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南蛮
    今夜白帝宫上空,高高悬挂的月儿特别明亮,虽然时处月末,只是弯弯的残月,但是照耀在凌波殿整体偏黑的砖瓦飞檐之上,其上镌刻的百鸟飞翔,万兽奔腾,清晰可见。

    凌波殿之内,场面怪异,几位加起来接近四百岁的老人,正往面前的酒杯之内,倒满粉红柔腻的道宫桃花酒,随后仰头一饮而尽。

    “这些年,也辛苦你们了。”

    轻轻的声音自老太后的嘴中传出,她眼睛看着前方的三人,眼神之中带着复杂,和老太后自年轻之时本就极为要好的镇海王,举起酒杯,回应道:

    “能一步步看着大夏走到现在,感觉这辈子,也值,而且说起辛苦,烟姐姐更辛苦,这么多年一个人撑起整个大夏。”

    “御儿过几日就登基,我呀,身上的担子就要卸下咯。”

    说起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孙子,老太后的脸上不知不觉的地露出了笑容,整个人都散发出了异样的活力。

    赵御执政之后,所做的那几件事,都极为漂亮,老太后自然是满意至极,此时她的神情,就像是和多年不见的老友,炫耀自家后辈的普通大夏老人那般,充满得意。

    换了一身衣服,将整个白发向上蓄起的北安王,整个人竟然隐隐有着浓浓的出尘以及威严,这与其来时候的气质大相径庭,他也不说话,只是自顾自地喝着酒,而身旁刚刚打过一场的西蛮王同样喝着酒,沉默不语,所以整个凌波殿内只有两位老太太,在聊着家常。

    忽然老太后转过头,看向西蛮王,开口问道:

    “西南蛮林近几年怎么样,还压不压的住?”

    话音落下之后,西蛮王放下酒杯,面色逐渐凝重,摇摇头,回应道:

    “越来越难,南蛮丛林里的那些荒民,集结冲击边境的次愈发频繁,越来越暴虐,我认为南蛮丛林之内,必有大变,但是派出去的探子皆有去无回,最重要的是距离这五十年一次的巨人之谷喷发之日已经不到一年,所以到时候大夏西南面临的压力甚至要比无尽山还要大,此次我回京述职,主要便和新帝汇报此事。”

    老太后继续喝了一口桃花酒,脸上并无担忧之色,开口轻轻宽慰道:

    “你且安心,御儿会处理好的。”

    夜空之下的白帝宫御花园,无数五颜六色的木精灵四处飞舞,像是一座如梦如幻的精灵之森。

    一位古铜色皮肤,穿着兽袄的年轻少年,微微停下身形,然后抬头看向上方,眼中带着惊骇。

    前方有着一颗极为高大的树木,茂密的枝叶向外无限生长,整个树冠遮天蔽日,甚至占据了半个天空的全部视野。

    强烈无比的生命气息自神树向外散发,笼罩着少年的全身,让其竟有一种回到了原始南荒的感觉。

    但是就算少年自小在号称亿万丛林的南荒长大,如此高大茂盛的神树,他都从未见过。

    原来这就是神京城,这就是白帝宫!

    少年在心里暗暗想到,随后加快了步伐,紧跟上前方带路的光头大汉。

    他其实方才问过这位异常魁梧,比荒民还要高上一截的壮汉,眼前这颗神树是何名字,但是对方只是笑了笑,并未回答。

    莫约一刻钟之后,少年被带到了玄天木之下。

    树下有如萤火虫般,四处飞舞的绿色生命精气,还有一位光着双脚,浸入下方一个木桶之中,正眯着双眼,一脸舒坦的年轻人,而年轻人的身旁,还坐着一个打着哈欠,睡眼惺忪的青年书生。

    非常奇异的组合,但是能在白帝宫御花园内随意泡脚之人,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所以来自南蛮丛林的少年,靠近之后,单膝跪地,掷地有声道:

    “西蛮王府,终黎战,参见皇太孙殿下。”

    “你来自南蛮?”

    赵御低头,淡淡地声音传下。

    “是,我自幼于丛林中长大,此次是第一次进入中原。”终黎战的回答之声,显得不卑不亢。

    赵御点头,对其招招手,示意其坐于旁边,声音响起:

    “起来吧,这边坐,此次这么晚唤你过来,是想了解一下这西南边的南蛮荒林,我对那边了解甚少。”

    少年终黎战沉凝了一下,随后开口问道:

    “南蛮荒林极为浩瀚宽阔,殿下是想从哪一方面入手?”

    “荒民!”年轻大夏之主沉稳的声音,淡淡缭绕在整个玄天木下方。

    对于大夏西南而言,荒民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就像在无尽山西疆边境,异族是大敌,同样的,荒民也是大夏西南大患。

    “相较于异族,荒民在大夏民众之间或许陌生许多,因为其不似异族那般强大,而且在我终黎氏的镇压之下,也从未入侵过中原,但是并不代表就可小觑他们。”

    少年终黎战的面色逐渐凝重,隐隐带着杀气,很显然,他手中沾染着数量不少的荒民鲜血。

    “荒民和异族的区别在于,人族和异族之间是不死不休的关系,而对于荒民,太祖陛下定下的政策是,支持其中一脉,分而化之,所以原本荒民之内和咱们大夏的关系是好坏参半,但是近期不知为何,倒向敌对势力的部落越来越多,战况也愈来愈激烈。”

    “元白,你也是来自南方,应该对南蛮不陌生,对于此事,意下如何?”

    赵御将头转向身边的年轻书生,乌木般漆黑的瞳孔看着后者,元白伸出右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

    “我之前所在的抚州距离最西南的南蛮还是有点距离的,所以具体情况了解的不多,但是此种情形,我猜测和八大禁地之一的巨人之谷脱离不了关系,相传荒民就是南蛮巨人的后代,也只有来自先祖的血脉能够改变那群满脑子执拗的人形暴猿。”

    赵御将双脚从水盆之中抬起,然后接过梁破递过来的绸布,将脚上水滴擦干之后,淡淡地开口道:

    “看来我登基之后,内忧外患还不少。”

    “神州浩土中原,如此宝地,觊觎者肯定不会少。”

    “那谁敢看,就挖出它的眼珠,谁敢伸手,就剁下他的双手,要是还执迷不悟,我还是那句话,只有鲜血,才能够直达灵魂深处,也只有鲜血,才能彰显大夏荣耀。”

    看着眼前这位,卷起裤腿,光着脚丫,却说出如此血海滔天言语的年轻帝王,来自西南蛮林,第一次见大夏之主的少年终黎战,不知为何却,内心深处的热血开始抑制不住的狂涌。

    这也许这就是他爷爷西蛮王常常说的,少年狂,少年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