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六章 老鼠杀老鼠
    小黄卖力地拉着马车在官道上向前行驶着,它这几天的口粮已经和幽翅兽相同,那可是大夏一等一的粮草,由务农司专门为幽翅培育,株株都富含天地元气,再调配上特供的异兽肉,每一餐的价格几乎就是普通人家一年的支出,咱们原先还是马中屌丝的小马第一次吃的时候,可是差点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如今的小黄整个马身强壮了不少,隐隐有了些不同的气势,但是和天生就可驭风的幽翅相比,速度简直是不堪入目,但是它也不恼,眼珠子贼溜溜地乱转,心里寻思着怎么和边上的幽翅首领打好关系,有机会也学学这驭风的本事,想着想着它看向旁边翅幽的眼神就带着极端的谄媚。

    年轻将军坐下气势最盛的幽翅兽忽然感觉后背一寒,疑惑地晃了晃虎头,硕大的虎目露出了人性化不解的神色。

    小茶馆的对峙场面依旧在继续,气氛有些凝固,天地元气波动剧烈!

    不知何时,一队黑甲黑盔的骑兵出现在小茶馆周围,身下幽翅兽行进间悄无声息,一瞬之间已经将小酒馆完全包围,持标枪于肩头之上,枪上符文闪烁,枪头对准茶馆众人。

    躺在地上装死的司马安南一看形势有变,趁着众人愣神之际,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爬起,然后抓着店小二和胭脂姑娘就往外面奔去,飞一般地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跑出去没多久,刚好迎面撞见驶来的一辆马车,驾车的是一位光头大汉,边上还有一骑随行,威武不凡,司马安南看到了救星,哀嚎着就冲了上去。

    “这位大人啊,前面小茶馆光天化日之下竟要强抢民女啊,我司马安南作为太守之子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啊,奈何那个瞎眼的竟然是个入了虚境的猛人,我力有不逮,现在浑身是伤,大人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哦?你司马安南作为江陵太守之子,按理说不应该连一个虚境的修士都对付不了吧,你爹安排给你的那些护卫呢?”马车的帘子被掀开,露出了一张年轻的脸庞,从马车走出,一屁股坐在大汉旁边,开口说道。

    “我爹要禁我的足,我就使了些法子把他们给甩了。”司马安南挠挠后脑勺,颇有些不好意思。

    赵御看着眼前的司马安南,有些哭笑不得,接着有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店小二和胭脂姑娘,此时的胭脂姑娘正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生着闷气,刚刚跑之前她亲眼看见那屠夫把自家的桌子给劈碎了,多心疼呀,那得要多少的茶水钱才能换这么一张桌子!店小二倒是放下心来,正打探着旁边威武的幽翅兽,两眼放光。

    赵御招呼着大汉向着小酒馆驶去,胭脂姑娘二话不说,拉着店小二就跟在后头,司马安南犹豫了一下,跺了跺脚,也屁颠屁颠地追了上去。

    原本就不大的小酒馆在多了赵御一行人之后,就显得格外的拥挤,特别是光头大汉,就仿佛一座大山,大半的空间都被其占据。

    赵御随意地找了一张桌子坐下,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味道有些苦涩,手法也有些粗糙,但是透着一股清新气儿,他有些喜欢。

    他向胭脂姑娘招招手,招呼她坐下之后,扭头问道:“知道这个琴师为什么要掳走你么?”

    胭脂姑娘摇了摇小脑袋,眼神纯净,就好似刚刚喝过的清新苦茶。

    “因为他觉得要是掳走你,可能还有一线生机,不然呢,今天他在这必死无疑。”

    “那你可以让他和那个屠夫先赔我钱么?一共二两三文钱,二两是坏掉的茶桌钱,三文钱是茶水钱,不然他要是死了,我很亏的。”胭脂姑娘先是低下头板着手指,仔细算了一下,然后认真地说道。

    赵御的嘴角微微勾起,也很认真地说道:“他是冥宗的人,撒的最多的是冥币,那你还要么?”

    胭脂姑娘摇摇头,一本正经地回答:“我要的可是能买东西的真钱。”

    “哈哈哈,小姑娘莫要担心,原来是露出尾巴的冥宗老鼠,难怪要掳人保命,待我老朱会会这厮,再陪你这损失钱。”屠夫大笑着提刀而上,身后獠牙毕露野猪道魂愈发清晰。

    目盲琴师两手向外连扫三下,天地元气随之汇聚成三具白骨虚影,向前冲去,一具持盾甲士,两具持剑剑士,隐隐已化为实质。

    甲士提盾挡在屠夫刀前,剑士一左一右,绕至屠夫身后各自刺出一剑,屠夫一声咆哮,浑身直接膨胀了一圈,手臂上开始长出刚毛,面目獠牙隐现,直接发力撞碎白骨甲士,提着杀猪刀继续前进。

    半步道实境!

    目盲琴师一退再退,已退至小茶馆之外,继续虚空拨动琴弦,又是三具白骨战士凝聚而出,加入战场,但半步道魂化的屠夫已然不可阻挡,横冲直撞间又是二具白骨战士被杀猪刀劈碎,重新化为天地元气消散。

    目盲琴师空洞的眼里看不到任何的神采,十根手指扣住琴弦,往上一抓,双手立即血肉模糊,道魂白骨琴上的琴弦寸寸断裂,直接凝聚成一位白骨骑士,虽然骑士还是虚影,但是身下的战马已经是实质白骨,双眼之中幽冥之火闪动,阵阵强大气息向外扩散。

    亦是半步道实境!

    “果然不愧是三品道魂白骨琴,能以虚境的修为强行凝聚半步道实的白骨之魂,但即便如此,如今的你又能坚持多久?”

    白骨骑士举枪直指屠夫,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意志,二者开始相互冲锋。

    “轰”空中传来一声巨响,四散的劲风吹的司马安南使劲地揉着双眼,至今只有初境修为的太守之子完全跟不上战场上两人的动作,但并不妨碍他看的津津有味,如此高境界修士的搏杀,他也是难得一见。

    每一击在天地元气的加持之下都能打有出惊天动地的伤害,令他目眩神迷,反倒是店小二盯着场内目不转睛,显得格外认真,双眼内的瞳孔一张一缩,隐隐有云雾闪过,甚是诡异。

    站在赵御身旁的幽翅军将领深深地看了一眼店小二,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