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仙武帝尊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嘿!
    一回合争伐,二人起身再斗,四方修士眼中,那并非荒古圣体和仙族神子在对战,而是两个疯子在争雄,玩儿命的那种。

    “逼近六百回合,这俩疯子是要不死不休啊!”有人唏嘘道。

    “他俩有这么大仇恨?非要这么整。”不少人都挠了挠头。

    “仙族姜太虚乃东华七子之首,东华七子先辈乃东华女帝座下神将,加上东华女帝与圣君帝荒的关系,那仙族与荒古圣体还颇有渊源,不该是死敌。”有诸多老家伙陷入了沉吟。

    “那都是那年的事了。”太多人都不以为然,“岁月太久远,万古前的情谊,早已随时光淡化,巅峰对决,不理会这些。”

    “这倒也是,我...诶诶?搞什么,还带群殴的。”一老叟话未说完,便大呼小叫起来,把所有人目光都引向了缥缈虚天。

    那里,又有人加入了进去,而且并非一个,是四个,定眼遥望,正是妖族神子、神族神子、魔族神子和凤凰族的神子。

    他四人有些不耐烦了,叶辰太强,再斗下去,仙族神子也未必能拿下叶辰,以免夜长梦多,他们直接开了不要脸的模式。

    “嘿!”下方有人不干了,乃是小九仙,一步登天,小手娇巧,却是凶悍无比,一巴掌将妖族神子抡翻出去几百丈远。

    “无你事,滚。”神族神子震怒,一本尊两道身扑杀而来,魔族神子和凤凰神子也攻来,就连被抡翻的妖族神子也来了。

    “不要脸,都不要脸。”小九仙火气不小,一对五的阵容,非但不胆怯,反而无比生猛,看的下方人都不禁咧嘴咂舌了。

    然,双方斗的正酣,却有一柄漆黑杀剑蓦然显现,斩向小九仙,出手之人乃寂灭神体,瞅准时机,要一剑绝杀帝家九仙。

    只是,他这一剑虽霸绝,却被一只晶莹玉手挡下,乃姬凝霜。

    “你可知你此举意味着什么。”寂灭神体在时空印记中来回穿行,话语缥缈枯寂,寻不到源头,神出鬼没,如若幽灵。

    “你别吓唬我。”姬凝霜轻语,极为准确的寻到了寂灭神体的位置,一步踏下,瞬身杀至其身前,一掌将他掀飞出去。

    寂灭神体色变,都不知姬凝霜是如何寻到的他,更加不知她是如何出现在他身前的,她的身法之诡异,更甚飞雷神诀。

    短暂一瞬,姬凝霜再次杀到,寂灭神体还未来得及用时空印记穿梭,就又被干翻出去,依旧未曾定身,姬凝霜瞬身又到。

    “这就有点吓人了。”看着彪悍的姬凝霜,南帝干咳了一声。

    “以瞬身冠绝古今的寂灭神体,竟在身法上输给了平凡血脉。”中皇深吸一口气,眸中有忌惮色,“东神,的确很强。”

    “我是自愧不如。”西尊摇头一笑,能在身法上绝对压制寂灭神体,他决然做不到,仅此一点,他这西尊便败给了东神。

    “有准帝出手。”三人说话之际,不知谁插了一句缥缈语。

    但见一方虚天,又有人杀上,锁定的并非叶辰和帝家九仙,而是姬凝霜,那是一紫袍老者,不见真容,乃一尊准帝级。

    “嘿!”龙族神子不干了,一步登天,一拳将那紫袍准帝轰的蹬蹬后退,“还想偷袭我家瑶池,你他娘的是想翻天哪!”

    “找死。”紫袍准帝冷哼,杀剑显化手中,跨天扑杀而来。

    “同是准圣,谁怕谁。”龙族神子迎面对抗,期间还接过了一把自远方飞来的龙刀,那是霸龙断刀,乃叶辰送过来的。

    “霸龙在手,天下我有。”龙族神子一嗓子嚎的霸气侧漏,一刀劈出了百丈长的金色刀芒,那紫袍准帝险些被生劈了。

    “狂妄。”未等紫袍准帝反攻,冷哼声便起,一黑袍人直奔龙族神子杀来,亦是一尊准帝级,被压了修为,此刻乃准圣。

    “嘿!”灵族神女火爆脾气上来了,登天挡住了那黑袍准帝,真就是个疯娘们儿,发起飙来,六亲不认,直接暴走状态。

    黑袍准帝被干的抬不起头,同阶对敌,他差了灵族神女太远。

    不过,一人干不过,不代表两人干不过,还有准帝级冲上,乃一银袍准帝,欲要与黑袍准帝合力,击杀那灵族的神女。

    “嘿!”巫族神子大骂,抬脚上天了,叶辰很配合的送出了吾皇战矛,被这厮当做铁棍使,砸的那银袍准帝肉躯崩裂。

    “尔等找死。”又有凑热闹的,奇迹般的还是准帝,蒙着金袍,不知是那方传承的老祖,金光闪耀,直攻巫族的神子。

    “嘿!”古族神女跑了上去,比灵族神女更彪悍,手握一条神鞭,有道则缠绕,五彩缤纷,绚丽夺目,那身披金袍的准帝,被其一鞭甩的翻飞,一路撞破了十几座大山才停下身体。

    “一定还有。”下方的蛮族神子拎出了战斧,如铜铃般的大眼,扫看着四方,“若有人敢打俺家小古,俺必须得揍他。”

    别说,还真有不长眼的,蒙着白袍,甚是刺目,其气息隐晦,乃货真价实一准帝,手握金锏,正是奔着古族神女而去。

    “嘿!”蛮族神子动了,大块头直接撞上了虚天,那白袍准帝一剑扬起,都还未来得及落下,便被这厮一斧头劈翻了。

    “热闹了,这下真热闹了。”下方人擦亮双目,眸光熠熠。

    “远古九族神子神女、寂灭神体、东神、帝家九仙、凤凰神子都参战了,此番远古遗迹,真是没白来。”不少人都摩拳擦掌了,也想上去浪一把,却也只是想想,并未付诸行动。

    “没想到仙族神子与荒古圣体对决,竟惹出这么多恐怖存在。”老家伙们感慨了,“这一代的年轻后辈,都这般凶悍?”

    “按说仙族神子和荒古圣体的对战,也该结束了。”四方人抽空瞟了一眼东方虚天,“这斗了起码有上千回合了吧!”

    万众注视下,叶辰和仙族神子那俩疯子,真就如两头畜生一般,非但没罢战,反而越干越凶,真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可以得见的是,仙族神子落了下风,打持久战,他并非叶辰对手,禁法时限已过,他战力暴跌,被叶辰堵在虚天暴揍。

    那厮嘶吼声震天,披头散发,面目狰狞的扭曲,不甘心失败,疯狂的进攻再进攻,却是冲上一次,被叶辰干回来一次。

    暗中有强者看不下去了,登临虚天,那人蒙着血袍,准帝级修士,而且并非一般的准帝,出手便是偷袭,真真的绝杀。

    “他的命,是我的。”北圣出手了,瞬身上天,纤纤玉指遥点一方,那血袍准帝当场中招,身躯被洞穿,蹬蹬的后退。

    “一同击杀。”血袍准帝震怒,对着一方大吼,在召唤同伴。

    话音未落,一三眼准帝便现身了,模样长得有些吓人,不知活了多久,皮肤褶皱不堪,三只老眸,浑浊的不见丝毫光。

    他比那血袍准帝更强,手握着一把断了的黑剑,寂灭剑气环绕,隔着很远,四方修士都能嗅到死亡之气,脸色随之惨白。

    “这疯婆娘的命,我的。”南帝登天,手握着一杆黄金战戈,体表覆上一副黄金铠甲,如若一尊战神,对上那三目准帝。

    他与北圣的心思一样,北圣要留着叶辰算账,而他自不能让北圣死了,稀里糊涂被北圣揍了一顿,他也要抽空算算账。

    如此,虚天真热闹了,分了十个战圈:叶辰对仙族神子、帝九仙对四大神子、姬凝霜对寂灭神体、龙族神子对黑袍准帝、灵族神女对紫袍准帝、巫族神子对银袍准帝、古族神女对金袍准帝、蛮族神子对白袍准帝、北圣对血袍准帝、南帝对三目准帝。

    好好的单打独斗,引来了一大串儿人干架,而且随便拎出一个皆是无比凶悍的主,随便拎出一个,也皆身负一脉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