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仙武帝尊 >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宿命之战
    这是一片苍原,一望无际。

    仔细凝看,一处空间扭曲了一下,有七彩漩涡幻化,手握诛仙剑的白发女子走了出来。

    她身上缠绕的七彩神霞有些暗淡,落地时,莲步还有些踉跄了,许是祭出异空间,让她消耗不小,但能从那等阵容的围杀下逃脱出来,她足以自傲了。

    蓦然间,她抬起了脸颊,冷漠的美眸,静静看着前方缥缈虚无。

    那里,一道模糊的人影正缓缓而来,一袭黑衣,带着黑色的面具,黑发飘扬,冰冷之气,席天卷地,如一尊夜的杀神一般。

    那是红尘,似从远方而来,手中还握着一把赤色的杀剑,铮鸣声都带着道之蕴。

    红尘驻足了,与白发女子遥相对视,空洞的双眸,木讷无情感,时而浑噩,时而迷茫。

    “你,到底是谁。”白发女子玉口微张,目不斜视的看着红尘,她竟然主动说话了,语气冷漠,却是如天籁般动听,那一缕曼妙的音符。

    这个问题,她已问了不止一次。

    天地间的事情,便是这般奇妙,每逢她出现,红尘便也会出现,她如幽灵一般,神出鬼没,但他亦如幽灵,如影随形一般,甩都甩不掉。

    或许他人不知,她与红尘,已经战了不下上百次。

    她不知红尘的来历,只知他通天彻地,有与她齐肩的盖世战力,乃是她在这片土地,唯一一个惧怕的人。

    对于白发女子的问题,红尘默然不语,但木讷的双眸之中,却是闪过了一丝迷茫。

    我是谁?

    这个问题,纠缠了他一千多年。

    他也想知道自己是谁,但每次都想不起,想着想着,便会变得浑浑噩噩,想着想着,便会堕入一个永无休止的迷茫轮回。

    他不知自己是谁,更不知自己在这世间存在的意义。

    直到很多年前,他嗅到一股让他憎恶的气息,那气息便来自对面的白发女子,更准确来说,是很憎恨白发女子手中那把诛仙剑,恨不能将其生生碾碎。

    自那一日,他仿佛知道了自己存在的意义,那便是磨灭那让他憎恶的气息。

    所以,诛仙剑出现的地方,他亦会出现。

    无论隔着多远,他都能清晰的嗅到,就如这一次,他冲开了太虚古龙和紫萱加持在他体内的封印,很准确的找到了诛仙剑的位置。

    天地静寂,两人相对而站,四目对视。

    想象中崩天裂地的大战并未出现,两人如石像一般,纹丝不动,若有至强者在此,必定会看出,这两个通天彻地之人,是在用意念大战。

    轰!轰隆!

    很快,虚无缥缈,便莫名的响起了雷鸣之声,整个天地都在动荡。

    两人虽用意念在战,但强大的威压和大战的气场,却是让这片天地寸寸崩裂,乌云密布,有雷霆在肆虐,恍若混沌初开的可怕场景。

    东北方向!

    不知多少万里外,紫萱和太虚古龙如两道神芒一般划过了缥缈虚天。

    东北方向!

    刀皇和欧阳王他们,也如两道盖世神虹划天而来,其后天庭大军铺天盖地,如一片耀眼的星辰,点缀着浩宇星空璀璨无比。

    如他们这般,在一片虚天飞行的叶辰也感知到了,如一道金芒飞来。

    他们从虚幻的异空间出来了,但却坠落到了不同的地方,欧阳王和刀皇一起、紫萱和太虚古龙一起,唯他是一个人,庆幸的是,他无伤在身。

    轰!轰隆隆!

    千疮百孔的苍原之上,雷霆轰隆声逐渐湮灭了下去。

    天地,在这一瞬,随着雷霆消散,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噗!噗!

    下一秒,白发女子和红尘纷纷吐出了一口鲜血。

    依如云若谷那一战,红尘右眼仙轮眼溢出了鲜血,诛仙剑上也溢出了鲜血。

    两人身影皆是踉跄,通体神光暗淡,似是在意念大战中各自都受了重创,这不知第多少次的宿命对决,他们又一次不相上下,拼的是两败俱伤。

    铮!

    稳住身形的红尘,手中的神剑在颤鸣,有雷霆环绕,有古老的篆文流转其上,乃是道则的一种形态,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正急速向着神剑汇聚而去,要用这最巅峰的一剑,斩灭白发女子。

    铮!

    对面,白发女子手中的诛仙剑也在铮鸣,暗淡的七彩神光再次绽放,亦有一股灭世之力在汇聚,也要用这巅峰的一剑,斩了她的盖世大敌。

    遥看而去,他二人就如两颗耀眼的星辰,比浩瀚星空上任何一颗都要明亮,他们所在的天地,都崩塌了,承受不住那灭世之威。

    铮!铮!

    随着神剑铮鸣,两人同时动了,自东西两方虚天,杀向对方,刺出了绝杀的一剑。

    轰!砰!

    天地在轰隆,似是承受不住两人那一剑之威,它们都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力,要在这最后一击之中,分出一个高下,也分出一个生死。

    咔嚓!

    剑之威太强,白发女子脸带的面具似是也承受不住压力,轰然炸裂了,露出了楚萱那张绝世的容颜。

    蓦然间,红尘身躯一颤。

    不知为何,看到白发女子那张容颜,他眸中闪过了一丝痛苦的迷茫,那张脸颊,是那般的陌生,又是那般的熟悉,让他刺出去的一剑,莫名间迟疑了,神剑之上,那毁天灭地的威力,也在那么一瞬,卸掉了一半。

    噗!噗!

    七彩的鲜血和漆黑的鲜血,瞬间洒满了虚天。

    白发女子的一剑,洞穿了红尘的胸膛,红尘的一剑,刺穿了她的身体。

    天地,此时在此一瞬,蓦然间的定格了,两人如雕像一般,伫立在那里,皆是握着长剑,皆是洞穿了对方的身体,四目的距离,第一次距离的这么近。

    咔嚓!

    红尘脸带的黑色面具,也炸裂了,露出了那张沧桑疲惫的脸庞,刻满了岁月的痕迹。

    这一瞬,白发女子美眸之中,也闪过了一丝痛苦的迷茫,纵是被诛仙剑所操控,没有本来的神智,但看到那张沧桑脸庞之时,她娇躯猛地颤抖了一下。

    微风拂来,红尘沾血的手掌,僵硬的抬了起来,摸向了她那张绝世的容颜,颤颤巍巍的,声音沧桑而沙哑,“犹曾望奈何桥上有君影,却不见三生石上有卿名。”

    “楚萱,你可还记得叶辰。”红尘沾血的手掌,终是触摸到了她的脸颊,泪光朦胧了他的双眼,但他的记忆,却从未如此刻这般清晰。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