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 寻棺
    自蒹葭居走出之后,赵御一行人于楼台前的巨大广场废墟之上,驻足而立。

    本以为是一次上古仙门大宗的探寻,却没想到意外发现了人族先驱者默默奋斗的足迹,使得众人心中满是敬意,并且尤为自豪,毕竟此时主宰整个神州浩土的,是人族!

    虽然有了蒹葭居这个小插曲,但是赵御却并没有忘记此行深入巨神海海底的目的,拉出至少一具锁元棺,带回神京城!

    因此年轻帝王用乌木般的黑眸,静静注视着前方那贯穿整个巨神海的归墟之塔,面色沉静,陷入思索,随后众人耳边响起李淳风苍老的声音:

    “光光一个女弟子的居所,都这般宏伟,以点及面,可见这元始宗的面积是何等宽广,甚至比神京城还要庞大,同时别看这九层归墟塔好似近在眼前,但要真正赶至这九层高塔下,其中的距离难以计数,甚至要耗费十天半个月。”

    李淳风的话音落下,众人皆点头赞同,这上古五仙山之一的员峤,几乎就是一座媲美神州浩土的沉没大陆,如此可见,想要前往最中心的归墟之塔,所花费的时间,将会超出大夏各部制定计划时的预计。

    赵御等不了这么久,同样的,正在经历的天人五衰之劫的老太后,同样等不了这么久!

    “还有这归墟之塔周边的无穷吸力,同样需要想法子去克服。”

    天辉大袍之下,传出大小姐徐晴的清冷的声音,众人听后,面色更为凝重,这九层归墟之塔就好似一个于巨神海海底张卡巨口的庞大黑洞,将周围的一切,包括海水和无数人世间生灵死后的游魂通通吞入其内。

    随后司马安南抬手轻抚额头,喃喃开口道:

    “想要接近归墟之塔取棺,绝非易事啊!”

    其话音还落下,这个蒹葭居之外,陷入了针落可闻的寂静之中,忽然,属于年轻帝王平稳的帝音直接响起于众人耳畔:

    “朕觉得尔等所有人都搞错了一件事,因为曾在海错图中的破败国度内,看到过锁元棺安置于九层归墟塔内的场景,所以尔等都会下意识地认为锁元棺就在巨神海的中心。”

    说到此处之后,赵御将目光自归墟之塔上收回,随后转身看向陷入思索的司马安南,继续开口道:

    “白冥修这人,阴险狡诈,他说将剩余的八座锁元棺完全敲碎,你们不信,朕也不信,但是有一点朕相信,那就是他真的花了将近三十年的时间,将那棺内的老古董们全部都引出,然后用了某种手段,吞噬了修为。”

    “难怪失了道骨,无法再自行修炼的白老鬼,竟然可以修行到了恐怖的半圣八重天,距离踏上那座天地之桥仅有一步之遥,我曾还纳闷,这神州浩土之上的大修屈指可数,而白冥修究竟从何处吞噬的如此多修为,却没想到竟然是来自锁元棺内留存的老怪物们,这厮真的很可怕。”

    司马安南的声音之中,带着焕然大悟以及惊惧之色,诚然,面对白冥修这种犹如毒蛇一般的枭雄,任何人的心底,都会生出一股毛骨悚然之感。

    随后赵御点头,嘴唇微张,目光继续注视着一袭白衣的司马安南,对着后者开口道:

    “虽然朕相信白冥修将八具锁元棺中的老怪物都吞噬,同时敲碎了一部分锁元棺,但是绝对不是全部,他太怕死了,因此面对天人五衰之劫,白冥修必会留下一具当做后路,这也是朕让你来巨神海底的原因。”

    语毕之后,赵御右手向前一抓,一颗只剩一张面皮的冰封头颅,出现与年轻帝王的手中,随后帝音继续滚滚而出:

    “因此被白冥修挪动过的锁元棺,必定不在巨神海中心处的归墟之塔内,或许藏在白冥修在于此的某个老巢,但是值得肯定的是,必定就在这附近不远,因为白冥修自身也等不起!”

    赵御的一番言语,无异于醍醐灌顶,三言两语,便直接将这最后一具锁元棺的行踪,锁定于众人的周围,因此所有人皆齐齐向前对着赵御一礼,恭敬开口道:

    “陛下圣明!”

    “司马安南听令!”

    一袭白衣的司马安南上前单膝跪地,头颅低垂,开口回应:

    “草民在!”

    “拿着这颗白冥修的头颅,施展三世相法,朕要知道他将这锁元棺,到底藏在了何处!”

    语毕,赵御手中的这颗白冥修的头颅,划过一道曲线飞向司马安南,后者伸手接过,直接盘腿席地而坐,一手结印,一手捧着头颅,闭上双眼,顿时,一股玄而又玄的气息自其消瘦的身躯向外释放。

    几息之后,盘腿而坐的司马安南手中,一朵猩红色红莲业火凭空于白冥修头颅之上熊熊燃烧,虽然此火在外人感觉无任何灼热的温度,但是却将那颗狰狞恐怖的头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融化,同时大量象征这生前罪恶的黑烟滚滚而起。

    红莲业火,以罪恶为源,如此黑烟漫天之景,可见这白冥修曾造了多少无边孽劫!

    巨神海海底,元始仙踪的残垣,漫天黑烟之间,一行人静静站于司马安南的身旁,静静等待。

    片刻之后,业火黑烟逐渐消散,司马安南手中的白冥修头颅完全融化,只留一滴鲜红血液不停流转,同时司马安南的另一结印掐指的右手之上,一朵金色莲花缓缓成型。

    古,今,来,三世金莲!

    金莲绽放,大量的金光向外延伸,众人周围瞬间大亮,随后司马安南控制着左手之上,用红莲业火灼烧而出那滴血液,缓缓移动到金莲上方,直接滴下。

    下一息,一声闷哼自司马安南口中传出,随后其睁开眼眸,七窍同时向外开始涌出大量的鲜血,轻声低吼一语:

    “三世相,不测未来,只观过往,过去相,凝!”

    语毕之后,那滴提炼而出的血液瞬间消融,逐渐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小人,继而逐渐清晰,身材消瘦,面容枯槁,正是白冥修!

    白冥修的过去相成型之后,毫不迟疑,直接对准某处方向,快速疾驰!

    “锁元棺果然还有留存,跟!”

    赵御仰天发出一声带着欣喜的轻啸。

    所有人身形同时消失于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