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凌波殿内的晚膳
    在面对如暴风雪一般突如其来的打击之时,不同的人,会有着不同的表现。

    胭脂流泪,是因为她有依靠,但是赵御不同,为帝者,纵然心有惊雷而面若平湖。

    白帝宫御花园外,苍茫石像塔之下,纷飞的鹅毛大雪,落在的年轻帝王那黑色的衣袍之上,分外显眼,而赵御拍着胭脂肩膀的大手,带着炽热温暖,包括他的胸膛。

    凛冽的狂风之下,赵御身后那直冲天际的传送光柱接连消散,一位位大袍飞舞的逐渐显现,整个原本略显寂寥的白帝宫,开始弥漫起生机,不知不觉之间,赵御已经成为了整个白帝宫,整个大夏的中心。

    他喜,白帝宫喜,大夏喜,他怒,白帝宫怒,大夏怒!

    自沣州沿岸传送归来的人员全部抵达之后,赵御轻轻地摸了摸怀中胭脂的头,随后将其一把拦腰抱起,抬腿向前踏步前行,恢弘沉稳的帝音响彻整个天际:

    “元日将至,诸位可归家团聚,朕近阶段都会在宫中不外出,如有命令会用飞行信使下达,徐晴你安排一下。”

    那愈来愈大的雪花,淹没了年轻帝王抱着胭脂向前的身影,石像塔下所有的人全部单膝跪地,整齐划一的声音传出:

    “谢陛下隆恩,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御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但是众人却久久不愿意起身,因为他们都体会到了年轻帝王那内心之中不断咆哮的惊雷,几欲炸裂苍穹,让天地变色。

    “陛下,我是真的心疼您啊!”

    徐晴率先起身,喃喃开口,响起一道只有自己听到的声音,随后她拉了拉笼罩于全身的大袍兜帽,将整个脸庞完全遮蔽,同时也将那顺着英气脸蛋滑落而下的两行泪滴深深隐藏。

    那两滴少女泪坠落,瞬间就被大夏西北那寒彻刺骨的气温冻成了冰晶,晶莹剔透,但是却无数思绪缠绵其内。

    白帝宫很大,一般赵御从御花园前往老太后所在的凌波殿都要乘坐马车,尤其在这冰封雪飘的天气,因此赵御刚出石像塔传送平台范围,就有一辆宽阔庄严的马车停靠于前方,但是年轻帝王并没有钻入马车,而是直接抱着胭脂交错而过。

    他要在这寒冷的大雪之下,一个人静静。

    胭脂闭着眼睛,将头靠在赵御的胸膛之上,她可以清晰地听到前者那强有力的心脏,有节奏的跃动声,同时赵御身上的气息让人心安和温暖,她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寒冷,随后胭脂长长的睫毛一阵抖动,张嘴轻轻开口道:

    “陛下,臣妾有罪。”

    胭脂还未表达完全,赵御低头,看着怀中的俏脸,开口回应道:

    “朕知晓,是奶奶不让你告诉朕,不怪你。”

    胭脂点点头,她知道赵御需要安静,遂不再言语,拿头蹭了蹭年轻帝王的胸膛,继续闭着双眸,只是抓着后者的衣摆更加用力。

    大雪之下的神京城,天黑的总是特别的突兀,天际上的光芒忽然暗淡,年轻帝王帝王抱胭脂,一步一步地迈过了整个御花园外围,出现在了凌波殿外。

    凌波殿外,赵御将胭脂轻轻放下,随后静静站立良久,不知为何,他响起了半年前第一次走入殿中的场景,也是这般的大雪纷飞,但是时过境迁,心情截然不同。

    “陛下,奶奶这会应该刚好在用膳,咱们陪她一起吃吧。”

    胭脂的小手握着赵御的大手,转身开口,随后年轻的大夏之主点头,左手举起,身形踏入门内,随后其身后那密密麻麻跟随的宫女宦官全部留在殿外,跪于雪地之中。

    赵御走到屋檐之下,凌波殿的大门向着两边分开,露出了伺候老太后十多年中年宫女的身影,她对着赵御恭敬行礼之后,起身为后者拍去身上堆叠的积雪。

    凌波殿外殿,照例灯火通明,成百上千盏蜡烛齐齐点亮,宛如白昼。

    老太后此时正端坐于饭桌旁,面色沉静,并未动筷,反而像是静待着谁,随后老太太听到响声,下意识地抬头,轻轻露出了一个笑容,朗声开口道:

    “是御儿你回来了么?”

    “是我,奶奶。”

    赵御侧身,看向饭桌之旁的老太后,随后注视着后者像是涂上了一层墨汁一般的眼眸,牵着胭脂的手微微一紧,此时老太后的双眼,已经没有了任何眼白和瞳孔,有的只是一团漆黑,但是下一息,赵御恢复如常,轻轻拉着胭脂来到桌边坐下,继续开口道:

    “御儿任性,让奶奶久等,这饭菜都快凉了。”

    “不碍事的,老身我啊,本来就吃的少,反倒是御儿你,出宫这么多天,刚一回来还要来陪我这个老太婆,着实辛苦。”

    老太后依旧笑的慈祥,声音之中也没有任何痛苦,反而带着疼惜,但是离去一段时日之后的赵御,清晰地感觉与之前相比,身旁的老人,虚弱了太多,就好似一盏已经快要燃烧到余烬的蜡烛,忽明忽暗。

    “御儿还年轻,不辛苦的。”

    “正是因为年轻,才要多加把劲,为咱们赵氏多添点香火来。”

    老太太的语气之中还带着些许责怪,而一旁的胭脂,已经低下了头,下意识地抬手摸着自己的小肚子。

    “好了,快些用膳吧,都饿坏了。”

    老太太拍拍身边的中年宫女,声音轻轻传出,随后赵御首先动筷,胭脂和鱼苗次之,凌波殿内的饭桌巨大,但是却没有几人,满打满算也就寥寥四人,这也说明了赵氏一族是多么人丁稀少。

    任何一人的逝去,就意味着大夏之主赵氏几乎塌陷了半壁江山!

    晚膳开始,老太后旁中年宫女取碗夹菜,然后准备喂给已经无法视物的老太后,但是老太太却遥遥头,伸出双手,掷地有声地开口道:

    “老身不需要喂,本宫也没有到要喂食的地步!”

    老太后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决,中年宫女只得将手中的碗筷交于前者的手中,随后老太后左手捧碗,右手持筷,向下一夹,夹到一物,缓缓放入口中,细细咀嚼,面色不变。

    老太后对面,赵御和胭脂二人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切,而胭脂大眼睛中的眼泪又再次不受控制地流淌而出。

    因为老太后夹的是一块用作调味的佐料,一旦入口便会辛辣无比,但是老太太咀嚼的时候并无任何异样。

    在老人的视觉被剥夺之前,她已经丧失了味觉。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