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 乔家
    楚州秋水城,凌波湖畔,短短数月,一座面积颇为庞大的大夏学宫便拔地而起。

    因为秋水城乃至整个楚州最不缺的便是教书育人的学堂,所以秋水城民间那些自诩不凡的年轻才子对于学宫的建立颇有微词,然而楚州的各衙门对于这座大夏学宫的建设绝对是不遗余力的,因为那是来自白帝宫的圣意。

    赵御对于大夏学宫一事的重视程度,整个大夏三十六州的官员都极为清楚,因此秋水城朝廷特地于凌波湖畔划了一块大土地用以建造学宫,要知这湖畔可是秋水城地价最高的位置,堪称寸土寸金。

    通体黑白两色,肃穆庄严的学宫之内,因为开堂在即,因此尽管今日是正月初二,学宫内依旧还有数量众多的匠人在进行最后的完善工作,这些工匠朴实的脸上满是笑容,并且笑着互相交流,因为今日的工钱将是以往的数倍。

    学宫的中心广场处,早晨的初阳之下,一位身穿黑色儒衫的年轻人,正拿着一把锄头,弯着腰,极为麻溜在翻着身下的土地,并且留下一个个不大的坑槽用以种花。

    不过整个面积巨大的土地上,弯腰锄地的人影可并不只有黑色儒衫年轻人一位,不远处还有许多穿着各色书生袍的人影,握着锄头,轻一下,重一下,显得极为笨拙。

    这帮书生的脸色并不好看,而且自发地离儒衫青年远远的,他们都是昨日修行比试战败之人,更有几位脸上的淤青都还未消散,显得极为狼狈,但是他们的双眸之内已经没有了桀骜的神采。

    诚然,整个秋水城的读书人被一位神京城来的外乡人,于文采和修行,无论哪一方面都无情碾压,而且是毫无招架之力的溃不成军,虽然这并不是一件光彩之事,但他们心目中也升不起不服的念头。

    毕竟技不如人,只能甘拜下风,所以他们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将这一大片土地,都种上花束。

    忽然,学宫的大门,有两个探头探脑身影出现,随后那位摇着折扇的偏偏公子,看到平地之上那些书生弯腰叹息的笨拙模样,顿时张嘴发出一声轻笑,随后带着身后同样女扮男装的侍女抬步上前,来到儒衫青年身旁,拱手一礼,开口道:

    “薛兄,在下姓乔,单名一个玥字,对薛兄的风采仰慕已久,特来学宫拜见。”

    话音落下之后,薛北川直立起身子,双手继续握着锄头,抬眼注视着前方过分清丽的年轻人,眉头轻轻皱了皱之后,同样恭恭敬敬回礼,随后不再言语,继续弯腰锄地,一丝不苟地将一旁只长出幼苗的花束,移栽到土坑之中。

    乔玥也不说话,静静地看着青年劳作,而不远处的年轻书生群中,显然有人认出了这位乔家小姐,相互交头接耳一番之后,纷纷转过身子,企图只留下一个背影而不被认出。

    殊不知这位平日里酷爱女伴男装的乔大小姐,注意力一直在面前这位面容普通,但是却沉稳如山一般的青年身上,许久之后,淡淡的声音再次自前者口中传出:

    “冬天种下的花,是春天的梦,薛兄是想在学宫之内种下一片梦田?”

    此言一出,一直埋头干活的薛北川停下了动作,脸上露出些许怪异之色,起身开口回应道:

    “大夏学宫弟子,讲究求实求真,因此在下并不是在种所谓的梦田,种的是栀子花,美观,香味浓郁。”

    儒衫青年平稳的声音落下之后,乔玥身后的小侍女嘴一瞥,微不可闻轻轻吐出的几个字:

    “愣呆子!”

    乔家是传承久远的书生门第,因此嫡系子孙身旁的侍女同样会接受良好的教育,眼界自然不凡,而小侍女见自家小姐被冷落,自然是闷闷不乐,看着面前的青年的眼神之中,也带上了气鼓鼓。

    第一次搭讪被拒的乔大小姐,并不气馁,只见其将手中的折扇收起,别在腰间,继续开口道:

    “不瞒薛兄,本公子平日里对这种花之事也颇有兴趣,可否让我也尽一点绵薄之力?”

    “器具在那边,请自便。”

    儒生青年伸手指向不远处的一侧,随后明亮的眸子注视着面前,继续认真的开口道:

    “但是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的好,首先这是栀子花,花开在夏季,倘若是梦田,这也不是春天的梦,而是夏季,其次,你所穿的衣服和鞋子皆为上等丝绸,泥土和锄头并不干净,而且这没有任何茧子的双手,极其容易被锄柄上的木刺扎伤。”

    说到此处,薛北川继续弯下腰开始锄地,年轻的声音再次向外传出:

    “最重要的一点,咱们学宫的弟子大多都有个优点,那便是过目不忘,半月之前的湖畔诗会,我见过你,那时候你还是女装,身份显赫,而秋水城中的乔家又是如此的如雷贯耳。

    “我知晓这座大夏学宫的出现,让尔等乔家的利益受到了冲击,毕竟楚州十座学堂,乔家开设了七座,但是此时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若你要来试探我大可不必,因为大夏学宫教的和尔等不同!”

    儒衫青年异常平稳的声音落下之后,乔玥精致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之色,随后开口回应道:

    “家中之事和我无关,而我只是单纯因为好奇而来,且我们乔家自然不会如此愚昧到和陛下的圣意作对。”

    随后薛北川点点头,声音继续淡淡而出:

    “乔家传承如此多年,自然有你们自己的处世之道,薛某愚见。”

    “但是我对你这位神京城单枪匹马而来的人很是好奇。”

    乔玥转过头,注视着继续弯腰锄地的男子,刚想继续开口,便见学宫门口,走进一位身材魁梧的光头大汉。

    随后薛北川抬头见状,神情一瞬间变得恭敬肃穆无比,远远地便对着来人行一礼。

    几息之后,梁破走近,轻轻开口道:

    “我家公子今日陪着家中的老人来了这凌波湖,邀尔等前往一聚,就在不远处湖面的大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