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 破境契机
    神京城,御花园,太阳西斜,橘黄色夕阳之下,一老一少相对而坐,品茶交谈。

    绿树繁花之间,茶香弥漫,赵御的左手手指,轻轻敲击着面前的茶桌,传出一声声有节奏的低响,倘若二人的周围还有人在,则会发现这敲击声,带着某种直抵人心的魔力,响彻灵魂深处,并且有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赵御和魏国公徐胜的表情皆极为凝重,因为二人都清晰的明白,对于人族和大夏王朝而言,太阳帝国异族一日不灭,那永远都是大夏的心腹大患。

    “虽然这半年,朕一直在着手神州浩土的本土发展,但是这异族,朕是一刻都没有放松警惕,而现在朕所做的一切,无论是平定西南,还是开放全民传送,全都为了彻底摁死异族而铺垫!”

    年轻帝王浑厚沉稳的声音,带着睥睨天下的霸气,整个人族的发展历程,就是和异族的相互交战史,有太多的人族将士将生命永远留在了战场,双方的仇恨可以说是刻在了骨子里,融于血脉深处。

    代代相传,不死不休!

    赵御此言,于魏国公徐胜听来,还有另一重深意,那便是年轻帝王,要在他执掌大夏之际,彻底覆灭异族,获千古伟业,成人族有史以来最强帝王!

    “若老夫入土之前,能看到陛下得偿所愿,完成如此前无古人的伟业,哪怕是死,吾也会笑着慷慨赴之!”

    徐老爷子直接举起面前的茶杯,以茶代酒,仰头喝尽,发出一声感叹,随后其转头望着赵御不怒自威的脸庞,继续开口道:

    “如按陛下之言,这玉龙关外的神威要塞,那些送死的异族,还要源源不断再持续至少半年之久,战线太久,兵部需要着手进行战士之间的轮换,否则外三关的将士吃不消。”

    “此事朕已经交给兵部尚书,西南镇荒城的蛮荒军,和沧澜城的沧澜军,皆为身经百战的精锐,数量逾百万之数,稍加适应,便可直接投入玉龙关作战,可替换出一批,此事元日佳节一过,便立即推行。”

    说到此处,赵御停顿了几息,随后嘴角露出一个笑容,开口询问道:

    “徐老爷子,倘若朕将蛮荒和沧澜两军所有的军士,全部赐予道魂,一人可抵原先几人?”

    此问一出,老爷子直接自座位之上站起,虎面之上第一次露出了极度震惊之色,喃喃开口回应道:

    “哪怕是最低等九品道魂,百万人成军列阵,战力至少翻五倍!”

    “九品道魂可不止,老爷子到时可拭目以待,这也是朕推行裁军的底气所在,毕竟兵在于精而不在于多,用人命去填,非朕之志!”

    魏国公徐胜右手捶胸,对着赵御行一标准的大夏军礼,如虎啸一般的声音随后直冲云霄:

    “陛下大才,老夫生命的最后一点余热,便交于陛下手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御花园内的铁血之气,随着徐胜的心情激荡,而变得愈发浓郁,但是赵御的面色依旧不变,抬手示意魏国公再次落座,他目光透过整个虚空,好似看到了此时正在发生着巨变的太阳帝国,缓缓开口:

    “但是朕冥冥之中有一股巨大的危机感,自四面八方袭来,尤其是西北,那可是异族的方向,那儿无疑有着一场巨变!”

    随后赵御伸出手指,轻轻在茶桌之上写了一个变字,下一息,整个茶桌都开始微微颤抖,煌煌帝音再次于花园之内缭绕:

    “大夏此时也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因此我们和太阳帝国之间,比的就是谁变得更快,变得更强,但是朕显然不想这般眼睁睁地看着大敌变革,总要做些什么才是,毕竟死去的老空帝在大夏动了这么多手脚,来而不往非礼也!”

    帝音刚落,徐胜立马低头,恭敬地开口回应道:

    “那陛下您的意思?”

    “轮调玉龙关军士,让神威要塞的神殿人员继续送死,再给朕半年时间,在这半年之内,朕要突破至掌缘生灭境,届时先拿下神威要塞这座桥头堡,狮心曾言,异族之内有帝星升起,那朕就要在其升起之前,掐灭这颗所谓的希望之星!”

    语毕之后,赵御面前的案桌寸寸开裂,但是整个摆放着茶杯的桌子却并未塌陷,因为有无数银芒在其中流转,散发着精纯无比的本源气息,让人心悸!

    “快了,朕还需要一个契机!”

    白帝宫凌波殿,斜阳的橘光自窗户照进殿内,将一切都渲染的极为美好。

    整个外殿之内,人数众多,来自扭腰州听雪镇的休鱼氏族人们,皆被鱼苗小姑娘带到了此处,前来和老太后说说话。

    老太后此时还在内殿之中歇息,但是扭腰州的族人们显然被白帝宫和神京城的瑰丽雄伟所镇住,哪怕已经过了许久,这些从未走出过扭腰州的年轻人们,此时仍然处于深深的震撼之中,表情痴呆,双目睁圆。

    天下第一雄城和皇家宫殿对于这些本就向往外界的年轻人的冲击是无与伦比的,其中就包括为首的汉子鱼战在内,同时这也让其明白了,当初的老祖宗将整个氏族自花花世界迁移,来到每日与白雪为伴的扭腰州,是多么的决然。

    “鱼战大叔,祖姑奶奶还在歇息,尔等可在殿内稍微歇息会!”

    小姑娘鱼苗清脆的声音,将出神的鱼战心神拉回,随后其点点头,开口回应道:

    “鱼苗,这帮小伙子没出过门,因此很多事情都不懂,你多提醒,我怕坏了宫里的规矩。”

    小姑娘听后,摇了摇头,继续开口道:

    “没事的,皇帝哥哥和老祖宗都是很和善的人,也没有特别严厉的规矩,只是祖姑奶奶最近身体抱恙,尔等要保持安静即可。”

    此言一出,原本还相互小声交流的听雪镇的少年们,一下子闭口不言,乖乖站好,整个大殿之内瞬间变得针落可闻。

    这些少年们或许没有神州浩土之上其余同年人这般的见识,但是反之,他们的内心,就如同扭腰州上一望无垠的白雪般纯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