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十七章 天罚如狱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人可以独自一人拦截兽潮,以一敌万,王井之前只会认为是痴人说梦,但是现在他信了。

    看着眼前兽潮像是海浪拍打在堤坝上倒卷而回的奇异景象,他一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都忘却了自己还身处危机四伏的战场之上,直到身边的校官一巴掌拍在他的头盔上,这才回过神来。

    超一品道魂,肉山大魔王背身双翼,浑身布满灰黑色鳞甲,遮天蔽日,巨大的双钳大嘴仰天咆哮,两双肉掌不停锤击着滚滚而来的兽潮,每一击都使得前方虚空中震荡出大量冲击波。

    神通.雷霆锤击!

    锤击地面,对范围内的单位造成大量伤害,并在四秒内降低其百分之五十的攻击速度和百分之五十的移动速度,只有在敌方单位大于三个时才可施展。

    作为刀塔中当之无愧的大BOSS,其体积庞大如山,强悍的护甲以及血量让使得它的防御力无人可比,自带百分之七十五元气伤害减免,百分之二十伤害反弹的天赋,让梁破成为世界上最坚不可摧的人肉城墙。

    虽然系统开启堪称史上最难,但是其出品,必属精品,属于远古遗迹系统的道魂,第一次在世人面前露出了尖锐的獠牙。

    肉山大魔王之前的异兽堆积如山,而且后方的异兽由于惯性作用不断地往前撞去,光头大汉锤击的身影被渐渐推入广场之内,在地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从两侧挤入广场的异兽越来越多,但是速度已然极其减缓,由司天监和雷霆军修士组成的第二轮防线立马提枪上前,和异兽搏杀在一起。

    王井所在的两翼部队在一轮标枪抛射之后,蒙上马眼,持长枪正式开始正面冲锋,就像是两把利剑,直接刺入兽潮的肋下。

    为了照顾他这个新兵,王井被安排在队伍的最中部,这让他不用第一时间面对异兽的冲击,而有充足的时间反应和调整,但是能冲过几道防线的异兽实力定异常强大,所以一开始接触,伤亡显现。

    一侧翼老兵一不留神被冲过来的虚境异兽独角犀锋利的长角直接连马带人一穿而过,就像是串上的糖葫芦,嘴里喷出一口血雾,眼里直接失去了神采,旁边的士兵全都红了双眼,怒吼着,瞬间数把长枪刺进独角犀的脑袋。

    人和异兽纷纷倒下,意味着一条条生命地逝去,宽阔的沙场在献血浇灌之后,呈现出一种妖异的暗红色,刺鼻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王井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冲,一直冲,不能停!

    眼、鼻、耳传来的血腥感官和生死恐惧让他的肾上腺素急速分泌,脑袋里嗡嗡作响,脑海中只有战前校官所交代的事情,持枪冲到广场对面,不要停下来,到后来他索性闭上了双眼,一路边冲边疯狂地吼叫着。

    突然他感觉身前压力一松,整个部队都开始减速,他睁开了双眼,发现已经到了对面,他活了下来,他想把他的喜悦给边上的校官分享,但他环顾一圈,却找不到校官那硬朗的身影,他的嘴里发出阵阵抑制不住的呜咽声,泪水模糊了双眼。

    一只大手一巴掌拍在他的头盔之上,校官那粗壮的声音传来:“哭什么哭,新兵蛋子就是新兵蛋子,哭哭啼啼,没一点男人样儿,要是去了西疆,要被人笑话一辈子的!”

    王井喜极而泣,哭得更厉害了!

    校官的盔甲之上满是血污,脸上也多了一条长长的伤疤,堪堪从眼角划过,一直到下巴,皮开肉绽,却不以为意,看着王井的眼神里满是欣慰,接着抬头看向堆积的越来越高的兽潮方向,眯起了双眼,声音有些沙哑,开口说道:“接下来看仔细了,千万别眨眼,也许这辈子就这么一次机会。”

    原本合虚山正午明亮的天空,暗了下来,就好似天狗食日一般,一张巨大的画卷在空中缓缓展开,浮现,占据了整个合虚山和丰城上空,遮天蔽日,散发着柔柔的光芒,其上山川草木,神山圣湖清晰可见,已然是一个缩小版的大夏江山!

    忽然一点亮光从画卷上升起,仿佛是吸收了世间所有的光,散发着最耀眼的亮,缓缓朝着合虚山落下,轻轻地飘入兽潮之间,没有惊天动地的响声和爆炸声,就像一只无比耀眼的萤火虫,跌跌撞撞一不小心飞入了万兽洪流之中,让人不免为其捏上一把汗,但是兽潮之间的光亮还是那么的刺眼,渐渐的一对巨大的羽翼从光亮之中向外舒展开来。

    羽翼所及之处,万物泯灭!

    那是一种大道本源上的泯灭,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上。

    大夏王朝图腾,凤皇!

    夫子所著《道论》中有言,凤有六像,头像天,目像日,背像月,翼像风,足像地,尾像纬,首纹曰德,翼纹曰义,背纹曰礼,膺纹曰仁,腹纹曰信,出则天下安宁!

    巨大的凤皇张开双翼沿着合虚道一路往前飞去,所到之处所有的异兽尽皆灰飞烟灭,片刻之后振翅而上,绕着天空盘旋一圈,洒下点点星火,落在人的身上却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就连伤口也开始逐渐愈合,一声啼鸣从所有人心中响起,片刻之后,重新飞回山海图之中。

    头顶上的山海图渐渐向内卷起,最后消失不见,阳光重新晒在染血的广场之上,晒在士兵的脸上,是如此的温暖,真切。

    大夏开朝八十多年以来的第一场兽潮就此结束,大夏完成了当初的誓约,所有出中容界的四万异兽全部诛杀,一头不留。

    大夏重器山海图,神威如狱!

    丰城城门口大开,一行人涌了出来,王井下马跪在老父面前泣不成声,边上的校官笑了笑,转身离开。

    神京,司天塔,九层。

    司天监监正李淳风对着山海图之上的大夏玉玺恭敬一拜,然后将其小心翼翼地从图上拿起,郑重地放入锦盒之中,交给身边一位沧桑的老宦官,就在方才,这枚玉玺轻轻地在山海图合虚山处印下,四万异兽因此灰飞烟灭。

    老宦官抱着锦盒慢慢走下司天监九层,可能是年岁偏大,有些缓慢,行至司天监门口,上了一辆马车,马车处有两支军队正在等候,其身上盔甲分为红银二色,泾渭分明。

    贴近马车的一支为红甲红盔,连背后的方天画戟也是红色,这种红,是血液的猩红,像是从尸山血海中浸泡过的红,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有一层薄薄的红雾,隐隐笼罩着军士的面庞和中间的马车,看不得真切。

    大夏上四军,捧日,攻击杀伐天下第一。

    马车外围的一支通体银色,甲士身高皆两米之上,身躯全部被重甲包围,仿佛一尊尊银甲巨兽,顶天立地,右手持盾,盾高三米,呈一字排开,将马车包围。

    大夏上四军,神卫,防守抗御天下第一!

    上四军来其二,护送马车驶向白帝宫,沿路鳞次栉比的屋楼之间,司天监修士人影闪动。

    在位十二载的摄政王武后独自一人站立在白帝宫最高处的凤凰台上,一排排宫女宦官远远地跪了一片。

    从凤凰台往下看,整个神京的全部面貌尽收眼底,一览众山小,近年来她越来越喜欢独自站在此地,看着底下神京豆腐块一般的房屋和蚂蚁般的人儿,虽然在位已久,但脸上并没有岁月的痕迹,皮肤依然细致,华美精致的衣裳在风中飘摇,高挺的鼻梁,睥睨的眼神,乌黑的凤眉冲天而起,威仪天下。

    她的嘴唇轻轻地张合着,或许是说给自己听,或许是在说给这方天地听。

    “当初大夏的天塌下来了,我帮你顶着,现在我顶的久了,不想下来了,你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