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一章 凡人之躯,行天神之事
    自古以来,神州浩土人族修士和普通人常常出现割裂的根本原因在于,修士阶层太过强大,甚至按天道对于芸芸众生的划分,修为越高的修行者,生命层次已然不同。

    大修行者,举手投足之间,可移山填海,这一点整个神州浩土之上的子民都早已知晓,但是广域城上空,真正割裂虚空,苍穹碎灭的景象,或许一个时代都难以见到一回。

    纯正银芒与青金色剑气照耀整个天穹,随着时间推移,广域城内越来越多的子民逐渐自国度对轰之中恢复感知,五感再次回到身体之内,只觉浑身一阵摇摇欲坠,犹如后脑被敲了一记闷棍一般。

    随后这些皆有修为在身的观战修士晃了晃脑袋,调动浑身元气流转全身,再次将注意力转向光明大方的夜空,直到此时,天际之上直坠而下的漂泊大雨,才再次坠入广域城,因为赵御和慕容和第一次交锋所产生的强悍冲击波,将那漂泊大雨,隔断了足足五十息!

    广域城西方,那高松入云,仿佛天地之柱一般的万剑山之上,是两座相互僵持至一处的国度雏形,相比较于九百九十九里青莲国度,赵御周身的那座银色的远古遗迹国度无疑要小上太多,但是却更凝实,更耀眼,更让人瞩目!

    这一上一下的两座国度,远远望去,就好似一轮纯正银日,刚好降落于一朵庞大无边青莲之上,带着令人毕生难忘的浩瀚和绚烂,但是这绚烂壮丽的背后,是狂暴的剑气呼啸,是泯灭虚空的无限杀机。

    这是大夏之主赵御与神州浩土杀伐第一掌缘生灭境大宗师慕容和的生死搏杀。

    赵御与慕容和此时虽然并未直接拳拳到肉,但是彼此之间的交锋已然早已开始,方才席卷整个广域城,几乎将的观战修士直接震晕的国度对轰便是最好的写照。

    但是在光芒,混乱,以及虚空震颤的中心,那面对面的交锋,才是真正的无限凶险。

    天际上空,银色远古遗迹国度之内,自上而下的赵御面色如常,嘴唇紧抿,乌黑如玉的眸子之上,那三道鲜红似血朱砂大道纹,随着浑身全部气势向外的狂暴释放,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鲜艳,好似直接燃烧而起。

    此时神州浩土之上,任何修士在面对半只脚踏上天地之桥慕容和之时,倘若依然还隐藏着实力,那绝对是愚蠢的找死之举,因为对于纯粹的剑修而言,每一次拔剑,都将是全力以赴,生死忘却。

    赵御并不愚蠢,而赵氏一族的血液之中流淌着的战斗天赋同样冠绝整个大夏人族,因此自天际坠落而下时,年轻帝王大半年以来,第一次毫无顾忌地释放出自己压缩于体内的全部气势,元气,以及神魂之力。

    包括赵御自己在内,无人能知晓,一直压缩积累的年轻帝王,完全释放之后会有多强,多狂烈,但是此时赵御体内那寂寞冷却了太久的赵氏一族古老血脉,在这一瞬间完全苏醒,狂暴沸腾。

    同时赵御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向外直接张开,而那仿佛永远平稳无波的黑眸之中,极其罕见地出现了浓郁到极致的炽热和渴望。

    对势均力敌搏杀的炙热。

    对砍下敌人头颅的无限渴望。

    正如胭脂所言,赵御生而为战!

    九百九十九里青莲之上,慕容和静静盘腿而坐,浑身上下气势不显,其依旧身披着那一件有些破旧的蓑衣,就如同这些年一直在葬剑湖钓剑的普通模样。

    随后慕容和抬头,极其普通眼眸睁开,注视着上方那急速而来的暗金色帝影,那道身影的面容依旧如第一次见到时那般俊美无双,宛如谪仙,但此时大夏之主那并不魁梧身躯向外所释放的浩瀚气势和威严已然无法同日而语。

    在慕容和的感应之中,此时轰击而来的赵御,携带着的就是一个完完整整,法则圆满的国度,因此前者眸子中的惊骇之色一闪而逝之后,面容凝重,双手向上一抬,笼罩整个广域城上空的青莲国度无数花瓣,直接向上收拢,好似无数柄剑受到了召唤之后,直接竖起。

    紧接着慕容和右手食指无名指并拢成指剑,对着前方缓缓一指刺出。

    万剑山下,广域城内所有人的耳边,都响起了一声响彻灵魂深处的剑啸,天际之上的剑道青莲之中,无数道剑成型,瞬间以玄奥的方式首尾衔接流传,组成一轮横跨整个天际的巨大磨盘。

    万剑宗宗门大阵,天地磨盘!

    慕容和刺出了圣决之战的第一剑,而他自身就是一柄由无数年剑道传承所孕育的万剑之王,因此这原本由上万弟子齐力才能施展而出的天地磨盘,直接被一指点出。

    剑出,天际异象瞬间大变,剑道青莲化作笼罩整个虚空的天地磨盘,以毁灭锋芒切割着最中心依旧在不断下沉坠入的银色国度。

    “慕容和远比我等,想象的还要强大太多!”

    万剑山上,那不断被泯灭碎裂的天际之上,三头承载着大宗师的紫色灵鹤,振翅向外,向高处一退再退,借此躲避着狂暴向外席卷的余波,其中一头灵鹤之上,道宫破天院院主的银发老妪,注视着前方好似化作了星河一般的天地磨盘,继续张嘴开口道:

    “我等皆知晓,慕容和这一朵剑莲国度成型的日期,满打满算不超过七天之数,但是其却已经完全掌握了这座国度雏形的每一寸,甚至衍生了另一重变化,其逆天的天赋真的令我等羞愧!”

    “依你这么说,那么几乎完全掌握了一座银色国度的陛下,岂不是是非人之资?”

    银发老妪身旁,那位身材魁梧的道宫撼山院院主直接开口回应,随后所有大宗师将目光对准银色国度之内,那距离天地磨盘越来越近的浩瀚帝影,目光之中,满是敬畏,却无丝毫担忧之色。

    二个呼吸之后,赵御无丝毫停顿,直接一头轰入天地磨盘大阵之中,虚空顿时狂颤,广域城随之狠狠一震。

    随后站于同一紫鹤之上的楚正阳,紫袍飞舞,目露迷炫,淡淡开口道:

    “当初在神京城,陛下的及冠大典上我们就已经知晓,屠圣,弑神的扶摇大帝,根本不能以年纪去考量之。

    “因为陛下下他,以凡人之躯,却行天神之事!”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