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 那一抹幻灭的色彩
    万般皆苦,只可自渡,若不疯狂,如何自渡?

    从古自今,每一位惊艳一个时代的天骄之子,在其余人的眼中皆为疯狂之辈,做常人不敢做之事,获得常人不敢想的成就。

    如果连想法都无,谈何去火中取栗?

    关正卿和李定山这两位在之前几乎无任何交集的年轻人,却在这琉璃城内女圣雕像之下,展现出了极为娴熟的默契。

    泣血龙枪被关正卿以震裂苍穹之力狂暴甩出,在下一刹那,巨大泣血应龙直接出现于女圣雕像的面容之前,于此同时,李定山的双眸之中,两朵金色茶花直接洒出一片又一片金芒,就好似阳光一般,向着前方席卷。

    泣血应龙之上带着浓郁到极致的杀戮法则,刺耳的龙啸之声,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让人心悸,但是这座琉璃城是冰原女圣的国度,圣人无上威严之下,凡人不得放肆,因此这座大城在一瞬间做出了反击。

    于琉璃城之中无处不在,的如沙粒一般漂浮的七彩云雾,猛地向上凝聚,随后一根七彩光芒流转,威严无限的手指于冰原女圣雕像的前方汇聚而出,直接对着应龙一指点下。

    圣人一指!

    这流转着琉璃光彩的圣人一指遮天蔽日,并且脱离了空间与时间的束缚,以无法躲避的姿态,直接一指点在泣血应龙的头颅之上。

    下一刹那,整个琉璃城上空,响起了一声如布片被剧烈撕开的撕裂声,全城清晰可闻,同时狂暴的劲气自上方传下,广场周围的房屋如割倒的麦子一般纷纷倒下,而那些赶来的雪民战士同样被整个向后掀飞,横七竖八地躺于一地。

    琉璃圣人一指与泣血应龙于天际上空僵持于一处,随后琉璃城内的氤氲彩雾再次剧烈沸腾,好似有一道清冷无比的冷哼声在层层堆叠的空间之后响起。

    琉璃城内的无数雪民听闻这一道来自冰原女圣的声音,纷纷走上大街小巷,然后五体投地,虔诚无比的对着女圣像朝拜祈祷。

    七彩云雾沸腾之间,琉璃手指之下的泣血应龙浑身上下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漆黑裂缝,随后以头部为起点,寸寸碎裂。

    正在朝拜的无数雪民见状,双手举天,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呼喊声:

    “圣人无敌,圣人无敌!”

    震耳欲聋的呼喊声之下,圣人一指碾碎龙整一条泣血应龙,随后对着下方街道上站立的关正卿和李定山二人,继续直戳而下。

    “李定山,你还需要多久?”

    关正卿淡淡的声音响起于耳畔之时,李定山的所有心神,伴随着金光,正聆听整个琉璃城的异动。

    少年识海之中世界的模样已然大变,周身代表着雪民的黑白色的线条和光点,天际之上琉璃色的七彩圣人一指,城中那一根根如血管一般注入女圣雕像之中的信仰通道等等,清晰可见。

    但是李定山依旧没有看到那一抹所要搜寻的色彩,所以其双拳紧握,死死睁着眼眸,任由猩红带金的血液流淌而下,随后开口回应:

    “还不够,我需要更猛烈,更强的交锋!”

    “好!”

    话音未落,关正卿的身影直接消失于原地,瞬间之后,庞大倾轧而下的圣人一指下方,一道消瘦挺拔,黑袍飞舞的身影凌空而立。

    关正卿伸出的左右手,片片血色龙鳞瞬息向外浮现,眨眼间,其两条手臂膨胀数倍,直接对着天空一拳轰出,一拳之后又一拳,一息之内,关正卿足足轰出了数百拳。

    “轰轰轰!”

    犹如闷雷般密集乍响的轰鸣声,盖过了琉璃城中那些抬头望天雪民们的惊呼,甚至直接将这些雪民震成了暂时失聪的状态,耳边全是不停颤动的嗡嗡声。

    琉璃城的上空,圣人一指之下,血浪滔天,应龙翻滚,虚空崩裂,然而圣人之所以为圣人,那是因为其就是有限世界里的无限存在,因此尽管这翻滚血浪和应龙暂时抵挡住了这戳下的天地一指,并且在不断向上蔓延,但是关正卿和李定山都明白,这一指,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难以抵挡。

    果不其然,短短五息不到,缓缓向下的圣人一指直接戳进了血海之内,就好似一座如昆仑山一般的擎天巨峰,扎进了一座湖泊之内,无数血芒炸裂,然而在这散开的血光之内,有着一抹微不可查的青,随后这抹青,化成了一阵风。

    天地有风起,有人随风去!

    这一阵凭空而起的风,吹袭在了圣人一指之上,随后一杆龙枪自虚空之中刺出,紧接着就是一只沉稳而有力的右手。

    神器泣血龙枪直接刺在圣人一指的指腹,随后一道极为刺耳的吱吱声之后,枪头入内三寸,关正卿的手掌因为反震之力直接血肉模糊,但是后者不为所动,而是转头看向下方街道,站立于原地,一动不动的李定山。

    在这一刹那,于李定山所看到的世界之中的某一处,一个微弱无比的七彩光芒像是烛火熄灭前的最后一瞬间那般骤然幻灭。

    李定山猛然抬头,向外发出一声怒吼:

    “找到了,走!”

    琉璃城中心处的狂风再起,同时一个拳头大小,栩栩如生的雪像被关正卿像上空甩出。

    这一小尊雪像悠悠旋转着来到半空之中,在圣人一指的笼罩之下,直接炸裂,下一刹那,整个琉璃城的中心,被投下了一颗寒冰核弹。

    极北雪原的温度,已然是神州浩土之上最极致的严寒,然而,这一小尊雪像的爆裂,以及其内蕴含着极致寒冰本源法则,更冷,更寒冷,瞬间将整个琉璃城的中心广场完全冰封。

    虚空,建筑,以及雪民瞬间被冻结于原地,一动不动。

    随后整个琉璃城鸦雀无声,目睹这一切的雪民头皮发麻,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十息之后,噼里啪啦的冰块碎裂声自城中心不断响起,随后七彩琉璃色的圣人一指自虚空之中戳出,将整个被冰封的琉璃城广场直接戳裂。

    无数冰块犹如倾盆大雨一般直落而下,但是中心广场,除了依然伫立于原地的女圣雕像之外,一片死寂,寒气滚滚。

    圣人一指之下,关正卿和李定山的身影同样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