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吃货唐朝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宿营之后
    侯成一枪刺穿了一匹狼的脖子,挑开牠的尸体,又一枪刺穿了一匹狼的眼睛,接着挥枪打在一匹狼王腰上,总算是冲散了前面的狼群,冲了过去。

    向导紧随其后,也冲了出来。

    这时,他们听到一阵战马的悲鸣,接着,那名士兵喊道:“大人,救我!”

    侯成回头一看,就看到那名士兵的战马被狼群围住,接着就被扑倒了,那名士兵也落了了狼群。

    侯成想回去救他,可是,不等他调转马头,十几匹狼已经朝着他和向导扑来。

    这是,那名士兵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就没有了声息。

    “快跑啊。”向导边说边打马冲出去了。侯成也只好跟着跑了。

    戈壁滩上怪石嶙峋,战马无法狂奔。那十几匹狼,十分有耐心地在后面追赶着。

    看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侯成没有经验,有点惊惶。他问道;“怎么办啊?”

    向导说道:“杀一匹马吧。”

    他们三人出来的时候,另外带着两匹马,驮运着路上的给养,必要时可以换马行进。

    刚才那名士兵和一匹马已经没了,还剩下向导牵着的一匹马了。

    侯成一枪刺倒了那匹驮运物资的马。果然,狼群被那匹倒地的挣扎着的战马所吸引,纷纷扑上去抢食。

    这时,跟着他们的狼只剩下了五匹。

    侯成挂上铁枪,弯弓搭箭,回头射去,接连射倒了两匹狼后,剩下的几匹狼终于停止了追击,掉头走了。

    侯成和向导死里逃生,想想当时的情景,心有余悸。尽管已经十分疲惫,但是他们仍然不敢在此地歇息,一路狂奔了下去。

    黎明时分,向导终于看到了熟悉的地物,他激动地说道:“到了,终于到了,前面就是咱们大唐的地界了!”

    侯成松了口气,刚刚擦了把汗。就听见前面有人喊道:“别动,否则我们就放箭了!”接着一队官兵,就从草丛后面闪了出来。

    听到喊声,侯成心里一阵激动。他听出来了,是熟悉的关中地区的口音。

    他急忙喊道:“不要放箭!我是齐王殿下的信使。”

    官兵们围了上来,检查了侯成的腰牌,当他们看到是齐王府的标志后,有些激动地说道:“太好啦!终于等到你们啦。快跟我走,我带你们去见大将军。”

    李靖、侯君集等人原本不是去云州吗,怎么会出现在胜州呢?

    原来,李靖等人正要出发,忽然想起来了,既然齐王殿下遇到了雪崩,阴山必然已经是大雪封山。哈米德等人既然过不去,那么草原人也过不来。因此,云州就不是防范的重点了。

    李靖等人考虑再三,觉得胜州更有可能是薛延陀人进攻的重点。而且他们推断,假如齐王殿下完成了任务,他们撤回的路线,最大的可能性也是胜州。于是,就来到了胜州建立了临时大将军府。

    房玄龄通知了边境事务局,让他们把边境上所有的情报直接送往胜州。

    不久,侯成就见到了大将军李靖和侯君集等人。

    不等侯成行礼,李靖就急忙问道;“齐王殿下没事儿吧?!”

    侯成有些诧异的说道:“没事儿啊,殿下好好的呢。我就是殿下派来送信的啊。”

    “太好啦!”李靖等人都松了口气。

    接下来侯成就向李靖等人汇报了草原上发生的情况。

    “好,好。太好啦!”李靖等人都十分高兴。

    李靖说道:“一客不烦二主,侯成,你熟悉草原的情况,休息一下,就由你直接到长安,向陛下报喜吧。”

    随后他写了一份奏章,交给侯成等人一并带回长安。

    他笑道:“君集、道宗,咱们也该返回长安了。”

    ……

    再说李佑等人继续赶路,阿史那晴和他共同乘坐一辆马车。

    阿史那晴除了跟她父亲以外,第一次和一个青年男子共同处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她觉得很不自在,尽可能地躲避着李佑。

    李佑看到她紧张的样子,心里好笑,也懒得理她,就在那里闭目养神。

    阿史那晴怒视着李佑,心里恨不得立刻将他杀了。可是,理智提醒她,要忍耐。于是,她就将仇恨掩藏在心里,也闭上了眼睛。

    想看天要黑了,队伍停下宿营了。

    在李佑的帐篷里,李佑、张保贵和薛仁贵等人喝酒聊天,程处亮原来一直在队伍前面开路,现在有了阿史那洪亮的人负责警戒,他也被叫回来一起跟着喝酒。

    阿史那晴在一旁服侍着他们。

    她是个公主,从小就锦衣玉食被人伺候惯了,哪里干过这些事情呢,因此她显得有些笨手笨脚的。

    好在,李佑等人并没有责备她,看着她笨拙的样子,只是笑笑了事。

    白虎别看一直在喝酒,可是他的眼睛,随时都在留意着阿史那晴的动作,担心她伤到王爷。

    阿史那晴的汉语很好,听着这帮家伙们嘴里说的那些男人之间乱七八遭的话,心里别提多别扭了。

    薛仁贵也留意着阿史那晴,发现她有时发呆,有时眼中冒出凶狠的光亮。他真是有点儿替王爷担心。

    夜深了,众人就要歇息了,于是各自离开了。就连李佑也进了里面的毡房。白虎握着刀柄,站在李佑的毡房门口,远远地盯着阿史那晴。

    空荡荡地大帐里,就只剩下了阿史那晴一个人。没人理睬阿史那晴,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到哪里去。她很孤单,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这时,李佑出来了,他看到白虎,说道:“你站在这里干嘛?赶紧出去。”

    白虎不肯,他望了一眼阿史那晴,说道:“王爷,您就让小的守在这里吧。”

    李佑怒道:“你个王九蛋,快滚。”

    白虎不敢违拗,说道:“王爷,小的就出去了,就守在大帐门口,有事儿您叫小的。”

    说完,又瞪了一眼阿史那晴,这才出去了。

    李佑说道:“阿史那晴,你给我进来。”说完,他自己先进去了。

    阿史那晴很害怕,不知道她进去后,李佑会把她怎么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