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八章 一个理由
    烈日逐渐向上升起,灿烂的阳光照耀于整个神京城,其不仅带来光明,同时也带着温暖。

    春季的万物复苏需要温暖,但是对于皇极殿下方广场上,跪伏于地的百官而言,长时间的太阳暴晒,并不是一件特别舒坦之事,尤其是如内阁大学士箫肃一般,年岁颇大的老臣,此时的面色苍白,额头之上已经布满了虚汗。

    白帝宫的皇城禁卫军总指挥使,带着水一连来了几次,但是每一次都被这些倔强的老臣子拒绝,只能让禁卫军和太医院的医官们在一边候着,以免出现不测。

    随后就在大学士箫肃等人摇摇欲坠之际,阳光之下,一亮宽大的马车自内宫方向缓缓驶来,随后满朝文武见状,纷纷眼睛一亮,就连皇城禁卫军指挥使同样轻吁一口气,带着披盔戴甲的军士率先迎上。

    片刻之后,这辆宽大的马车逐渐靠近,但是驾车的并不是众人所想的光头大汉梁破,而是一位身穿银甲,体型魁梧的中年女子,随后马车于百官之前停住,一位随行的宫女上前,轻轻掀开帘子,露出了胭脂那一张稍微圆润了一些的俏脸。

    众臣见状,直接的向前一礼,随后整齐划一的声音向外传出,响彻整个广场:

    “臣等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问安声缭绕之下,马车之内的胭脂面色沉静,缓缓起身,随后在宫女的搀扶之下,踏上地面,淡淡注视着面前跪了一片的文武百官。

    人族王朝,一般情况,后宫不得参政,因此作为帝后的胭脂,其实在众臣面前露面的机会并不多,除了一些大庆和皇家私宴之外,文武百官一向难见一面,所以广场之上的众人对胭脂是陌生的,但是今日胭脂那平淡却又充满力量的目光,让所有人都不自觉地想起了一个人。

    年初时候刚刚千古的老太后。

    同样的淡然,同样的得体!

    胭脂身上依然还是凤凰台上见赵御时所穿的那一套白色宫装,但是外面却披了一件代表着大夏国母的黑色大氅,在其衬托之下,显得皮肤更为白皙,此时在阳光的照射之下,好似散发着光芒一般,随后胭脂环视下方一圈,望着摇摇欲坠的箫肃,轻轻开口道:

    “林指挥使,阳光猛烈,你让禁卫军帮着宫女们为诸位大人们递上一杯水。”

    胭脂清晰平稳的声音传出,跪于最前方的箫肃直立起身子,张开嘴唇,刚想开口,却听到耳边再次响起了胭脂那淡淡的声音:

    “本宫虽然一向不问政事,与众大人的交集也很少,但是请诸位大人们喝一杯茶,应该可行吧?”

    胭脂的声音落下,内阁大学士箫肃的嘴唇抖了抖,将原本想要说出的话语咽下,随后再次向前一礼,开口道:

    “臣,谢过皇后娘娘的赏赐。”

    语毕,老学士双手接过宫女递来的茶杯,轻轻放到嘴边一抿,但只是嘴唇沾了沾,便再次递回,随后头颅低垂,神色恭敬的再次对着胭脂道谢。

    “真是个老顽固!”

    禁卫军指挥使心中默念一句,看着箫肃那一阵打颤的双脚,只觉脑袋极疼无比,不过好在除了箫肃之外,其余的年老众臣都将杯中的水喝下不少,这些杯子中的水添加了可以补充本源的净化药水,因此他们的体力可以得到快速的补充。

    待所有人都喝完之后,胭脂缓缓抬步上前,来带百官跪伏余地的面前,恰好也是皇极殿的正下方,随后认真平稳的声音继续自其口中传出:

    “诸位大人,尔等来此的目的,本宫很清楚,陛下也很明白,不瞒诸位,早些时候,我去了陛下闭关的凤凰台之上。”

    胭脂的话语落下,下方的官员们纷纷抬头,露出了些许的诧异之色,随后老学士箫肃开口,苍老的声音向外传出:

    “敢问娘娘,陛下他是否回心转意?”

    “老学士此问差矣。”

    胭脂的目光看向下方须发皆白的箫肃,停顿了一息之后,继续开口道:

    “本宫早上前往凤凰台,并不是去阻止陛下,而是去表达本宫的支持。”

    此言一出,下方跪地的众臣们皆不由发出一阵骚动,随后胭脂轻轻一笑,望着下方面色不尽相同的众官员,婉转的声音再次响起:

    “本宫有幸,和陛下的结下一世姻缘,因此自然这辈子便绑在一起,陛下要去和那位慕容和进行一场生死之战,尔等说本宫不担心,那肯定是假的,本宫现在这颗心,一直悬着,何况本宫肚子里还有未出生的孩子。”

    胭脂说完之后,抬手轻轻抚摸着肚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慈爱的表情,随后她淡绿色的眼眸继续注视着下方,再次开口道:

    “但是哪怕本宫和你们一样担忧,但我都必须去支持陛下,后宫不得参政,因此本宫不谈江山社稷,国祚传承这些大道理,然而本宫支持陛下的原因也只有一个,因为他是本宫的夫君,也是整个大夏王朝的主宰。

    “因为他,是陛下啊!”

    胭脂的声音不重,但是在所有人听起来,是那么的振聋发聩,众官员原以为身为帝后的胭脂会说一大堆大道理,甚至动用帝后的威严,但他们都错了。

    胭脂只说了一个理由,那便足够了。

    因为赵御是陛下,是整个大夏之主,因此他才如此重要,因此百官才要再次跪地谏言,但是反之,也正因为赵御是陛下,是大夏王朝唯一的声音和意志,才需要所有文武百官,以及子民的支持。

    因此就是胭脂这淡淡的一句话,让所有文武百官直接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久久无法言语,许久之后,老学士箫肃才张嘴开口道:

    “陛下登基至今,所做的每一件事,看似剑走偏锋,但是却都胸有成竹,并且远超我等理解,想必这一次也同样如此。”

    语毕之后,箫肃伸手再次接过之前宫女所倒的茶水,直接一饮而尽,发出一声怅然高呼:

    “陛下心中有数,我等着相,我不如温玉远矣!”

    话音落下,箫肃率先起身,对着胭脂行一礼之后,缓缓向着皇极殿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