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仙武帝尊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前世的人
    【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清晨,和煦的阳光倾洒,照耀了整个大地。

    修士界一如既往的空旷,廖无人烟,苍茫的大地上,很难看到一个人影,偌大的疆域,也只有九十三个修士,严重不成比例。

    相比修士界而言,凡人界却是迎来了繁荣盛世。

    历经了浩劫,不仅修士界被洗礼,凡人界也在涅槃,老一辈的皇帝都退位了,新一任的国君登基,多是大赦天下、开仓放粮。

    天魔入侵,北楚的凡人界的人被带回了南楚。

    如今,入侵的天魔被毁灭,那些原本是北楚的凡人,都在各国国君的带领下,踏上了回归故乡的征途。

    近千万里,那该是一段于凡人而言无比遥远的路,或许他们走一辈子都在路上,到死都不可能回到故乡,可他们并未驻足。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这片辽阔的土地,在休养生息中,逐渐恢复了往昔的繁荣,总有那么几个心智坚定之人翻过延绵的大山来到修士界,他们崇尚仙人,想要看另一片天。

    对于这些人,大楚仅存的九十多个修士,皆是来者不拒,带他们修道。

    这些幸存的修士,皆是年少之人,年纪最大不过二十岁,却是肩负起了大楚传承的重任,都在浩劫过后开宗立派,延续先辈的传承。

    然,他们所创立宗门名字之前,都会很默契的挂上两个字:天庭。

    是啊!在天魔入侵之前,这片土地便被天庭统一。

    天魔毁灭,这天地间的至强者乃是叶辰,他依旧是这片土地的王,纵是他不在,天庭的名号却依旧在,更何况他还屹立在这天地间。

    恒岳宗。

    叶辰一坐便是三五日,期间未曾有过一次动弹。

    他身侧,若曦已经醒了好几次,见叶辰稳坐不动,便迈着蹒跚的脚步玩耍,饿了便跑去灵果树下捡灵果吃,困了便依偎在叶辰怀里熟睡。

    她不止一次的遥看四方,扑闪的大眼充满了迷茫。

    她的记忆里,这里该是一片仙境,如今却是一片破败。

    她的记忆里,这里该是满山人影,如今却是空无一人。

    她的记忆里,这座山上该是有很多娘亲陪她戏玩,如今却是再无一个。

    小家伙很是彷徨,好似一觉醒来所有都变了,让心灵弱小的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孤单,所以她竭尽全力的往叶辰怀里趴,寻找那仅存的温暖。

    第九日,叶辰醒来了。

    他的双眸睁开,却是混沌一片。

    两三秒之后,才见混沌不断散去,漆黑的眸子,变得浩瀚如星空,囊天纳地,总有多种异象在眸中交织,似是在自行演化天地开辟前的初始。

    周天演化!

    叶辰喃喃一声,目光放在了身侧的一株灵草之上。

    他在暗自推演,推演出了灵草的本源,也推演出了灵草何时回凋谢,灵草自发出嫩芽到凋落的一生,都被他推演的很是透彻。

    叶辰嘴角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虽然他没有堪破周天演化的所有玄机,却是已经领悟了其精髓。

    他走下了山巅,带着若曦,离开了恒岳宗。

    其后,便有一道庞大的封印罩住了恒岳宗,因为他知道他这一走要很久才能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在南楚一片灵山前驻足。

    灵山云雾缭绕,氤氲朦胧,恍似人间仙境,其山脚下还屹立着一尊石碑:天庭玄宗。

    他恍惚之间,三道身影已经走出了灵山,乃是两个少年一个少女,皆是修士,一个真阳境,两个人元境,天庭玄宗便是他们建立的。

    见过圣主!

    三人很是恭敬,纵是开宗立派,却依旧不忘是天庭的部众。

    叶辰没有说话,淡淡一笑,祭出了柔和之力,将跪在地上的三人托起。

    他的目光,放在了灵山之中,其内有三五个凡人,年纪最大已经三十多岁,皆是从凡人界历尽千辛万苦跑来修士界求道的。

    叶辰笑的有些沧桑,那三五个凡人,将会是这片土地的希望之火。

    他走了,留下了诸多秘卷,皆是修士崇尚的神通和功法,用以天庭玄宗开宗立派的根本,除了秘卷,他还留下了很多修炼的材料。

    不久后,他又在另一片灵山驻足。

    这也是新开的门派,名为天庭人宗。

    创建天庭人宗的,也是三个毛头小娃,修为最强的不过人元境巅峰,他们修为虽然不强,年纪虽然也只有十几岁,却已是一宗的开山鼻祖。

    接下来,叶辰不断出没在一片片灵山,每次出现,他都会留下秘卷和丹药。

    大楚九十三个修士,除却他和唐如萱,便只剩九十一个,他们三三两两合力,创建了足有二十多个门派,每一个门派之前,都挂着天庭二字。

    天魔入侵,将大楚近乎打回了原形。

    一切都要重新开始,身为天庭圣主的他,自然也会不遗余力的贡献,日后经久的岁月,终有一天,大楚会再现昔年的辉煌。

    这一日,他带着若曦离开了修士界,现身到了凡人界。

    这里,乃是凡人界的赵国,他的徒儿夕颜,曾是这里的公主。

    来着赵国,他去了很多地方,诸如昔年与上官玉儿第一次相遇的地方,诸如叶星辰和星月圣女成亲的地方,还是那般睹物思人。

    夜空深邃,碎星如尘。

    他来到了赵国的皇宫,却是未见夕颜的父皇和母后。

    打听之后,他才知赵煜已经退位,将皇位禅让给了一个智者,而他却带着夕颜的母后离开了皇宫,寻了一处山中净地,守着女儿的坟墓,过着平静的生活。

    叶辰并未离开,静静伫立在王城中一个府邸外,静静的看着府邸中一个房间,静静的等待。

    那房间前,一个书生模样的青年,正在来回走动,很是焦虑,时不时的还会往房间里看一眼,有那么几次,他险些都推门进去了。

    哇哇哇....!

    寂静的夜,终是被一个婴孩的啼哭声打破了,那书生激动的眼泪汪汪。

    恭喜少爷,喜得贵子!

    接生婆出来了,不断的作揖,笑面如花。

    小院外,叶辰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那书生怀抱的婴孩,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霍腾,好兄弟,我找到你了!

    叶辰笑中带泪,视线模糊,那婴孩不是转世的霍腾,被他用周天演化推演了出来,那婴孩虽小,但他还是一眼便认出了他便是霍腾。

    不由得,他轻轻抬手,探出了一道神光,打入了转世霍腾的眼中。

    蓦然间,书生怀中的转世霍腾,大眼扑闪了一下,迷茫了三五秒,张口便是一声狼嚎:靠。

    他这一嗓子不要紧,差点给那书生吓哭了,就连刚刚跑过来准备捏捏他小脸儿的祖父都被吓得一阵趔趄,这他娘的惊天地泣鬼神了。

    不错,叶辰打出的那道神光,封存的乃是霍腾的记忆。

    不过,叶辰并未给转世霍腾解封,难得做一次凡人,应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至于霍腾的记忆,会随着年纪的增长逐渐解封,既然找到了转世的霍腾,叶辰便不急了,知道他在这里便好,待时机成熟,再带他走。

    叶辰走了,很是欣慰,心中对周易感激不尽。

    若非周天演化的秘术,他也不可能如此容易的便找到了转世的霍腾。

    夜深人静,他走入了一片深山老林。

    远远,他便看到干枯的树枝上一个鸟窝,一只漆黑的乌鸦蹲在巢穴前,不时眨动着眼睛,盯着窝里的一个鸟蛋,那鸟蛋已经裂开了,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探了出来,迷茫的看着这新奇的世界。

    李三儿!

    叶辰笑容有些奇怪,谁会想到熊二老舅林青山的徒儿李三儿,竟然转世成一只乌鸦。

    叶辰对李三儿还记忆犹新,第一次与熊二去灵草园偷灵草,那厮正与一个女弟子颠鸾倒凤,被熊二干脆利落的一棒打懵了过去。

    至今,叶辰都还记得李三儿形销骨立的模样,如今见他转世,虽然不是人类,但却也倍感亲切。

    不由得,他再次抬手,将一道神光打入了刚从鸟蛋中爬出来的转世李三儿体内。

    神光中有李三儿前世的记忆,也会随着年纪的增长而逐渐解封。

    因为李三儿转世特殊,乃是一个鸟类,他还不忘在神光记忆中加持了守护秘法,好不容易找到转世之人,可不能被老鹰刁了去。

    也算是另类的人生!

    叶辰一笑,转身走出了山林,待到时机成熟,他会亲自将李三儿接走。

    除了山林,叶辰走入了一片延绵的群山之中,驻足一座悬崖峭壁前。

    遥望而去,悬崖峭壁前,有一株指甲大小的嫩芽,那是一株刚刚发芽的雪莲,萦绕着似隐似现的光华,在月夜之下,经由月光洗礼。

    齐月师姐,别来无恙!

    叶辰笑了,亦是眸中闪烁泪光,周天演化之下,他已算出那株雪莲嫩芽,便是恒岳灵丹阁阁主徐福的徒儿齐月,让他诧异的是,竟然转世成了一株灵草雪莲。

    无人会打扰你!

    叶辰笑了笑,弹指打出了一道神光,带着齐月前世的记忆,没入了那株雪莲之中,它会伴随着转世齐月生长,亦会守护着她,免得被人摘走,当药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