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仙武帝尊 > 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 磕头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穷奇的血,染满战台,纵肉身强大,纵恢复力霸道,也撑不住伤痕加持,一次次喋血,血淋湖面,让人心颤。

    比起他,叶辰就畜生了,拎着道剑,神出鬼没,每次出现,皆重创穷奇,而且无视本源铠甲,直攻穷奇道根。

    “杀。”穷奇如若疯子,杀生大术频出,招招要命,却捉不到叶辰身影,吃力不讨好,形容的就是他这号的。

    叶辰冷笑,遁身于虚无,游走于空间,施展的乃虚空绝灭,天宗世家秘术,历经岁月的感悟,已是夺天造化。

    他并非不敢与穷奇硬憾,而是要在斗战中,演化道剑,其威力奥妙无穷。

    “滚出来。”穷奇怒吼,一步登空,演道法于掌心,凌天一掌重如山岳,盖下虚空,千丈的空间,寸寸崩塌。

    “太子说话,我得听。”叶辰瞬身遁出,避过了掌印,身法依旧溜得很。

    “哪走。”穷奇暴喝,一掌又遮天,方才愈合的空间,嗡嗡的又崩塌了。

    “这么急着上黄泉,哪有不成全之理。”叶辰手持道剑,如一道神芒逆天而上,一剑风神刺破苍空,破开了穷奇掌印,一路攻伐,直指穷奇眉心。

    穷奇双目凸显,瞳孔也紧缩成针尖,叶辰的剑太快,已锁定了他的元神,乃绝杀一击,此一剑,他绝难躲过。

    此一瞬,观战者们,不由得坐直了,想亲眼望着穷奇,被叶辰一剑绝灭。

    果然,叶辰不负众望,一剑刺破了穷奇眉心,洞穿了其神海,其元神真身,也难逃寂灭,被那一剑斩成飞灰。

    元神被斩,穷奇的肉身,自天坠落。

    可以得见,他脸庞上,还残留着恐惧色,一切来得太快,他连惨叫都未来得及,堂堂穷奇族太子,死的憋屈。

    他被灭了,他的本命器,威力也骤降,不敌混沌大鼎,难逃被吞的下场。

    叶辰也下来了,许是没站稳,身形趔趄了一下,险些栽倒,待到站稳后,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脸色也煞白。

    见状,诸天的后辈们,心弦猛地颤动,很本能的以为,叶辰也受了重伤。

    也只老辈以及了解他的人看的明白,叶辰是遭反噬不假,可他底蕴深厚,所谓的反噬,远未波及到他的根本。

    此番他吐血,完全是装的,其目的,便是忽悠洪荒众太子,让他们以为他受了重创,如此,才能引他们上台。

    既是开打了,既是双方已撕破脸皮,他就已做好了,一路杀到底的准备,洪荒太子太强,能多灭一个是一个,若是太强了,反而会把他们吓跑了。

    别说,叶辰影帝级的演技,的确有用,至少,洪荒众太子信了,笃定叶辰已半残,此刻灭叶辰,乃最佳时机。

    不待叶辰喊话,金猊太子便上台了,身形如真似幻,寂灭之力汹涌翻滚。

    “这么着急送死啊!”叶辰擦拭了嘴角鲜血,故意把气血,弄的无比混乱,直到此刻还在演,绝对入木三分。

    “遭了反噬,又连拼我洪荒两尊太子,叶辰,你还能撑多久。”金猊阴笑,“故弄玄虚,可救不了你的性命。”

    “灭你,足够。”叶辰随意的耸肩。

    “自不量力。”金猊笑的獠牙尽露。

    话落,这厮便消失了,再难寻其踪迹,只见一道的道幽芒,在战台似隐似现,其身法和速度,的确不是盖的。

    叶辰冷笑,瞬身遁走,他这刚离开,他先前所站的地方,金猊便出现了,一剑绝灭,只可惜,没能斩中叶辰。

    “继续躲。”金猊笑着,又消失了。

    “捉到我,跟你姓。”叶辰不以为然,如闲庭信步,在战台上遁来遁去,步伐虽缓慢,可身法却是玄奥无比。

    曾言金猊皇子战过,自知金猊族的神通,飞雷神诀霸道无双,可瞬斩人头颅,这宗绝杀大术,让人很是头疼。

    不过,飞雷神诀虽强,却并非无罩门。

    距离,乃第一大缺憾,距离足够远,超过绝杀范围,有飞雷神诀也无用。

    第二缺憾,乃时空印记,施展飞雷神诀之人,便是以此穿梭,提前抹去印记,不给对方机会,一样可破绝杀。

    还有第三,得动起来,而且一刻不能停留,哪怕一瞬,都有可能被秒了。

    叶辰早将此绝杀秘术,研究的透彻,这才满战台的乱窜,不给金猊机会。

    抽空,还会把金猊烙印的时空印记给抹掉,对方烙印多少,他就抹多少。

    “只会逃吗?”金猊太子冷冷一笑。

    “你管我。”叶辰撇嘴,瞬身又开遁,金猊的那一击绝杀,又扑了个空。

    “缩头乌龟。”洪荒众太子皆嗤笑。

    “洪荒都脑残。”诸天后辈集体开骂。

    “洪荒都脑残,”连瑶池的仙女们,在瑶心的带领下,都个个叉起了腰,丝毫不要形象了,骂声清脆有磁力,那架势,一个个的都像泼妇在骂街。

    “真是靓丽的风景。”诸天老辈们扯嘴角,个顶个的美,咋出口就脏话。

    “瑶池女帝若还在世,必定很欣慰。”一众帝道传承们,神色皆意味深长,说着,还不忘集体瞅了一眼辰逸。

    “我姐若在世,哪还有洪荒什么事。”辰逸笑语悠悠,也很看好瑶池的仙女们,真有活力,真给先辈们长脸。

    瑶池仙母揉眉,瑶池众长老也揉眉,瑶池圣地的玉女形象,霍霍干净了。

    下方骂的热闹,台上也没啥大动静。

    抬眼望去,就见两道雷电,飞来窜去,一道是叶辰,一道是金猊,时而有碰撞,却不痛不痒,看的人眼花缭乱。

    “接着追,追上跟你姓。”叶辰遁走,还不忘大骂,“长得跟老鼠似的。”

    金猊咬牙切齿,豁然定身,单手成印,体内飞出四道金芒,仔细去凝看,乃四杆古老战旗,插在了战台四方。

    战旗呼烈,其上神纹,一道道的复苏,布满了天与地,聚成了束缚大阵。

    叶辰挑眉,能清楚觉察空间沉重了,相应的,他的速度,也随之减慢了。

    “给吾灭。”金猊瞬身杀至,面目狰狞可怖,寂灭一剑,斩向叶辰头颅。

    鲜血飞溅,可叶辰头颅被斩落的画面,并未显现,他躲的及时,金猊的一剑,斩在了他肩膀,血痕森然可怖。

    而且,那道血痕上,还有一道时空印记,乃是金猊刻下的,有那道时空印记,便可如影随形,瞬间秒杀叶辰。

    “小子,你行啊!”叶辰不由笑了,不敢再一处多停留,几个瞬身遁走,血痕上的时空印记,也被他抹去了,还想秒杀我,你丫的想的倒挺美好。

    “给吾禁。”金猊冷哼,空间压力更重,只需束缚叶辰一瞬,便可绝杀。

    “禁你妹。”叶辰叱骂,振臂一挥,混沌鼎上的遁甲天字,便都飞了出来,冲向四方,破了金猊阵旗的束缚。

    而遁甲天字,却一个个融入了天地,自行排列,聚成了阵法,加重空间。

    好嘛!这次受限制的是金猊太子了,空间突然加重,压得他身形一趔趄。

    “来个大的。”叶辰悠笑,混沌大界瞬显,方才稳住身形的金猊,连口气都没喘,就被压得跪下,鲜血狂吐。

    “开。”金猊冷哼,也开了自家异象,盯住了混沌大世界,冲破了镇压。

    “别急,还有。”叶辰笑声很缥缈,混沌神鼎凌空而下,刚站起的金猊,还未来得及装逼,便又被压得跪下。

    “又不是过年,总给我磕头,是孝敬我,还是想要红包。”叶辰乐呵呵的。

    “破。”金猊大吼,本命法器出神海,撞开了混沌鼎,第二次站起了身。

    这一次,叶辰倒是没有再让他再跪地上,而是一剑贯长虹,冰冷而枯寂。

    “绝杀本王?”金猊冷笑,就欲用飞雷神诀遁走,而后再给叶辰致命一击。

    然,让他神色骤变的的是,他刻在这片天地的时空印记,竟是一道都没了,更准确说,早就被叶辰全抹掉了。

    没有时空印记,他便难以穿梭躲避。

    电光火时间,他元神瞬时遁出肉身。

    他躲的够快,元神走了,肉身被洞穿了,刺目的鲜血,溅出了三五丈远。

    叶辰速度也快,麻溜收了金猊的肉身,元神遁出了,你他娘的还想回来?

    “你该死。”金猊怒吼,虽是在元神状态,却也贼溜,想打漂亮的翻身仗,要知道,他的飞雷神诀,能秒人。

    嗯,的确能秒人,可惜,叶辰不是人,是妖孽,不再他飞雷神秒的范围内。

    “没有肉身,弄不死你。”叶辰大手一挥,金猊新刻的时空印记,又被抹了干净,没这印记,才好捉住金猊。

    他调动遁甲天字,一颗颗金字自行排列,聚成了一条条金光璀璨的铁链,锁住了金猊四肢,将其困在了虚天。

    “混蛋。”金猊嘶吼,本源之力暴涌,化作了神剑,欲要斩破金字铁链。

    可他,还是小看遁甲天字了,他的本源神剑虽强,却未能斩破金字铁链。

    “跑啊!接着跑啊!”叶辰拎着道剑过来了,露出了他那两排雪白的牙齿。

    见叶辰走来,金猊剧烈挣扎,脸色已煞白了,若有肉身,他能瞬间挣脱禁锢,可肉身被收,仅剩元神,无肉身做根本,以他这状态,实难破束缚。

    这一幕,看的四方啧舌,唏嘘不断。

    那是金猊啊!寂灭神体的老祖宗啊!飞雷神诀冠绝古今,能瞬间秒杀敌人,纵不能成功,逃跑自是没问题的。

    可尴尬的是,身负这逆天神通的金猊,竟被捉了,肉身被收,元神被禁。

    讽刺,这画面,真是一个极好的讽刺。

    能捉住金猊,你丫的,也是个人才!绝杀的老祖宗,竟被你治的服服帖帖!

    太多老辈,都对叶辰竖起了大拇指。

    诸天人乐呵,可洪荒那边就极为阴沉了,有那么几位太子,还一脸懵逼。

    你是金猊啊!这他娘的还能被捉了?

    去瞧瞧金猊准帝,那张老脸,拉的死长死长的,也不知是铁青还是尴尬了,连他,都为金猊太子感到羞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