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 后继有人
    白帝宫明德殿,专为大夏皇室设宴之地,面积庞大,案桌不计其数,整个大殿为圆形,同时配钟鼓琴瑟以及回音大石,表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之意。

    今夜的明德殿,为这一整年最为热闹之际,太阳刚一下山,整个殿内直接灯火通明,无数宫女托着珍馐和美酒,来来回回于殿内外穿梭,同时属于食物的香味冲天而起,甚至于白帝宫的上空形成了一朵庞大香云。

    不穿朝服,只着便衣的六部官员们,带着家眷,联袂而来,相互碰头之后,行礼寒暄一番,随后那些官员的夫人们,便开始细细打量着跟随在对方后头的年轻儿郎和姑娘们,如果遇到心中满意的,便眼珠子一转,暗自记在心中,回头就和自家老爷吹吹枕边风,看看能不能撮合撮合。

    其实对于这些夫人们而言,这顿帝皇私宴,吃饭喝酒倒是其次,为自家后背找个的合适的对象才是重点,无论什么时代,婚姻大事总是重中之重。

    因为其背后代表着可是血脉的传承。

    随着时间推移,夜幕逐渐降临,明德殿内,除了官员之外,还有好多朝廷外之人,同样受邀出席,在京的各大宗门大修自然在列,甚至还有数量不少的大夏商会掌柜,以及民间德高望重的老叟,智者。

    庄严肃穆的奏乐声响彻整个大殿,大部分人落座,相互举杯示意,此时还属于宴会前的交流阶段,赵御也并未降临,因此气氛融洽,彼此之间交流甚欢,也可随意走动。

    来自丰城,穿着一袭锦衣的王老爷子,笔直地端坐于案桌之后,不苟言笑的面容稍微有些拘谨,也没有伸手去拿面前那香味弥漫的美酒及宴前水果,而是望着周围一位位大夏人杰,年纪颇大的身子骨只觉僵硬无比。

    忽然,一只手自身旁伸来,轻轻拍了拍王老爷子的肩膀,随后属于王井的温和的声音响起于后者的耳畔:

    “爹,别紧张,这可是咱们陛下设立的私宴,大家全都是应邀前来,又不会吃了你。”

    王老爷子闻言之后,原本挺的笔直的身子微微放松了一些,转过头看着面带笑意的王井,轻吁了一口气,开口道:

    “儿啊,你爹我平日里自诩走南闯北,也算见过世面,可是真正坐在这一眼望不到头的帝皇宫殿里,就感觉自己就好似汪洋大海之中的一叶扁舟,如此渺小,反倒比你岳父还不如,你看他,面色都没什么变化。”

    王老爷子的打趣声,冲散了周围沣州王家其余人的紧张,其实不单单是老爷子,王母以及第一次出远门的婉儿姑娘都内心惶恐。

    白帝宫,可是皇极之地,光光是一个名字,就有着莫大的压力!

    随后坐于彭木身旁的王井岳父听后,有些机械般地转头,结结巴巴的开口回应道:

    “我,我只是面部僵住了,况且我只是丰城中,一个小木,木匠而已。”

    此言一出,自归来之后,与父亲之间很少交流,有着隔阂的彭木转头,罕见地郑重开口道:

    “您虽为木匠,但是您也是我的父亲。”

    彭木的双眼之内的满是认真之色,其中所表达的意识也极为明显,既为父子,那我之荣耀便是你的荣耀!

    仿佛好似在印证着彭木的话语,随后一位肤色微黑,身材高大的青年,自旁边踏步而来,开口打招呼道:

    “彭校尉,王校尉,一段时日未见,可还无恙?”

    王井和彭木见状,赶忙站起,行礼回应道:

    “多谢小王爷挂念,我等安好。”

    西蛮王嫡孙,刚刚自潜龙秘境归来的钟黎战,面带着西南子民特有的热情笑容,随后又对着王老爷子和彭木父亲等人行一礼,继续开口:

    “想必尔等就是王校尉和彭校尉的家中长辈吧,小子钟黎战有礼,才发现原来彭校尉是王井你这厮的小舅子,难怪两人配合的如此默契。”

    寒暄几句之后,钟黎战举杯一饮而尽之后离去,王井将头凑近一脸疑惑的王老爷子耳边,轻轻开口低语:

    “大夏三王之一的西蛮王,老爷子您不陌生吧,这位是他的孙子。”

    王井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足以传入其余人的耳中,因此众人纷纷一惊,但是随后,又有一位位气势不凡的军中人士前来交谈,王井和彭木一一回礼。

    “这位西南蛮荒军神射营总指挥使。

    “这是来自奔虎军将军之子。

    “这位来历不一般,其父柳叶巷年轻将领武远伯。”

    一场军中选武,使得平日里心高气傲的军中精锐,将聚散流沙的王井彻底牢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位入了帝眼的年轻帅才,将是大夏一位冉冉神起的将星,会于未来的历史之中,话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位接着一位的将门之子的名号,让王老爷子等人逐渐麻木,他们也是第一次才深刻的认知,从军时间并不长的王井,却取得了他们都难以想象的成就。

    彭木和王井,或许就是那种天生的军人。

    白帝宫明德殿内的面积很大,平日里想要完全坐满不易,但是这次因为有传送卷轴之便,因此大夏历八十九年,大夏之主设私宴的规模为历年最甚,将整个大殿之内完全填满,热闹至极。

    忽然,一阵喧闹的呼声于明德殿殿门口直接响起,依稀还可以听到林啸二字,随后殿内的人员纷纷朝着门口看去,只见一位身穿黑袍,身姿修长年轻人,牵着一位小腹微凸的绝美姑娘,缓缓走入殿内。

    林啸的面色一如往常的自信沉重,向前迈出的脚步沉稳,逐渐间,在所有殿内人员的眼中,他好似逐渐与另一道身影重合至一处。

    沉稳,内敛,不张扬之间,蕴含着可抵御千军万马的不动如山。

    殿内有熟悉林琅的老一辈之人,与身边之人对视一眼,缓缓开口道:

    “镇羽候府的大公子林啸,失踪了大半年之后归来,竟然有着几分镇羽侯的风采,这尊大夏的不动明王,看来后继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