地震袭击这座伫立在苍州的大城!

    平阳城内一间客栈二层,地面摇晃,但是白致宁双手却紧紧捏着身上道宫灰袍的衣角,目光紧盯着天际,绝美的脸庞之上满是担忧和凝重之色,因为此时在她的感应和视线之中,平阳城外的上空已然已经是一片混沌状态。

    漫天雪花被撕碎成极为细小的尘埃满天飞舞,遮蔽天空,而空间破碎之后,那来自域外虚空的无数乱流,使得神识根本无法靠近,城中的修士们只能等一切消散恢复之后,才能看清城外的具体情形。

    “白姐姐,一定会没事的,由陛下亲手组建的天辉军和夜魇司都是超一品禁忌者,而破天院院主也是大宗师境的大修,别担心。”

    白致宁身旁,如月轻轻握住前者的右手,开口安慰,但是手心里的汗珠,同样预示着如月内心的不平静,其实整个平阳城内的所有人,内心都处于极度的忐忑之中。

    尽管幽冥船自爆之后的血环已经消散,平阳城也停止了颤抖,但是这场天辉夜魇的拘捕行动,声势之浩大,苍穹碎裂,大地颤抖,苍州无数年来,亘古未见。

    等待硝烟散去的时间是如此的难熬,而这漫天灰蒙蒙的雪雾还不知要笼罩到什么时候,忽然,一阵强烈无比的气势自雾内狂爆升腾而起,刹那后向外席卷,同时将雪舞完全逼散,露出了雾内的景象。

    顶天立地的肉山大魔王依旧傲立整个元江之上,散发着镇压一切的禁忌气息,背后双翅微张,翅下一位位大袍飞舞的天辉夜魇禁忌者们安稳的站立。

    梁破庞大无比身躯侧方,整条元江此时已经完全被高温蒸发殆尽,而肉山大魔王那一片片一人大小的坚固鳞甲,同样因为强悍到极致的爆炸冲击波而变得通红一片,好滴正在熊熊燃烧,并且向上升腾着滚滚白烟。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梁破伸向空中,所握紧的右爪,因为那代表着道宫破天院院主的生死存亡!

    肉山大魔王缓缓张开手掌,所有人的心随之不断提起,忽然,一个身穿紫袍的身影随后渐渐显露于人前。

    道宫破天院院主拄拐而立,面色淡然,满头银丝飞舞。

    整个平阳城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