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 入湖
    戌时正点刚过不久,广域城上空,雨夜之下,九百九十九里剑气明灭闪耀,照耀了整片夜空,也照耀了那暴雨笼罩之下的古老城市。

    自年轻帝王携带着纯正银色国度自神京城降临广域城万剑山,只有不到短短百息,而赵御与慕容和的直接交锋也不过数十息。

    但这数十息内,整个万剑山上爆发了四次耀眼无比碰撞的光芒,爆发出了四声震耳欲聋的空间碎裂呼啸声。

    这数十息内,九百九十九里青莲剑气先是化作星河般的天地磨盘,但是随后直接被灭世魔焰燃烧,最后直接湮灭,破碎,化作耀眼烟云消散。

    这数十息内,慕容和以指为剑为剑,刺出三剑,赵御握拳为锤,轰出三拳。

    然而就是因为年轻帝王的三拳,使得此时的整个广域城,好似被掐住了咽喉一般,鸦雀无声,无人开口说话。

    只有沉默和无声,才能表达出此时所有观战之人内心的汹涌澎湃!

    天际之上,那丝毫不曾减弱的暴雨,坠落于广域城的石板路之上,发出清晰无比的哗哗声,而那些于这磅礴大雨之内的修行者,仰头望着上空那一轮独自悬挂于天际的银色太阳,目光之中除了惊骇,敬畏之外,还有深深的不解。

    因为赵御以雷霆万钧之势,三拳将慕容和这一柄江湖剑道最强,最锋利的剑直接轰落云端,年轻帝王的强大,远远超过了他们所有人的想象。

    修行之人皆知晓,实力相近无几的大能搏杀,占得先机是何等的重要,那就意味着占据了这一场圣决之战中,虚无缥缈却又至关重要的势!

    “陛下当然要将这场圣决之战的时间选在晚上,因为无论是对于我,还是陛下而言,夜晚,就是主场啊!”

    万剑山天际翱翔的黑龙之上,一片浓郁的夜色之内,属于夜一的那年轻的声音轻轻响起,带着抑制不住的兴奋,因为身为暗夜魔王的他,能够清晰看到周围黑夜的沸腾以及狂暴。

    夜的咆哮是无声的,只有暗夜魔王可清晰听闻!

    赵御听到了这种咆哮,还有那不断自四面八方钻入体内的力量,接着他微微低头,乌黑的目光注视着下方湖水炸裂,还未平息的葬剑湖。

    方才,慕容和连同着其身下的剑道青莲国度,于虚空之中如流星一般被轰击而下,直直砸入这湖中,激起了千层巨浪。

    整个万剑山上的天际,顿时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之中,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暴风雨之前的些许宁静。

    其实相比较于全城陷入震撼的普通修士,夜空翱翔的灵鹤之上的那些大宗师,内心之中翻涌的惊骇无疑要强烈太多。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而对于这些掌缘生灭境大宗师而言,所能接触的层次,便已然完全不同,而因为了解,所言更加敬畏。

    大日武宗路耀望着前方国度之内,舒展着庞大夜魔之翼的年轻帝王,轻轻开口,苍老的询问声随后响起:

    “方才陛下轰出的三拳之内,总共包含了三种大道法则,对吧?”

    路耀的询问声,有着难以置信,但是随后其身旁的楚正阳,轻轻摇头,轻轻开口回应道:

    “路宗主,不是三种,而是四种,除那暗红色的焦土之中带着毁灭法则,鳞甲符文之上的防御法则,以及此时黑夜的涌动的暗夜法则之外,还隐藏着一种烈焰,有着迷幻焚心之力,这种法则,我叫不出名字。”

    楚正阳那醇厚的声音落下,所有的大宗师随后全部陷入了沉默之中,对于神州浩土之上的所有修士而言,这方天地之下的法则,是他们毕生所为之追寻的目标,然而眼前如此年轻的赵御,却在举手投足之间,肆意挥洒出整整四条。

    如此强烈的反差之下,使得这些大宗师们只能内心叹息,久久难以开口,但是这沉默并没有维持太久,来自道宫破天院院主银发老妪的声音便直接响起:

    “各位,陛下他入湖了,那可是慕容和和剑道传承的主场!”

    语毕之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暗金色帝袍飞舞的赵御,缓缓自半空之中降落,随后双脚稳稳踏在依旧起伏,不断泛着涟漪的葬剑湖湖面。

    自此,整个广域城之中,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叹息,因为一旦年轻帝王踏上葬剑湖,这一场圣决之战随后的具体情形,他们将无缘再见,这将是何等巨大的遗憾?

    “走,我等去万剑山,哪怕靠近一些也好!”

    大雨之下的古老城市之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顿时高声附和声四起,随后一位又一位修士,直接化作一道道黑影,向着广域城西的万剑山疾驰。

    自从有了第一位修士越过广域城西城门之后,城内的雨幕之下,向西奔袭的修士不断增加,越来越多,随后整个城池都开始沸腾。

    不过这些修士注定要无缘这后续的一战,因为万剑山已然被上四军完全封锁,而真正能够有幸观摩这一场当世最巅峰圣决大战之人,除了在天际灵鹤和黑龙之上压阵的大宗师和禁忌者们之外,还有神京城司天塔内密切注视着塔顶山海图的大殿之人。

    司天塔塔顶,那一副巨大的山海图之上剧烈交错的光影,预示着战况的激烈,同时不知不觉之间,整个偌大的司天塔一层大殿,一位位身穿官服的朝廷文物百官,以早朝时候的排列顺序垂手而立,表情凝重地抬头注视着塔顶。

    而那些百官的正前方,稳稳的端坐着一道宫装倩影。

    胭脂一手轻轻抚摸着自己已经微凸的孕肚,一手轻轻握住身边的椅子把手,面容沉静。

    她没有开口,只是静静注视着上方,就连呼吸声都极为平稳,而在司天塔内所有人的感觉之中,这位母仪天下的姑娘,身上所散发的气息,能让所有人都内心都不知不觉地平静下来。

    这是一种极难用言语去形容的韵味,胭脂并未有任何动作,但是只要她坐着,她在,整个司天塔内就有稳定人心的主心骨。

    因为不单单是赵御在不断去学会怎么样去成为一个伟大的帝王,胭脂同样向着一个伟大的帝后,不断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