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颤抖吧,渣爹 >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六章 爷高兴
    开不开心?

    顾四爷怎会开心?

    顾瑶觉得熊孩子此时的心情是做过了十个亿!

    隆庆帝学坏了!

    不仅是皇帝,朝臣此时也都幸灾乐祸,好不容易见到顾四爷倒霉了,如何也要看个够本!

    天知道他们这一天盼了多久。

    顾四爷风光得够久了。

    很好!

    顾瑶感到熊孩子已经取代陆铮成了朝野上下的公敌了。

    陆铮好歹还有陛下私生子的身份,以及护体不容外人忽略的战功!

    可顾四爷一无是处。

    即便是何大人都笑盈盈看着,取笑亲家不厚道,阿娇知晓是要闹腾的。

    可他就是忍不住嘴角上扬,自己也没办法不是?

    “顾湛,朕问你话呢。”

    隆庆帝再次问道,“朕无法给李勇封赏了。”

    语气上扬,一点都听不出有任何的遗憾之情。

    顾瑾继续扣着手心。?其实他还是失望的,毕竟这可是好不容易才谋划来的,让李家奠定名门底蕴。

    他并非是只能依靠家族的人,但是舅家强盛,对他也有好处。

    顾瑾能更省力省心。

    而且李氏也不会再被人背后嘲笑走了狗屎运的农家女。

    最重要是顾瑶嫁去镇国公府后,镇国公和大长公主不敢对顾瑶不好。

    否则就是恩将仇报!

    顾瑾逼迫隆庆帝吐出多年前的秘密。

    这么完美的计划却被顾四爷弄得连制定计划的顾瑾都不认识了。?整个计划中,顾瑾并未经手,事后隆庆帝追查也只能查到八皇子同顾珈头上。

    顾瑾可以算计皇帝,算计天下人,但是想算计他亲爹?

    顾瑾有了深刻的教训。

    爷能让你们看出不开心来?

    顾四爷扬起脸颊,一本正经说道:“李勇已经封爵,凭着自己的本事战功,这比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祖宗,还说不上是真是假的祖宗而得到晋封强了。”

    “李勇不是臣,似臣这样怕苦怕累,吃喝享受的人只能依靠家里。”

    “他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苦不能白吃。”

    “瑶瑶曾对臣说过,靠山山倒,靠水水断,求人不如求己,自己有本事走遍天下都不怕。”

    顾四爷的道理那是一套一套的。

    全是往日顾瑶在他耳边念叨的话语。

    原来他都听进去了!

    可是为啥熊孩子能说却不能做?

    顾四爷一直没有放弃抱大腿的心思啊。

    隆庆帝抑郁了,没见顾湛不开心,而他却有被顾湛进谏的感觉。

    “你说得不错,朕看你也要多学些本事,省得以后没个依靠。”

    “陛下。”

    顾四爷眨了眨眸子,“臣多聪明啊,不似旁人靠山会倒,只要陛下一直相信臣,臣就不用求己,而且臣背后的靠山可不是一个,总不能一起都不管臣了吧。”?“臣没能力无法走遍天下,所以臣就在京城了,有陛下护着,臣在京城没人敢欺负的。”

    隆庆帝:“……”

    朝臣:“……”

    顾瑶低头,感到各式各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不同于往日因她倾城容貌的惊艳,此时他们的目光令她惭愧,她难过。

    可是你们都看我作甚?

    顾四爷那是她一个人能掰直的??他的三观已经扭曲,正常的三观早就碎了一地。

    “小舅子封勇毅侯,战功赫赫,臣太开心了。”

    顾四爷眨动自己真诚的眸子,想看爷笑话?

    做梦去吧。

    “倘若这么多喜事,臣还不开心,老天爷都会看不过去的。”

    “以后李勇还能为陛下出征,还能立下战功,爵位也能继续提升,毕竟陛下从不亏待忠诚良将,不似太祖有不少的难言之隐。”

    顾四爷稍稍非议了一句太祖,“一把把李勇提升到高位,一来他才干达不到,二来臣怕他居高自傲,封无可封,就此懈怠下来。”?“臣可不想等臣复明后,见到李勇肚子凸起,上不去马去。”

    当朝的武将勋贵们统一吸气,让自己的肚子不太显眼。

    隆庆帝目光在他们身上扫过,除了陆恒保持很好之外,上了年岁的武将一个个都显得很富态。

    不是顾湛提醒,他还真没意识到。

    “下个月秋猎,朕希望诸位将军能让朕满意,这次秋猎涉猎第一的将军,朕也会酌情给予奖励。”

    “臣不敢让陛下失望。”

    武将们在心头把顾四爷骂了一顿,秋猎得狠狠折腾一番了。

    “李勇,你自己同陛下说,你后不后悔?”

    顾四爷拍了李勇一巴掌,“你自己说。”

    李勇磕头道:“陛下龙恩浩荡,臣做伯爵已经很开心,不敢奢求太多。”

    “错了!”

    顾四爷再拍了李勇脑袋,反正就再他身边,拍起来特别方便,他不怕把李勇打坏。

    “你该同陛下说,靠着祖荫不是好男儿,公爵你自己以战功取之。”

    顾四爷道:“这才叫气势,武将的尊严!”?“嗯,我听姐夫的。”

    李勇依然没顾四爷能装逼。

    隆庆帝不想再受刺激,“朕累了,此番封赏有功之臣就到这里吧,爱卿们各自散去,朕不希望听到关于叛国逆贼任何的口风。”

    “臣遵旨。”

    其实是瞒不住的,只要不闹到隆庆帝跟前,他就当作没这回事。

    顾四爷爬起来,拉着李氏直接回府去了。

    李勇被人围上,出宫后没有尽兴的同僚还要再寻地方同饮。

    陆铮陪着顾瑾,两人并肩走在恢弘的紫禁城,因为大臣们都散去了,此时皇宫显得空旷。

    “想笑就笑。”顾瑾语调平淡。

    陆铮勾起嘴角,“该笑的都在方才笑过了,现在我只有一句感慨,你也不行啊。”

    “今日的我便是明日的你!你我又何区别?”

    顾瑾扬起眉梢,丰姿卓绝,“你我都错估了我爹,我只是失去了继承那部分的人脉关系,而陆侯爷想好了如何同镇国公和大长公主说?”

    “我爹可是已经后悔你同瑶瑶的婚事了!”

    陆铮淡淡道:“互相伤害就没意思了。”

    顾瑾爬上马车,留下一句很任性的话:“我高兴!”

    在马车走远后,陆铮摸了摸鼻子,还说高兴?

    明明顾瑾憋屈得很,有委屈都说不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