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七百零三章 迫不及待
    白帝宫御花园内,赵御再次回到御桌之后坐下,自身旁拿起一封奏折,轻轻翻开,随后沉稳声音向外淡淡而出:

    “极北雪原那儿虽然麻烦,但是对于朕和此时的大夏而言,还未到生死存亡的时刻,诸位不必太过担心,有朕在,只要知晓了,那便翻不起大浪,尔等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即可,都退下吧。”

    随后于帝音缭绕之下,赵御下方的大员们一齐伏地行礼:

    “陛下英明,臣等告退!”

    随后玄天木下,各部官员行礼过后,带着凝重的脸色,躬着身子,缓缓告退,或许是错觉,当这些朝中栋梁们刚一踏出御花园,原本还有些慵懒的神京城,瞬间变得紧凑和肃穆。

    一股自北方来的风,由九天之上直入整个神京城,同时将天际之上的小雪吹的到处跑,犹如无根浮萍,在虚空之中来回飞旋。

    随后风带着雪,义无反顾的撞向神京城中部,那一株直入天际的玄天木,但是还未等其靠近,便被神木身上所散发的一道绿芒全部融化殆尽,化作水分被全部吸收,滋养整株玄天木。

    风中的雪消融,但是那股风依旧吹下,接着直接将树下年轻帝王的衣摆吹起,猎猎作响。

    起风了。

    寒风拂面,赵御的眼睛眯了眯,放下手中正在批阅着的卷轴,轻轻开口道:

    “树欲静,而风不止。”

    语毕之后,年轻帝王抬手轻轻向前一挥,一道银色光海犹如浪潮一般向四面八方扩散,转眼便将整个御花园上空的虚空全部的镇压。

    风平,树静。

    随后赵御的声音再次向外传出:

    “梁破,询问一下夏宫的宫女,胭脂可曾醒来?”

    不一会,梁破自外走入,开口禀告道:

    “回陛下,皇后娘娘今日起了一个大早,于早朝之时,就乘坐马车送小郡主前往大夏学宫求学,此时已经在归来的途中,快到白帝宫午门之外。”

    梁破说完之后,仿佛想到了什么,再次开口补充道:

    “为了保证娘娘的安全,除开皇城近卫军中专职保护皇家女眷的巾帼司之外,司天塔安排了两位道实境巅峰的女修暗中保护,而娘娘身边,按陛下吩咐,调了一位神卫军蜚廉氏作为贴身宫女,同时山海图已经分出一部分威能密切关注,在神京城内,皇后娘娘的安全陛下无需担忧。”

    “胭脂也真是的,要出宫了也不和朕知会一下。”

    赵御笑着轻轻摇头,但是语气之中并没有太多责怪之意,其实他也知道,自昨夜一直到现在,自己一刻未歇,随后年轻帝王转眼一想,对着梁破再次开口道:

    “准备一下,朕也打算出宫,带着胭脂去琼浆馆吃一碗面。”

    赵御的声音落下,梁破点点头,随后他面容犹豫了一息,继续开口,醇厚磁性的声音再次向外传出:

    “陛下,还有一事还要您定夺,司马安南所在的广域城万剑阁传来消息,说万剑阁少阁主剑生,想要进京面圣。”

    梁破此言一出,赵御乌木般的双眸闪过了一丝思索,沉默了几息之后,淡淡开口道:

    “让司马安南给她一张传送卷轴,下午朕会在白帝宫见她。”

    “诺!”

    大帝出宫,其实所要准备的事物极为繁琐,光光安保和护卫,都需要调动大量的人员,但是白帝宫内的效率极高,半刻钟之后,一辆黑色的马车便已经自御花园内向着宫外驶去。

    黑色马车来到午门外,未施粉黛,却依旧光彩夺目的胭脂,在宫女的搀扶之下,由另一辆马车处走下,随后进入赵御所在的车厢,姑娘坐到赵御身旁,轻轻一笑,开口道:

    “陛下,你这个大忙人,今日竟然要带着臣妾去吃汤面,御花园桌子上堆着如山一般的折子不看了么?”

    胭脂红红如果子一般的脸颊之上,笑意盈盈,大眼睛眯起,想来对赵御这个举动,高兴极了,说话的声音也带着打趣,随后赵御伸手,将胭脂揽入怀中,抬手点了点后者的琼鼻,同样笑着回应道:

    “朕知晓你这段时间吃什么都没胃口,那样可不行,你可是有孕在身,所以朕就寻思着这琼浆馆的汤面能不能让胭脂你开开胃,而且朕也有些嘴馋。”

    赵御说完之后,两人相视一笑,胭脂将头靠在赵御的怀里,眯着眼,一脸满足,近来她越来越嗜睡,宫中的老嬷嬷告诉她,这是孕育小生命之后的正常现象,但是不知为何,她一个人难以入眠,总是觉得不踏实,也越来越留恋赵御温暖的胸膛。

    梁破驾驶的马车极稳,没有一丝一毫的抖动,而车内,年轻帝王能感觉到怀中胭脂那细微的变化和增加的依赖,因此他轻轻抬手,有节奏地拍着后者的后背,降低声音,轻声开口问道:

    “鱼苗第一次去大夏学宫,可还曾习惯?”

    “习惯,鱼苗这个年纪本就是贪玩,在咱们宫里,她连一个同龄人的玩伴都没有,今儿一去,望着这么多小娃,她很是兴奋。”

    轻轻的回应声自胭脂口中传出,随后她好似的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嘴角轻轻一提,继续开口道:

    “陛下,修鱼氏的容貌得天地之宠爱,别看鱼苗年纪小,出落的可是极为水灵,因此咱们鱼苗一去呀,那些小娃们眼睛都直了,有几个鼻涕都掉到嘴里了呢。”

    “哈哈哈!”

    赵御听后,仰天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然后将怀里的胭脂搂紧了些,伸出宽厚修长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后者的肚子,仔细感受着里面小生命的律动。

    整个神州浩土,论得天独厚,集天地宠爱的氏族,老太后所在的修鱼氏自然是算一支,但是执掌整个大夏的赵氏一族更是不逞多让。

    然而现在胭脂肚子里的小家伙,更是集合的两个氏族共同的血脉,未来更是不可限量,或许一出手,就是所谓自然之子。

    赵御的脸上带着慈爱,温柔的声音轻轻响起于车厢之内,好似正对着胭脂肚子里的小生命说话:

    “小家伙,快快长大,爹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你惊艳整个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