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成王之志 > 正文 第643章 三年之约的提醒
    万毒门门主虽然说话言语间还算很为难,但看他来时带的人就知道恐怕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盘,这是一个口蜜腹剑的男人,或者换句话说是一个真正的阴险小人,至少在场的很多人是这么认为的。

    南川院之中,或许书生和八峰之主这些人不认识万毒门门主身旁随行的这些人,但学院中的许多长老包括萧元老在内,对这些人可谓记忆深刻,南川院弟子们尤其是老生,更是对这群万毒门弟子颇有敌意,新生的话,倒是敌意稍轻,但同样许多新生弟子看着万毒门的人不爽。

    虽然新生入院时间不算太久,但是他们也在之前学院颁布的一些任务里面接触过万毒门的弟子,万毒门的弟子这些年也是有意刁难南川院的弟子,就像之前宁风他们碰上的那样,万毒门甚至还有专门的人带头狙杀南川院的弟子,并且引以为傲。

    这些年,万毒门天才弟子云集,屡屡前往南川院挑衅,而南川院因为虚灵界的存在,优秀弟子也不在学院之中,执法弟子身份特殊,一般来说也是不能接受这种挑衅,所以这些年外界一直在盛传,南川院弟子不行,风云榜上的那些人也是浪得虚名。

    宁风其实一直想不通一件事,南川院立院三千年,弟子不知道培养了多少带,除了那些惊才艳艳的天才,大多数其实都是资质中上的武者,这些人所谓的资质中上只是相对来说的,在南川,他们同样是不可多得的优秀武者。

    南川院虽然弟子众多,但招生并不仅仅局限于南川,作为人族五大人才培养基地之一,十四州域青年才俊们其实都趋之若鹜,而近几年,万毒门的确是出了不少天赋不错的弟子,其中就以张狂还有幽鬼二人声名最大。

    万毒门门主身后,便是宁风之前照过面还动过手的张狂,比起上次受了重伤强撑着的时候,明显这次气息沉凝了太多,在另外一侧,当先的年轻人脸上一条狰狞的黑色刀疤触目惊心,脑袋上更是一小块头皮直接不见,看着都让人心生寒意,这人便是万毒门的年轻一代第一人幽鬼。

    说起天赋,可能幽鬼还不及张狂等人,但武者是要看综合素质,并不是说,一个武者他境界高,他战力强或者他天赋好,他就一定能成为一方霸主,真正的武道天才定义,不光要能武,还要有脑子,不然就是莽夫。

    不止这二人,甚至还有十来个同行者,其中年轻一辈的就有七人,可见,他们根本就是来闹事的,若是说来观摩比赛,这些人今天或许来得并不是时候,新生比武不论结果,幽鬼这些人为了保全万毒门的脸面,也应该没道理向新生发起挑衅才对。

    而方蔺等人今天并不在场,按照五院大比资格选拔,老生的名额是需要在新生八峰武比排名结束后才开始的,万毒门的人今日就来,摆明了就是来者不善。

    这些小心思书生等人或许不知道也不需要去计较,但南川院的那些长老和弟子却是心头清楚无比。

    书生只是笑了笑,淡然道:“那你们觉得,如何才算得上公平,如何你们才会服气?”

    六合宫宫主再度哼了一声,道:“院长不愧是前辈高人,做什么事都讲究以德服人,此事倒也简单,凡事都是有能者居之,人皇候选人,为何不能是其它天才,非要是风家的人,你这样偏袒之意未免太强了吧,依我看,堂堂正正让这些晚辈彼此间较量一场,那样才能服众!”

    旁边,逆羽瞥了六合宫宫主一眼,很是不屑道:“刚老头子不是说了嘛,和风家有旧,这么清晰的话你丫的没听清?什么服众不服众的,我就问一句,南川域有谁敢不服南川院?你不服?要不要我俩单独练练?”

    六合宫少主憋了一肚子气,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来他摸不清逆羽的底细,不知道这家伙到底什么实力,二来外界都在传闻这书生的小弟子是个混世魔王,几十年下来大大小小的祸事不知道闯了多少,但至今都还好好的,一方面或许是因为书生的关系,一方面也不难看出他本人多少修为不会太低。如此,和这家伙较真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这其实是个骑虎难下的局面,不管是六合宫还是南川院这时候开口都不太合适,而其它势力明显就是看热闹的,万毒门现在是个人都看出来和六合宫是连体婴儿,狼狈为奸根本就不需要揭穿。

    风家少主,可敢与我这六合宫少主一战,这人皇候选人之位,我还是要去争一争的,若是技不如人,那我也输得个心服口服,你们说是吧,万毒门的各位天才!”

    六合宫少主含笑开口,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同时目光看向万毒门幽鬼一行年轻人,答案自然不用多说,风行天也是颇为平静的笑了笑,饶有深意的看了六合宫少主许久,突然摇头道:“别人的挑战我可以接受,你不行!”

    六合宫少主一愣,下意识道:“这是为何,别人可以我为何不可以?难道我堂堂六合宫少主还没资格邀请你风家少主一战?你我心里都清楚,即使你将来真的做实了这天风君王的位置,但将来我也必然会继承我六合宫的家业,大家平起平坐,我为何就没有了资格?”

    风行天丝毫不犹豫回答道:“你与我兄弟有言在先,三年之约必有一战,难道你已经忘了?如今时隔一年,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五弟宁风?在他与你决战之前,我是不会答应下你的邀战的,所以你不行!”

    六合宫少主眉头大皱,拼命思考着宁风到底是哪号人物?他的确记不得风行天说的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可风行天说得很严肃,并不像作假,这让他疑惑不已,难道自己真与什么大人物有一场决斗忘记了?

    武者向来都是比较重视决斗的,若是真有什么厉害人物,他们也不好接受了爽约,但关键是他自己这个当事人就给忘记了,一时间只能皱眉在那里回想着最近结合接触的任何事。

    风行天见他模样表情就知道怎么回事,这人果然没把他那五弟放在眼里,总有一天会为此吃大亏的,希望到时候他后悔还来得及。

    宁风顺着声音看了过去,远处。一名年轻道人在后面追着一个少年,那少年模样清秀,腰间是一把弯刀,神色很冷,让人实在不敢轻易接近。

    是他们!宁风这下真的惊奇了,弯刀少年救过他的性命,宁风如何认不出来,那年轻道人烤了自己和苏沐雨同乘的魔兽,自然也是印象深刻。

    弯刀少年也看到了宁风一行人,所以他在距离几人两三丈开外也停了下来,那年轻道人也松了空气,抬头很是纳闷的朝季渐蓝几人还有宁风打了个招呼。

    “怎么哪都能碰到你们几个,嗨,我的二徒弟,这是你小师弟冷染。”

    宁风看了这个无良道人一眼,对他的脸皮还是很钦佩的,不过也没回答,只是朝着弯刀少年冷染抱了抱拳感激道。

    “上次白莲城的事,多谢救命之恩!”

    弯刀少年神色不变,冷冷说道。

    “救你的不是我,我只是碰巧也要杀血魔而已。”

    宁风还是心中感激,也知道他性格如此。

    “道长,我们又见面了,你们这是,到幽冥森林吗?”

    轮椅上的季云笑着问道。

    “本来是,这都走到幽冥森林了,这冷小子突然说他不想去了,这才往回走,就碰到了你们。”

    年轻道人很无奈,这三个徒弟,说什么也得带一个回去见见那老头子,不然岂不是要让那老东西笑话自己。

    “我看了一下,幽冥之森太危险,你靠不住。”

    弯刀少年说得很直接,丝毫不给年轻道人留情面,年轻道人嘴角抽了抽,无奈道。

    “那你要怎么样才相信爷爷我的实力?”

    弯刀少年没说话,只是撇了撇嘴,意思很明显,除了这张嘴,你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本事?

    “可敢一战!”

    季渐蓝突然上前一步,将身后的巨剑拔出指着年轻道人再度邀战。

    “有何不敢!”

    年轻道人目光突然凌厉起来,这个独眼小子太狂了,从南川院到现在,已经是第三次向自己挑衅了,不答应,怕还真以为自己怕了他。

    而且他也看出来了,想要自己小徒弟乖乖听话,不露两手怕是镇不住他。

    “好,我听说幽冥森林中心封天锁月,再大的动静也不怕殃及无辜,今日,你我就到那里战个痛快!”

    季渐蓝哈哈大笑,甚是高兴,这个家伙终于还是答应了,他心中的战意越来越强烈,握着巨剑身形突然就在原地消失。

    “冷小子,这件御灵铠甲穿好了,待会好好看,好好学,走了!”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再看时那年轻道人和弯刀少年都没了影子。

    季云的眉头皱了皱,丑妇和那老头同时惊声道。

    “至尊的气息,这个道人还真是不简单!”

    幽冥中心,漫山遍野都是青梅,其间还有各种奇花异草争相斗艳,参天古树拔地而起,时而冷风呼呼,时而热浪扑面,亦或是阴风怒嚎,诡异无比。

    弯刀少年立于大树身后,眼神震惊地看着悬在半空的两个人,至尊的气息,他心中波澜滔天,这两个人比起自己姐姐,怕也是大不了多少,南川,究竟有多少人小觑了它!

    却说空中二人,隔空相对,季渐蓝浑身气息,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刃,恐怖逼人,他将手中剑往胸前一横,大声道。

    “杀界第一楼主,季渐蓝!”

    年轻道人目光凌厉,身前悬着一把短剑,蓬乱的头发霎时随风而动,偏向一边,好似一头蛰伏的洪荒猛兽,伺机而动,回声道。

    “南川院小师弟,逆羽!”

    二人话毕,空中一道流光碰撞,然后快速分开,再次又交手,约莫数个呼吸,二人已经对拼了百招上下。

    “至尊三重的人至尊?”季渐蓝诧异的看了逆羽一眼,后者淡淡一笑。

    “至尊六重的地至尊,你也不差,不过这样打下去可不是个办法,我看,三招定胜负如何?”

    季渐蓝点点头,算是答应了逆羽。

    “一人一招,你先来,要是我们都接下了对方的攻击,最后一下就不要再有保留,可好?”逆羽道。

    “小心了,风云劫变!”

    季渐蓝的巨剑上汇聚起无数的风刃,虚空中,仿佛一下被撕开了一个豁口,越来越多,越来越可怕的灵力朝着他的巨剑而来,他的双手同时握住了巨剑,然后朝着逆羽一剑劈下。

    霎时,鬼哭神嚎,天地变色。

    逆羽目光凝重的看着那道剑气纵横袭来的强大风刃,忽的将手中的短剑朝着前面掷去,灵力包裹,稍稍抵挡了一下那恐怖气息的风刃便是被轰开。

    却见逆羽此刻双眼紧闭,双手间一黑一白两色光团在飞快的成型,然后汇在一起,迎向了袭来的恐怖气息。

    逆羽的上衣尽数破碎,化作齑粉,他的脸色变了变,嘴角出现了一抹血丝,但却是暗自松了口气,这个家伙的攻击当真是霸道无匹,好在,自己算是接下来了。

    季渐蓝眸中光芒大作,死死的盯着逆羽双手间围着**上身转动的风刃,有些不敢相信。

    “御风术,你居然是魔武双修!”

    逆羽笑了笑,突然神色一沉,口中大喝一声,那道风刃猛地冲天而起,席卷起周围越来越多的灵力,包裹着吸附过来的草木花叶,形成了一个直径数米的大球。

    “你的风刃,我就还给你了,接住了!”

    那风刃形成的大球势不可挡,一路上在空中卷起越来越多的小石和碎木,直奔季渐蓝而去。

    被一个实力堪比地至尊的法修强化过的风刃吗,季渐蓝笑了笑,怕是寻常任何一个地至尊都不敢硬撼这一击吧,不过,我季渐蓝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