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外科医生混唐朝 > 正文 正文 第22章 第一例胸外按压
    路上,子琪满脸的疑惑问道:“金大哥,那首诗,是你写的吗”。

    金诚有些烦躁道:“买的”。

    子琪松了口气道:“难怪,我就是你不可能写出这么好一首诗词,不过大家都会觉得是你写的”心里黯然,这么好一首诗居然写给一个风尘女子。

    “佳人相邀,居然拒绝,我看你这次发高烧是把脑子烧坏了”她取笑道。

    金诚道:“我的口号是:你若好我,便是晴天,你若害我,便是霹雳,有我金诚在,他陈夏就别想再有机会”。

    她好奇道:“啥意思”。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贱,我必更贱,以后只要他作诗,我就会比他更好,我最大的快乐就是,我宁愿不要,他休想得到”金诚狠狠道。

    子琪道:“你狠!你就敢保证你每次诗词都会比他更好”。

    金诚呵呵笑道:“老夫自有法门,但不外传”心想老子脑壳里有唐诗三百首,怕个瓜子,随你去找谁买诗词,后世现代一本唐诗三百首才十几块钱,家里好几本。

    子琪可惜道:“这么好一个和美女独处机会,都被你白白浪费了”。

    金诚望了她一眼道:“没浪费,你更漂亮,无论气质、颜值,她都不及你”夸人不被抓,我就随便夸。

    子琪脸一红道:“讨厌,岳灵儿确实好看,不过我觉得你的一芳师妹更漂亮”。

    “嗯,我也觉得,所以美女太多,应付不过来,这也是我不去见那岳灵儿的原因之一”他大言不惭道。

    “你狠”她见金诚不要脸到了如此境界,也不想再说话。

    另外一辆马车上,陈夏黑着脸不说话。

    一个公子哥道:“陈大少爷,没想到那金诚这次生病后,变得犀利了,犹如神功护体,和以前那熊样完全不一样”。

    陈夏恶狠狠道:“我不会放过他,坏人也是有尊严的,他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我会让他哭一辈子”。

    公子哥道:“那有什么思路,说来听听”。

    陈夏道:“哼,等着吧,不出一个月,我要让他生不如死”心想金诚,这可是你逼我的。

    公子哥更加好奇:“陈少,快说说,我都等不及看着他倒霉了”。

    陈夏嘿嘿道:“本来呢,以前我想收拾他还有难度,但是现在不同了,是他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还是个大坑,你以为诊所那么好开吗,那可是和生命打交道呢”。

    公子哥道:“你是说从他诊所入手”说完眼睛放光道。

    陈夏道:“你说呢,做恶人也是要用智慧的,更是要时机,暂时保密,你就静候佳音吧”他狠狠地说道。

    金诚刚回到金府,就被母亲截住了。

    母亲道:“诚儿,我听知画说你治了一个腹泻病人,并且是那陈家治不好的”。

    金诚道:“是的,算是吧”他谦虚道。

    母亲开心道:“不错,好好干,母亲看好你,没想到你居然还会看病,真是想不通”。

    金诚汗颜,这是什么话,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说道:“母亲,我还投资了知味轩呢”想开口再借点钱。

    母亲睁大眼睛道:“啊,是那个知县太子李子墨开的知味轩吗,我可听说生意不好啊”。

    金诚道:“以前是他开的,现在是他妹妹李子琪的,我入了股份”。

    母亲心道,好家伙,知县千金你都敢泡,鼓励道:“好事!好事!那还需要资金吗,不够再给你点,先别告诉你父亲,他那个倔脾气,总是不信你能做事业,我们先把饭店做大做强,让他惊道下巴”。

    金诚心里那个乐啊,本来有些不好意思开口,没想到母亲主动提及,本来是不想做啃老族的,但是现在正是事业发展期,没有办法,立即开口道:“嘿嘿,母亲你对我最好了,因为饭店要重新装修升级,确实还需要点资金,一千两银子”他心道按后世现代的购买力来算,一两三千元,一千两可是三百万,真是敢开口啊,心里有些打鼓。

    母亲干脆道:“没问题,我们挣这么多钱不都是你的,先给你两千两银子,你先拿去花,一定要和那子琪姑娘搞好关系,我见到过一次,很漂亮,屁股又大,应该会生大胖小子”说完呵呵笑个不停。

    金诚那个汗哪,这是哪跟哪,自己谈的生意,她谈的是儿女情长,真敢想,自己还不太了解家庭实力,自己开口三百万,母亲直接给六百万,真是印证了一句话:没钱的在奔波,有钱的在寂寞啊。

    金诚不好意思道:“谢谢母亲的信任,我和那子琪是清白的”。

    母亲嫣然一笑道:“呵呵,我和你父亲现在还是清白的呢,你信不了,我是不信的”。

    金诚直接被搞晕,这个母亲有些萌。

    医院开张近一个月了,仍然还是那么的冷清,一天看不到一个病人进来,金诚也不急,工作重心都放在了饭店装修上,他时常过去监工。

    他和李子墨一起到京城去购买字画,金诚直接把一千两银子交给了李子墨,让他全权代理购买,自己花了一天时间去找京城铁匠铺,把京城大街小巷装了个遍,仍是一无所获。

    装修了一个月,再过几天,知味轩基本上可以重新起航,上次被解雇的仆人又回到了饭店,金诚还花了两天时间专门搞了服务培训。

    上午,金诚一行到了医院,百无聊赖地坐了下来。

    一芳道:“师哥,这都一个月了,病人还是没有啊,这得熬多久啊”。

    金诚心想一个月前在那宜春楼,陈夏大肆地为自己做了负面广告,有病人来才怪,尴尬笑笑道:“不急,慢慢来,是金子总会发光”。

    知画又道:“少爷,您上次不是说要把那个方剂做成丸剂销售吗”。

    金诚心想自己一直忙饭店的事情,居然把这个茬儿忘了,说道:“我还忘了这个事,先等等,现在时机还不太成熟”想这着先把饭店搞正常了再说。

    大家正在闲聊,突然几个人扶了个病人进来,众人也是吓了一跳。。

    患者是一个粗布粗衫的中年男人,年纪约40岁左右,满脸卡白,汗如雨下,此时已经没有了意识,扶人的两个年轻人,把患者往床上一放急急地退了出去。

    金诚急急上前让病人躺在床上,询问道:“病人啥情况”。

    旁边家属有一个妇人,应该是妻子,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

    妇人焦急道:“金医生,求你救救我的夫君,我们全家都靠他生活啊”。

    “你快讲讲情况”现在病人已经呼之不应了,金诚着急地问道。

    妇人道:“夫君前天下午收工后请几个帮忙的邻居吃完饭,他喝了不少酒,醉得不省人事,哪知道到了半夜,肚子痛得死去活来,一直拖到昨日凌晨,看没有好转,我们送到杏林堂,哪知道病情愈来愈重,昨日到今天上午,一直是小陈医生在诊治,陈医生说患者病情严重,只有你有办法”。

    金诚见病人此时直挺挺躺着,暗自着急,现在想做体格检查已经不现实,只能通过问诊了解病人更多的情况。

    金诚又问道:“那他以前肚子痛过没有啊”。

    “经常肚子痛,他最爱吃烟喝酒,肚子痛这个毛病已经有十多年了,甚至有时候晚上经常会痛醒,只是没有想到这次会如此严重啊,那老陈医生在临山县没有回来,小陈医生说这个病情太严重,他也是束手无策,他说你一定有办法,所以我才过来了”。

    金诚初步判断这个病人应该和那无为观病人病情相似。

    知画听妇人如是说,立即担忧道:“少爷,这个病人病情如此严重,我们是不是…”本想说救不了的话,还是应该送到杏林堂去好些。

    一芳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最怕这种肚子痛的病人了,上次那个无为观病人给自己印象太深刻了。

    金诚一边询问妇人了解病人情况,一边摸脉象,发现病人脉象浅快无力,脉形散乱不堪,犹如浮于皮肤表面,暗自心惊,自己虽然不是学的中医,但是以前和伊人多次讨论过将死之人的脉象,此人脉象算得上无神之脉了,患者呼吸也比较浅快,全身高热。

    金诚判断患者应该也是胃穿孔,现在腹膜炎已经很严重,形成了败血症,全身高热,此时除非做手术治疗原发病改善症状,外加消炎抗感染,不然的话,神仙也救不了,急道:“病人可能没有救了,应该撑不过今晚了”。

    一芳吓了一跳,也过来摸起脉来,摸了后也说道:“确实,病人现在确实比较危重,和上次那个病人的情况比较像,不太乐观”。

    妇人一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小孩不明事理,但是听说自己父亲不行了,见母亲哭得伤心,自己也哭了起来。

    金诚劝解道:“你先别急,我们尽量想想办法,知画,你快去准备几块湿毛巾,在患者额头、手、脚几个大血管处敷起来降温”。

    不一会儿,知画把湿毛巾准备好,金诚把腘窝、手腕等处进行了冷敷。

    妇人此时还没有从金诚刚才的话语中缓过神来,几欲跪倒在金诚面前,请他救人。

    金诚劝说道:“我们作为医生,肯定也想救人,但是病情太危重了,实在是无能为力”。

    妇人几近崩溃,求道:“金医生,求求你,想想办法,你开药,我去取药给他熬药”。

    金诚道:“你夫君是胃肠穿孔,现在喂药的话,这些汤剂会通过穿孔部位进入腹腔,病情会更加严重,走得更快”金诚此时也是伤心欲绝,想着如此简单的病人都救治不了,真是枉为医生啊。

    陈溪急道:“少爷,我去叫老爷过来看看”。

    金诚不置可否,陈溪急急地跑了出去,心道赶快去请老爷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金诚正准备吩咐一芳给患者扎针。

    此时,病人突然喘了几口大头一歪。

    金诚心道,没有这么快就不行了吧,立即上前探鼻息,触摸颈动脉,那还有人,也真够惨的,病人进屋不到一个时辰就没了。

    金诚急道:“病人已经不行了,赶快抢救”他嘴一喊,发现大家都是怔怔地望着他,没有一个上前帮忙,金诚暗自着急,后世现代在临床上救治病人,那都有一套成熟的抢救方案,现在一喊,没有一个人响应。

    金诚立即给患者做起了心脏按压,做了几分钟,发现心脏还是没有复跳,只能捉急地继续按压,不一会儿,自己累的也是汗如雨下。

    此时,房间里面乱成一团,妇人和孩子哭得昏天暗地,可气的是,一芳、知画两人只是站得远远的,不敢上前,见他在患者身上按压,搞不清少爷在干嘛,本想上前劝阻也不敢发话。

    金诚胸外按压了一盏茶工夫,实在是要虚脱了,发现病人没有任何好的迹象,心理只剩难受,停下了手,这算是唐朝第一例胸外按压抢救病例吧。

    此时,妇人拿着死者的手,苦苦哀求:“你要活过来,没有你,我们娘俩怎么办啊,苍天啊,你个冤家,要你少喝酒,少喝酒,你硬是不信,这可怎么办啊”。

    金诚此时也是累得虚脱,做在椅子上看着妇人,从心理感到可怜,自己的丰富地手术技术此时也是苍白无力。

    他上前安慰道:“节哀顺变,你已经尽力了,他病情太严重了,实在是无能为力”。

    妇人此时犹如从梦中惊醒一般,嘴里喃喃道:“没了,什么都没了,我们孤儿寡母怎么办啊”说完又哭天喊地起来。

    此时,门口聚集了不少人,好多人都是指指点点,陈夏也是混在其中。

    有个人道:“这个病人本来在陈家杏林堂好好的,结果到了这个什么京口县医院,不到一个时辰病人就没了”大家都是唏嘘。

    陈夏露出了一个久违的笑容。

    杏林堂内,他表弟拍马屁道:“哥,你也真是神医啊,居然知道患者快不行了,并且算得如此准”。

    陈夏道:“别胡说,我也想救人来着,这个病人确实严重,他就是送到太医府也是救治不了,病人在金诚的医院里死,算是他倒霉,本来我只是一个提议说对面医院可能救人,没想到死者家属还真信了”。

    表弟是陈夏舅舅家的儿子,叫罗汉,从小就在杏林堂学医,是他的小跟班,更是死党,刚才就是他在人群中散步谣言。

    罗汉道:“哥,你真是机智,这个时机都把握得如此准确,要是晚送一个时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陈夏冷笑道:“什么后果不堪设想,就算死在我们诊所也没事,不过那金诚可就头痛了,跟我斗的人,现在还在穿开裆裤了,金诚啊金诚,这下有你好受的了”说完眯着眼睛,靠在椅子上闭目而思,那个心理舒畅,此时不能用语言来描述。

    罗汉道:“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陈夏道:“不怎么办,等等吧,看家属有什么反应没”。

    “那我们又有好戏看了”罗汉道。

    陈夏冷冷道:“这是他自找的”。

    罗汉询问道:“哥,你说家属会不会算了不找他麻烦啊”。

    陈夏道:“哼,到那个时候,就要你出马了,人是可以做工作的嘛,我们要给她植入思想”。

    “我懂我懂,家属不了解的,我帮她解释清楚,这么明显的医疗事故,我们做医生的可不能善罢甘休啊,一定要讨个说法”罗汉义愤填膺道。

    陈夏嘿嘿道:“少说多做,做坏人也是要智商的,懂了就好,不要随便说出来”。

    金诚医院门口聚集了上百人,我们几千年来,喜欢看热闹这个风俗是一直都没有改善啊。

    金太医也是急急地赶了过来,在路上听了陈溪的描述就知道情况不容乐观。

    金太医把病情交代给了患者家属,家属也没有过多的说法。

    金太医出面购置了一副棺材,另外派马车送回了家,这个事情才告一段落。

    金诚也是难受,没想到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居然死了两个病人,如果是什么不治之症还好受些,偏偏是这种胃肠穿孔病人,自己居然无能为力,有个声音在心中越来越清晰,那就是赶快准备手术器械,若在这个朝代把手术开展起来,这得是一件多么有功德的事情,争取别让这种悲剧再次发生。

    又过了两日,一芳、知画等人开始还怀疑是陈夏故意搞鬼,把将死的病人送到我们医院,几天过去了,再也没有见那陈夏的影子了,另外那个死者应该也下葬了,也没听到什么消息,金诚心道自己有些小肚鸡肠,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早上起来,金诚梳洗打扮完毕,今日是个大好日子,知味轩今日正式开张,邀请了知县大人、县尉大人,以及京口县其他有头有脸的政商界人物更是不计其数,为此李子墨功劳不小,他发动了所有资源为知味轩开张呐喊助威。

    金诚心想反正医院没有什么事情,自己带着陈溪去溜达一圈,准备关门去知味轩,自己刚到。

    两个官差模样的人进来。

    为首的官差道:“请问,哪位是金诚公子”。

    金诚和陈溪都有些诧异,自己什么时候和官差扯上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