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赖上
    白帝宫,御花园内此时的气氛,如怒浪咆哮,如今帝威愈发浩瀚的赵御,哪怕没有雷霆大怒,只要有着一丝稍微的不满,那不自觉向外散发的威势,反馈到御花园周围的环境之内,就是一场剧烈酝酿的风暴。

    这一片御花园是远古遗迹群落,是属于这位年轻大夏之主成长之中的圣人国度。

    一只小手突然从侧方伸来,随后轻轻地握住年轻帝王的大手,御花园内的风暴一瞬间消散地无影无踪,赵御摸着下巴,陷入沉思,而一袭白衣的司马安南则依旧恭敬地在下方跪着。

    许久之后,来自赵御的询问声才再次响起。

    “你先起来吧,关于你所说之事,等朕查明,宙阁真如你言,未参与入侵大夏一事,可就此揭过。”

    “谢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司马安南再次对着前方重重一叩首,随即站起身来,一脸淡然地继续吃着碗里未吃完的食材,便又听赵御的询问声再次响起在天地间。

    “刚好你在,朕打算过几日便带精锐对南蛮丛林举兵,你意下如何?”

    “南蛮,南蛮。”

    司马安南闭上双眼,随后边喃喃着,边抬起右手一掐,一会之后,猛地睁开眼睛,脱口而出道:

    “西南有凶,且颇具规模,不得不除,陛下要加快步伐,迟则恐生变化。”

    听着司马安南极为罕见的凝重之语,上方端坐着的赵御眉毛一挑,或许这极为广阔,潮湿无比并且毒虫毒瘴遍地的南蛮丛林之内,酝酿着一场凶险的大劫。

    “朕已知晓,届时你与朕一道降临南蛮,这几日自个儿在神京添置一间宅子,反正你也不缺银子,朕就不替你操心了。”

    闻言,司马安南脸上顿时一垮,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宅子的钱我可以自己付,但是平日里可否来陛下这儿蹭蹭饭,这神京城的物价可高的很。”

    赵御向前一挥衣袖,三张巴掌大小的卷轴缓缓飘出,没好气地开口:

    “饭也吃了,拿着这传送卷轴赶紧走,凭借这卷轴你可以瞬间来朕的白帝宫,至于有没有饭吃,就看自己的表现了。”

    “谢陛下恩赐,那草民就先告退。”

    司马安南双手接过卷轴,之后轻轻一笑,一礼之后起身告退,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离去的背影,比来时少了一丝凝重,仿佛卸下了背负在身上的重量,又或是下定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决定,期盼着新的生活。

    一炷香之后,落雪之下的白帝宫午门,同样的两道极为年轻的身影走出。

    但是与进去之时相比,司马安南身旁的绿衣少女就显得有些生气,整张小脸气鼓鼓的,颇为可爱。

    “尔等这些算命的,都是骗子,说好要带我去见老友的,竟然让本姑娘在大雪之下,足足等了半个多时辰。”

    少女的声音之中带着恼怒,身上也是布满了积雪,边抱怨还边摇着头,顿时在周围洒下一朵朵梨花,司马安南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了把折扇,摇摆起来,开口回应道:

    “你也不想想,陛下贵为大夏之主,岂是你这黄毛丫头想见就能见的,我要是想带你去御花园,这皇城禁卫军也不敢放人啊。”

    少女转过头,带着狐疑地眼神看着少年如玉般的侧脸,声音响起。

    “我还是难以置信,你这吊儿郎当,在下雪天还摇着扇的江湖骗子,能见到传说中少年无敌的扶摇大帝陛下。”

    “话可不能乱说,这大道之下,万事皆允,不过我这都见完老友了,你还跟着我作甚?”

    二人的身影,踏着被雪染白的午门大道,向着远方走去,留下四行并排的脚印。

    “我不管,好不容易在神京城遇到一个江湖骗子,我跟定你了,至少今天你甩不掉我,所以大骗子,接下来去何处?莫非你在神京城还有其余的好友要见?”

    “人生在世,得一知己足矣,接下来便在这神京城寻一处安身之地。”

    “神京城我熟哇,我带你去,保准你满意。”

    日头西斜,落雪的神京天黑的愈发的早,袅袅炊烟自家家户户屋顶之上升起,整个雄城由动转静也只需要一瞬之间,月色洒于皑皑白雪之上,反射出淡淡的亮光,配合着各家点起的橘黄色的灯火,竟然有一种亮堂之感。

    溶溶月色之夜,闲闲太平之居。

    但是位于神京城柳叶巷,礼部尚书游庭坚之府邸,这晚膳吃的却有些形单影只,偌大的饭桌之上,却只有其和夫妻寥寥二人,周围却站着一排下人,大气不敢喘上一口。

    “蕊儿这丫头这么晚了,又跑到哪儿去疯了,我不是说了,这段时间将她关在家里,不允许出门,夫人你啊,怎么连个人都看不住。”

    虽然年过半百,依旧儒雅超群的礼部尚书和身旁的中年美妇二人并没动筷,游庭坚冷着个脸,颇为无奈的声音响起,便听到身旁夫人眼睛一瞪,开口说道:

    “蕊儿可是咱们亲女儿,她平日里的性子你还不清楚么,今日军中选武,她不知道还好,要是知道了怎么可能不去观看,你觉得我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拦得住女儿么?”

    话音落下,游庭坚露出了一丝无奈之色,轻轻叹了一口气,自家这位不爱红妆爱武装的女儿,他是最清楚不过,刚想开口说上一句,便看到一道绿色的倩影从外面风风火火而来,然后头也不转地自他面前走过,准备回屋。

    “你给我站住!一位女孩子家家天天往外跑,打打杀杀的成何体统,都怪我平日太放纵你了。”

    自门外进入的少女停下脚步,回过头,双眸瞪的老大,不甘示弱地注视着。

    父女两个就如此大眼瞪小眼地僵持在一处,最后还是游庭坚再次叹了口气,降低音量,轻轻开口道:

    “你山叔叔的儿子山子,此次从玉龙关回来参加选武,此时回家探亲,你明儿跟着为父一起,去他家看看。”

    绿衣少女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转身向着内屋走去,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意思,身后猛地传来礼部尚书游庭坚带上了厉色的喝声。

    “我今日就将话放着,去也得去,不去就绑着去!”

    一顿晚膳不欢而散,随后雪下得更甚,甚至连月色都消失,整个神京城几乎都被淹没。

    柳叶巷游府的一间内屋,悄悄打开一丝细缝,露出了一双灵气的眼眸,四下看了看,然后穿着漆黑夜行衣的人影钻出,融入走廊间的阴影之中,避开结队巡逻的护卫,修长的双腿在角落里几个起落,便已经腾空而起,跃出府门之外,随后少女走到府外的一个墙角处,扒开作掩饰之用的杂草和积雪,就看到一个已经收拾好的背囊被放置在此处。

    少女轻轻一笑,低声喃喃道:

    “还是娘亲好,逼我去相亲,做梦,还好本姑娘今日陪着那个江湖骗子找了个大宅子,不然还真没地落脚。”

    于此同时,在神京城距离柳叶不远的一个面积颇大的宅子内,正在打坐地司马安南猛地睁开眼睛,右手掐指一算,面色一变,自言自语道:

    “坏了,坏了,彻底被赖上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