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二章 救
    极北雪原腹地,黑暗与雪白之间,多了另一种色彩,那是属于鲜血的猩红,而呼啸肆虐的寒风声之中,多了一种声音,那是此起披伏的厮杀怒吼之声。

    熊吼,狼啸,以及各类雪民的嘶吼,在琉璃城外围的平原之上冲天而起,但是诡异的是,倘若自天际鸟瞰,会发现整个已经厮杀至白热化阶段的四方战场,却有着一个小小的缺口毫无硝烟。

    这一道缺口不大,但是却犹如一条直直的道路一般,从外围直通整个琉璃城,同时缺口之内,一头头体型庞大的雪兽,拖着长长的,首尾相接的庞大车厢,以平稳的速度,向着前方那座炫目的七彩大城前行。

    南客商会的最前方车厢,象征着大夏荣耀的凤翱九天旗迎风飘摇,旗上舞动的金色九天之凤,向外散发着浓郁至极的威严,亦带给此时正身处异乡危急之地的大夏子民,以无限之信心。

    凤翱九天旗之下,车厢前辙处,坐着一老一少,老者在周围雪原极致的严寒之下,却依旧穿着一件单薄的黑色长袍而面色不变,不过其身旁的少女,虽然裹的严严实实,连整个头都用兽帽整个罩住,只露出一双大眼睛,但依旧冻的不断颤抖。

    “珍珠,外面太冷,你先回车厢内,这琉璃城就在前方,等我们进了城,你有的是时间看。”

    二人背后的车厢内,传出方掌柜的一声呼唤,随后车厢外的珍珠却遥遥头,开口回应道:

    “爹,这琉璃城真的太美了,我要再看会,咱们经历了千辛万苦,不就是为了这一天么!”

    少女的话音落下之后,车厢之内双臂受伤,包着厚厚绷带的方掌柜,背靠车厢,抬起水壶喝了一口水之后,陷入了沉默,他女儿说的没错,这一趟前往琉璃城的走商之旅,无疑是磨难重重,备受感触。

    除了低到极致的严寒,肆虐毁灭的风暴,匮乏的食物,稀薄的空气之外,还有残酷的战斗,以及几乎感受到绝望的强敌。

    如今散发着七彩琉璃光芒的大城就在前方,但是与少女珍珠不同,经历更多,对于局势有着清晰判断的方掌柜内心愈发沉重。

    因为抵达琉璃城,并不是这一趟旅途的结束,而是更为危险的开始!

    不同经历,身份和实力的人,看待同一个事情的情绪和见解也不尽相同,而此时盘坐在珍珠身旁的老北安王江玉,苍老冷厉的面容之上,看不出明显的情绪,但是其宛如雷霆咆哮一般的双眸之中却有着一丝丝怯意。

    这是一种极其难以用言语去形容的情感,类似于在外漂泊许久的游子,见到了阔别已久家乡的近乡情怯,琉璃城自然不是老北安王的家,其也是第一次来这雪原腹地,但是在江玉的感应之中,面前这座越来越近的城中,有着隐约的血脉联系。

    忽然,身旁少女珍珠开口的询问声,打断了老王爷的思绪:

    “玉老爷子,您曾来过琉璃城么?”

    “这也是本王第一次距离琉璃城如此之近,丫头,按理说以冰雪女圣的浩瀚之威以及她对本王的熟悉程度,本王到了此处,其应该会有反应才是,但如今一切都太过平静,这代表着琉璃城内,出了问题。”

    老王爷的话音落下,珍珠郑重地点点头,听着耳边自远处传来的厮杀声,接着开口回应道:

    “我等周围的雪民都在相互搏杀,琉璃城之内应该也不太平,珍珠希望商会里的所有人都能安安稳稳的回天门关,珍珠也想娘亲了。”

    少女那坚强的话语之中,带着一丝哽咽,这一趟执意跟着父亲外出雪原走商,让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女,逐渐成熟,也知道了这个世界其实很大,这天门关南城与之相比,实在太过渺小。

    “相信本王,既然本王将尔等带进琉璃城,同样会将所有的商会之人都带回去。”

    老北安王转过头,望着一旁少女晶莹的眼眸,轻轻挥手取出一张巴掌大小的卷轴,伸手递给珍珠,随后声音再次响起:

    “拿着这个,遇到危险了,直接撕开,它会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珍珠并未犹豫和推脱,直接伸手接过,不过其眼眸转了转,将传送卷轴仔细塞入怀中,耳边老北安王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用想着给你爹,本王给你了,自然也不会忘记你爹。”

    “多谢北安王!”

    珍珠厚厚面罩之下的眼睛眯起,露出了一个笑容,世人皆传北安王风流成性,薄情寡义,但是此时在这极北风雪之下的少女,感受到的却只有如玄天木木炭燃烧后般的温暖。

    前方的琉璃之光越来越甚,甚至穿越那迷蒙的光芒和雪雾之后,可以看清那紧闭的城门以及城上米粒一般大小的雪民战士,随后老北安王轻轻开口询问:

    “珍珠,等日后你回了大夏,你准备做些什么?”

    北安王的声音落下,珍珠并未思考,直接毫不犹豫的开口回应道:

    “我想南下去大夏中原看看,就是王爷您之前提过的神京城啊,还有其余三十六州。”

    “大夏中原好啊,那五彩缤纷的世界应当流连忘返,如果此次事了,你若不嫌弃,本王便让我家老幺娶了你,陪你去踏遍整个大夏三十六州。”

    老北安王此言一出,脸皮薄的珍珠直接支支吾吾接不下话,随后老王爷仰天一笑,继续开口,放情歌唱,苍老的歌声顿时响彻整个雪原:

    “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烹龙炮凤玉脂泣,罗屏绣幕围香风。

    “吹龙笛,击鼍鼓,皓齿歌,细腰舞。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

    一曲毕,未等众人回味,南客商会前方的冰面直接发出阵阵颤抖,密集的开裂声之后,前方冰面轰的一声炸裂而开,从中跃出三道人影。

    这数道人影极为狼狈,甚至连稳稳站立都无法做到,于雪地之上朝着老北安王和珍珠所在的方向急速翻滚,与此同时,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自雪面底下抓出,紧随其后,而这只大手之中,还有着半截阿斯琉夫被撕碎的尸体。

    掌缘生灭之手!

    “救命啊!”

    雪半城望着前方整个停下的南客商会队伍,一边翻滚着一边发出凄厉的呼救,而其身边不远处,雪烟一只手将娇小的寒文月抱在怀中,另一只手按住地面控制住身形,抬起头,望着前方车厢之上的两个身影,张嘴发出一声高喝:

    “梁破!”

    此名字一出,少女珍珠一脸茫然,而其身旁的老北安王,抬起了眼眸,向前伸出了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