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 剑修之殇
    “于鹏飞,这几日旬休,你都在做些什么?”

    大夏学宫通向中心大学堂的道路上,于鹏飞和鱼苗两个小小的身影并肩行走,随后皮肤白皙赛雪的小姑娘鱼苗,抬起右手,放到嘴边。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那甜甜的糖人,大眼睛眯起,轻轻的询问声传出。

    小娃于鹏飞闻言,犹豫了几息,随后开口回应道:

    “我,我就是跟着爷爷在神京城到处转,自从神京站开放之后,咱们神京城一下子涌进了许多人,可热闹了,不过这也让爷爷近来也很忙。”

    于鹏飞说完之后,将自己的右手轻轻往身后缩了缩,不让身旁的小姑娘看到那虎口之上,那挥刀练习太多而形成而撕裂开来的伤口,随后其眼睛一亮,朗声开口道:

    “不过鱼苗你知道吗,昨天,就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大事!”

    “我知道啊,陛下和慕容和的圣决之战,而且咱们陛下还赢了!”

    说到此处,正在舔着糖人儿的鱼苗,露出了浓浓的自豪之色,整个胸膛挺起,面露笑容,就好似是自己赢得了这一场生死之战一般,不过其身旁的小娃于鹏飞,同样也是满脸的自豪,两者的表情几乎出奇的一致。

    随后于鹏飞双眼放光,紧紧握住拳头,向往的声音传出:

    “我真想见识见识那真正的修士交战是何等模样,定然是威力绝伦,步步杀机。”

    “那你就抓紧时间识字,老先生说想要修行,至少得看得懂书籍才行。”

    鱼苗这声音一出,旁边于鹏飞的脸顿时一苦,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片刻之后,鱼苗将手中握着的最后一点糖人舔完,随后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望着前方数量众多,背着小布囊前往大堂听讲的小娃们。

    忽然,小姑娘精致的脸蛋之上,眉毛微微一皱,露出了些许不悦的神色,同时原本向前欢快向前的脚步也慢了些许。

    其身旁的于鹏飞见状,将目光注视向前方,表情同样微微一变,随后右手不动声色地向后,准备握住背后木刀的刀柄。

    只见二人面前的道路之上,迎面走来以一群身穿锦衣的小娃,这些人以一位体型肥硕的小娃为首,或许是家世尚佳,使得走来的小娃们各个普遍比周围的要高大上不少。

    随后鱼苗上前半步,将于鹏飞护在身后,眉毛一竖,没好气的高声开口道:

    “胖墩,带着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来报仇?又要挨姑奶奶的揍了么,你那从不离身的木剑呢?”

    鱼苗的高喝声响起之后,按往常这位胖乎乎的小娃定然要开口反击,虽然他几乎每一次都会被鱼苗揍的找不到北,但是文斗可从来不含糊,然而今日,不单单是他,还有其身后一并而来小娃们通通低垂着脑袋,显得无精打采,士气低迷。

    随后那位胖墩墩的小娃,抬起头望着鱼苗,嘴角一瘪,带着哭腔开口道:

    “剑被我爹丢了,早晨光景,爹忽然说什么剑修无道,不让我再碰剑了,哇!”

    说完之后,开口的小娃再也控制不住,流泪大哭,这下换做其对面的鱼苗和附近的小娃们慌了神,手足无措。

    其实这位嗷嚎大哭的小娃,只是今晨大夏剑修的一个极其微小的缩影,但是对于一觉醒来,却发现前路断绝的用剑之人而言,这种心情,远不是哭泣所能代表。

    那是修行前途彻底黑暗无边的绝望,就好似一位原本在荆棘之路上长度跋涉行走的旅人,忽然发现面前的道路变成了万丈深渊,同时也无法回头的进退两难。

    因此今日清晨,当光芒驱散黑暗,亿万子民狂欢庆祝之下,却有着一抹深入骨髓般灰暗的剑修之殇。

    白帝宫,御花园。

    随着春天的到来,白帝宫内这座汇聚了整个神州浩土最珍惜花卉的园子,彻底进入了复苏的季节,七彩缤纷的花儿绽放之下,一阵阵花香伴随着微风,吹向四周,也吹向绿意盎然的玄天之下。

    “陛下,您别动,让臣妾看看你脸上的伤。”

    玄天木之下,一道温婉的声音响起,随后主宰整个大夏的赵御,此时正穿着一件黑色的常服,如一位正在听先生讲课的学生一般,正襟危坐,一动不动。

    赵御身旁,胭脂凑过身子,伸出右手手指,在一个精致的小罐子中轻轻一抹之后,再温柔的将其涂在年轻帝王右脸颊之上,她的大眼睛中带着一丝后怕,继续轻轻开口道:

    “陛下,您脸上这道伤虽然不大,但还是有些深,而且再要是往上数分,那可是伤着眼睛了。”

    胭脂凑过身子,轻轻涂抹,因此在阳光照射之下,赵御能清晰看到姑娘白皙脸上的些许绒毛,随后其嘴角勾起,露出一个笑容,故意加大音量,开口回应道:

    “这伤不碍事,慕容和剑上的锋芒太甚,因此还需要几天才能自我愈合,胭脂你勿担心。”

    赵御在开口回应时,些许热气直接扑在面前胭脂的脸上,接着在年轻帝王的眼中,胭脂的脸颊一下变得红扑扑,犹如一个香甜可口的红苹果。

    随后胭脂眨了眨眼睛,将靠着赵御身上的上半身挺直,注视着年轻帝王那俊美的脸,笑着继续开口道:

    “陛下,臣妾之前闲来无事,采了这御花园内的百花精华,配合上那净化药水以及生命之泉调制了这百花膏,或许对此伤有些效果,可以快速愈合。”

    胭脂淡淡的声音落下,赵御的眸子一亮,因为他感觉伤口处有一股极其清凉之感,清凉之后便是酥麻和痒。

    跨入掌缘生灭境,对浑身上下掌控极为完全的赵御,可以感觉到这道伤口处原本留存的剑道锋芒正在不断消散,同时伤口也在不断愈合,转眼便彻底消失。

    “此膏的功效超乎朕的想象,或许以后有大用!”

    对于自己的妻子,赵御自然是毫不吝啬的夸赞,胭脂的双眼眯起,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她一笑,御花园内的无数的花儿纷纷开放的更甚。

    展颜一笑百媚生,姹紫嫣红无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