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成王之志 > 正文 第437章 成了精的紫竹林
    宁风心里还在担心铁额暴熊,倒是没这么在意这边的事情,这可是秘境呀,铁额暴熊就这么被那头大黑熊带走了,天知道还能不能遇到,于是猎魔大赛时间一到,还没找到它,那就只有让它继续一直呆在这里了。

    宁风心下一叹,也自然看出来刚刚是铁额暴熊自己主动跑过去的,而且看着那头大黑熊,多少都与当初在白莲山看到铁额暴熊的时候有几分相似,或许这两者真有什么关系也说不定,再不济,两个都是熊,看最后那样子铁额暴熊的安危至少是不用考虑的事情了。

    新生强者有人开口提出清场,明显是热闹都不打算让他们这些修为低的新生看了,这看似有些狂妄,实则也是一种手段,新生间的角逐可不算白热化,强者都有自己的底牌留着,谁也不愿意实力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出来,那样落到有心人眼里,他的功法和法宝都将毫无秘密可言,这在新生对决时无疑失去了主动权。

    可是清场,问过两头六级魔兽答应了嘛?如此目中无兽,简直狂妄至极,反正吞云豹王是咽不下这口气了,连着对苍穹暴熊的怒火,也一并算在了这群人类身上。

    它陡然一声厉吼,直教人耳膜炸响宛如惊雷,新生们慌忙捂住耳朵,宁风几个离得近的更是第一时间抽身急退,困兽之斗,最是可怕,尤其是愤怒到了极点的困兽,吞云豹王无疑就是这样。

    风声大作,呼呼破空,紫竹林里面的紫竹仿佛一瞬间活了过来,迎风招展,有规律的摆动着,场中算上顾勤这个混进来冒充新生的家伙,共有五名武王,皆是第一时间如临大敌,至于顾勤什么时候突破的,那就是他的事情了,反正就是武王了,不服你问他呀。

    五人对视一眼,眼中惊疑不定起来,此处是吞云豹的地盘,没道理它会选择一处对它没好处的地方呆着,也就是说紫竹林应该能够加强吞云豹某些方面的能力,比如它的天赋神通。

    吞云豹是多系混合属性魔兽,但通常都是作为风系魔兽而闻名,它的速度甚至比起一些鸟类,也不逞多让,可想而知天赋异禀。

    紫竹摇曳,随风而动,突兀的便是落叶飘扬,地上,空中,不管是相对静止的落叶还是飘洒的残叶,都在一瞬间化身为道道利刃,如同箭雨一般飞快的刺向新生们。

    修为低的不少人当场去世,修为高一点但没反应过来的也是重伤垂死,甚至好几个半步武王境界的年轻天才,也猝不及防受了伤,说到底这些新生还是阅历不够,哪里想得到刚刚还风轻云淡的紫竹林突然就如同食人的恶魔,无情的收割起了人命。

    这下,不用新生代表们再说什么清场的话,场中的人都慌不择路的四下逃离,没有离开的,无非是两种人,一种是认为自己实力强大有恃无恐,一种则是宁风他们这类突然之间被吓傻了眼还在愣神的人。

    狂妄青年来头很大,据说不是南川的人,而是来自剑陵,是剑陵一个超级家族的弟子,说起来,他的修为其实在家族里算不得惊才艳艳,同龄人中,光是南川这种灵力极度匮乏的区域都有武皇的存在,剑陵那种地方,即使出了年轻的圣人也不足为奇,环境到底是很重要的,但是,却不是最重要的。

    南川院只是因为书生的缘故名扬天下,但人族有名的五大学院,南川院一直以来都是垫底,因为南川院的断层很严重,书生属于那种强的离谱的存在,其下的八个弟子倒还勉强撑得起牌面,但学院的导师、长老修为参差不齐,学员的断层就更加严重,建院几千年才一个毕业生,这也就是书生本人淡泊名利,换了其它学院的院长,可拉不下这个老脸丢不起人。

    狂妄只是青年的表面,事实上,年轻人有几个不是心高气傲的,他原名紫鹤帝,是剑陵紫家的嫡系子弟,因为在家族中游手好闲惹事生非,被父亲呵斥并要动家法,其母心疼便是安排他来南川院求学。

    据说南川院立院的口号,就是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考不上的闲人这话无疑是一种底气,紫鹤帝本来挺不错一个名字,后来因为解鹤这家伙的出现让心高气傲的狂妄青年郁闷之极,鹤帝与鹤弟,貌似听起来没有什么区别,要不是看在解鹤同样是剑陵另外一个大家族的核心人物,他绝对会毫不顾忌的将他抹杀,这名字委实太可恨了。

    紫鹤帝比起解鹤,少了一份隐忍和识时务,他本就是个纨绔少爷,在剑陵就是目中无人的那种,到了南川更是觉得高人一等,认为整个南川院都得围着他转,这点从他的一言一行其实不难看出。

    而解鹤比起紫鹤帝,就有些恃强凌弱的味道了,欺软怕硬的事情也不是头一回干了,别看对宁风他们有种不怒自威的范儿,对着厉害的人立马又是另外一番面孔,正是紫鹤帝熟悉他的为人,才显得有些不爽,毕竟,一个脑子缺根筋的人和一个内心过度阴暗的人呆一块,怎么看也不算正常的组合。

    二人也算是王八看王八,怎么看都觉着不爽,但解鹤也是没办法,才放的魔兽幼崽,不然他可以摸着自己的心口讲,他百分百不是那头大黑熊的对手。

    加上两人在这里,二人在怎么说也算他乡故人,也算是人生大幸事,就当为自己积点德吧,解鹤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一个解鹤、一个紫鹤帝,一个混进新生的顾勤,还有两个,一个叫齐漠,一个叫齐然,这是两兄妹,双双武王,可想这齐家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家族,而且,据说齐家就在南川,是当年书生亲自提名的隐世家族。

    书生提名的隐世家族,作为条件不得干预世俗之事,但作为回报,学院对他们这些家族的名额往往也多一些,甚至要求也没那么多,大家是属于互利共赢的局面,也没什么说不过去的地方。

    变故来得其实不算突然,至少说这群武王境界的强者刚刚其实都有把握阻止,可他们五人没有一个出手,因为,吞云豹只有两头,猎魔点有限,他们若是利益分不清楚,没有人会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这点每个人都清楚。

    五人互相对视,几乎一瞬间站成了三队人,解鹤与紫鹤帝暂时联手,齐家兄妹,剩下的自然是顾勤,顾勤是老生,他带来的潜伏进新生;里面的半步武王共有六个,是此时三股力量里面最多的一方,完全能够弥补他一个人的力量问题。

    三方势力抢夺两头六级魔兽,依旧不好平衡分配,顾勤见其他两方的人有些神色不善的看着他们,顿时心底骂娘,只能退而求其次道:“这样可好,击杀了两头六级魔兽的猎魔点你们得,我只要他们的肉身,如何?”

    六级魔兽品级依旧不算低,浑身都是宝,皮毛是炼制防具的上佳材料,血肉也是丹药药材,牙齿之类的可以用来打磨加工,弄成装饰品或者配合其他材料制作武器,都是价值不菲的东西,真要说起来顾勤这还是占了大便宜。

    但是别忘了,这里是猎魔战场,最有用的东西永远是猎魔点,学院前几名的奖励,实在是让人心动不已,也正是如此,目前猎魔战场有人花重金一直在收购猎魔点,甚至达到了一个猎魔点能换十枚魂灵晶的地步,这无异于是个天价了。

    撑破了天说,就算用灵晶砸出来一个新生第一,得了学院奖励,或许都不一定还有什么利润可言,出了名声,怕是什么也得不到,不过名声这东西很重要,新生之后的帮派选择,往往看中的就是这方面。

    “你的要求倒是让人意外,不过这样也好,省了大家提前闹翻不大好,这一届的新生,武王可不至于我们 这几人,目前我得到的消息初步估算,不排除老生在内,共计有三十多人,除却了三分之一左右的人是老生或者被提前出局,咱们也还有二十来人要对付,到时候免不得我们好药合作呢,呵呵!”

    解鹤面上神色不变,冷静的说道,顾勤只是笑了笑,心底对他这话可不敢苟同,老生可不会参加七天后的中域争夺战,那时候他们的任务将是击杀魔人,所以谈不上是威胁,只不过新生们不清楚这一点而已。

    齐家兄妹看上去话不多,一直都只是沉默,但目光却是有意无意的打量着一旁未走的宁风一行人,越看越是眉头大皱,也不知是忌惮还是气愤。

    解鹤何眼力,也是一眼瞧见了宁风几人,当下就是喝道:“你们几个,还不快滚,怎么,是要替我们解决这两头六级魔兽吗?”

    他一指六级魔兽,才发现紫鹤帝已经抡起巨剑与那吞云豹王大打出手,顿时暗骂一句白痴,这个时候先出手的人待会可要吃亏都看不出来?果然是紫家有名的酒囊饭袋,脑子是个好东西呀!

    竹林仿佛一下子活了过来,不能御空飞行达到半空的宁风他们自然是苦不堪言,武王强者和兽王不用担心,都在天上蹿来蹿去,远远的高过了紫竹的个头,兽王自然是能飞的,只不过一般不会展示出来,因为这是忌讳,飞行是飞行魔兽的特权,要不是为了吸引火力,让妻子能更快的稳定伤势,他才不愿意飞到天上去和人类争斗,那样他的优势并不大。

    吞云豹虽然名字里面有吞云二字,但终究还是陆地上的魔兽,也只有在地面它的速度才能发挥到极致,那是足以藐视这群人类武修的速度!

    一直沉默不语的老鬼突然眼神闪了闪,低声道:“有意思,怪不得了,有意思了!”

    宁风等几人不解的看向他,老鬼想了想,用脚踩了踩地面轻声道:“我们快离开这片紫竹林,这地下面有东西,我也是刚刚才用探测到的,完了,我们可就不一定还能走得了了!”

    看到老鬼如此凝重的神情,说完更是扭头就走,宁风和胖子也不敢大意,带着几只小兽拖着古霸就跟了上去,老鬼这时候是不可能骗他们的,地底下有东西,要么是什么天材地宝,要么就是什么居住在地底的生物。

    五名人类武王和一头六级魔兽大战空中,气息滔滔,声势浩大,下方共计十多位半步武王掠阵,其它 的新生,都在紫竹林里面四下逃窜,或者躲在暗处偷偷观察,看看接下来会不会有个两败俱伤的戏码,那样可就捞着大便宜了!

    半空中的顾勤打得很敷衍,其实其它四人与他都差不多,不然区区一头六级魔兽,再是厉害毕竟之前受过伤,老早就该被解决了,他们只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心底权衡着后面的打算,顾勤只是无意识的在空中往下方的紫竹林一瞟,突然之间就脸色大变,惊声道。

    “糟了,我们上当了,你们快看下方,快看那片紫竹林!”

    几人闻言神色一动纷纷抽身推开往下看去,片刻后几乎同时面色难堪起来,解鹤咬牙道:“这片紫竹林居然成精了,如此体型庞大的植物系魔兽,倒是真的罕见了,事情麻烦了,咱们几个怕是吃不下这个大家伙呀!等等,你们看地面下,好像有什么东西钻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