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仙武帝尊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没大没小
    【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晚,玉灵池中的叶辰睁开了双眼。

    将近一日的时间,他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浑身伤痕已然不见,但内伤还需一些时间。

    “小子,感觉九成契合度的宿主咋样,吊不吊。”很快,太虚古龙的声音便在他神海响起了。

    “强的离谱。”叶辰深吸了一口气,虽然他极为不甘,但也不得不承认尹志平的确很恐怖。

    真正打过才知道,九成契合度的宿主,的确比他想象中要强太多了,这一战他除却仙轮禁术、魔道力量,其他底牌尽数已经基本使出,与三道道身合力、加上丹祖龙魂,却也只能和尹志平打个平手,若是单对单,他自认不是尹志平的对手。

    “有点遗憾,没有灭了那个狗杂种。”叶辰说着,眸中还闪过了一道寒芒。

    今日当听完霍腾所说,他对尹志平的杀机已经无法遏制了,所以才抱着必死的决心去战尹志平的,奈何实力不济,未能真正为熊二、唐如萱他们讨回公道。

    “还灭他?”太虚古龙瞥了一眼叶辰的九个分身,“你他娘的就庆幸吧!他虽然是宿主,但和那个太虚古龙魂还未完成力量与魂的融合,所以并非是巅峰战力,若是力量和魂完成了融合,你根本就斗不过他。”

    “还未完成融合?”叶辰眉头猛地皱了一下。

    “所以,日后量力而为吧!”太虚古龙悠悠一声,“他的力量和魂若是完成契合,便可真正借助太虚古龙魂的力量,而且战力会飞速增强,那种飞升速度,比普通修士快的太多了,至少你是比不上的。”

    “我明白。”叶辰轻轻点了点头,但饶是如此,若尹志平再无法无天,他还是会毅然决然的站出来,这不是战不战得过的问题,而是该所为而为之的问题。

    “醒了?”随着一道女音响起,楚萱儿轻轻走了进来。

    “醒...醒了。”叶辰干咳了一声。

    “还在怪为师把你软禁在玉女峰吗?”楚萱儿抿了抿嘴唇看着叶辰。

    “没有事儿。”叶辰笑了笑,翻身从玉灵池中跳了出来,“我只是感觉对不起熊二他们,尹志平主要是针对我,才让他们受到了牵连,若是我早一点知道,也不会有后来的事情发生。”

    楚萱儿再次抿了抿嘴唇,心里也多少有些愧疚,若非她将叶辰软禁,叶辰也不必接受良心的谴责。

    “对了师傅,那尹志平呢?”叶辰看向了楚萱儿。

    “还在昏迷状态。”楚萱儿轻语一声,“听说融魂出了些问题,但问题不大。”

    “真想现在冲过去给他补一刀。”叶辰拎出了酒壶,猛猛的灌了一通。

    “别净想着做傻事。”楚萱儿瞥了一眼叶辰,没好气的说道,“我可不想灵儿还没嫁人就变成寡妇了。”

    “看你说的。”叶辰不由得咧嘴一笑,又恢复了往常的那副贱样儿,“有时候我在想,她是你妹妹,我娶了她,我就是你妹夫了,我是该叫你姐呢?还是该叫你师父呢?”

    见叶辰恢复了往常,气氛也不再那么压抑,楚萱儿这才又露出了笑吟吟的神色,饶有兴趣的看着叶辰,“那你想叫啥呢?”

    “叫你萱儿吧!”叶辰嘿嘿一笑。

    “没大没小。”

    “要不叫媳妇也行啊!”叶辰咧嘴又是一笑,“反正你早晚是我的人。”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嫁给你?万一我看上别人呢?”楚萱儿饶有兴趣的看着叶辰。

    “那你最好祈祷你看上的那个人是强者。”叶辰抠了抠耳朵,“不然我可保不准不会去抢亲,他敢跟你拜天地,我就替他入洞房。”

    “越说越混账。”楚萱儿没好气的瞪了叶辰一眼,不过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我是说真的。”

    “少贫嘴了,说正事儿了。”楚萱儿当即止住了话题,寻了一处舒服的地方坐了下去,看着叶辰,说道,“准备一下,明日跟我去恒岳宗第九分殿,短时间是不会回来的。”

    听到这话,叶辰眉毛一挑,笑了笑,“怎么,那帮老家伙们,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把发配出去吗?”

    “是掌门师兄的决定,也是我的决定。”楚萱儿轻语道,“你不能再待在这个是非之地了,我希望你能明白,此举表面上是发配,实则是保护你。”

    “懂得懂得。”叶辰坐在了一棵灵果树下,随手还望嘴里塞了一根牙签儿,“可我就是不明白,你们一次又一次的妥协,真的好吗?我要是你们,就来阴的,空冥境修为,暗杀一个真阳境,不难吧!”

    “你以为我们不想吗?”楚萱儿深吸了一口气,话语带着深意,“我们能想到,那帮老家伙也能想到。”

    “也对。”叶辰点了点头。

    “一山不容二虎,你留在这里,迟早会出事情,你的威胁不仅来自于尹志平,最主要的是那帮老家伙们,所谓天高皇帝远,让你逐渐淡出他们的视线,他们才会松懈,把你派出去,掌门师兄也不用为你的事而分心,这样就可以专心收拾尹志平了。”

    “我就是怕没有我这个目标,尹志平会再次牵连熊二、谢云他们。”

    “这个你大可放心。”楚萱儿笑了笑,“掌门师兄在长老会上已经放话了,尹志平若再敢无法无天的触犯门规草菅人命,他是不介意先斩后奏的,而且会有暗影的人,时刻盯着他。”

    “看来表面和谐的恒岳宗,也是暗涛汹涌啊!”夜车笑着摇了摇头。

    “待你他年做了掌权者,你也会真正明白何为政治。”楚萱儿轻语一笑。

    “师傅,我有点累了。”

    “累了就去休息吧!明日便出发。”楚萱儿说着便已经站起了身。

    “不是那种累。”叶辰摇了摇头,望着这边的楚萱儿,笑道,“师傅,你有没有想过归隐。”

    “归隐?”楚萱儿俏眉微颦,这才明白过来那句累了所蕴含的真正寓意。

    “是啊!不再过问宗门事、不再混迹修炼界。”叶辰笑了笑,目不斜视的看着楚萱儿,眼中还带着些许希冀之色,“如果你们愿意,我们就去凡人界,寻一处世外桃源、种上十里桃花、开垦三亩稻田,让世界去纷纷扰扰,我们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这边,听着叶辰的话,楚萱儿的眼波变得朦胧,神色变得有些憧憬,嘴角也还挂着一丝甜美的笑容,似是也能看到叶辰勾勒的那一幅幅温馨而平凡的画面。

    不得不说,楚萱儿的道心真的在悸动,心底的她,早已厌恶了尔虞我诈,渴望着那份平凡,也希望所谓的仙人,都只是一些前尘往事。

    只是,她很快就从那憧憬的恍惚中醒来了,笑着看向了叶辰,“我可以认为你这是逃避吗?”

    “好吧!我承认,但我感觉那样挺好的,世外桃源嘛!也没个啥人,穿不穿衣服都无所谓,那啥的时候也方便,最主要的是刺激啊!我们....诶诶诶?...怎么还动手了呢?”叶辰一句话没说完,便扭头就跑,连滚带爬的。

    “去死!”身后,楚萱儿拎起一个块头甩了过去,好好的一个温馨画面,因为叶辰这句话被搞得甚是邪恶,本来煽情桥段,也瞬间变成了动作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