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将军家有悍妻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黑化
    闻言,萧清南平淡的看了她一眼,似乎也没料到她这么说,但还是“嗯。”了一声。

    距离萧清南出门已有半个时辰

    屋内,姜薇在床上辗转反侧,脸色越来越冷,心里憋着一团气。

    她索性起身,出了院子,直接往姜家去,却瞧见姜家落上锁的大门。

    正欲转身,姜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找姐夫?”

    闻声,姜薇面色如常,转过身凝视着她,一身粉色齐腰襦裙,称得她娇艳欲滴,。

    只是眼眸不如之前清澈明亮,若是细细瞧,便能发现她对她的敌意。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姜玫却笑了笑,答非所问道:“姐夫在地里帮忙,往年姐夫也会这样。”

    不知为何听出她的挑衅。

    姜薇凤眸冷到极点,“我姜薇可没有妹。”

    姜玫闻言一愣,随后目视着她,唇角半边上扬,讽刺道:“我也不稀罕!”

    “你只是我姐的替代品,你不觉得奇怪,我姐的名字叫姜薇,你的名字也叫姜薇。”

    同样的面貌,却和以往大不一样,是姜玫变了,还是她从未了解过姜玫。

    随即冷笑了一声,漫不经心步步紧逼姜玫。

    距离她一步之遥,姜薇蔑视的看着她道:“我姜薇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比。”

    “更不是谁的替代品!”

    “娘子?”

    姜薇看向姜玫身后,见萧清南挑着扁担,腿脚和布鞋沾上了泥土,眼神越发冷冽。

    忍不住出声讽刺,“你倒是勤快。”

    说完这句话她自己也愣了一秒,她似乎不再是合格的杀手,连情绪都不能控制。

    萧清南敏锐的察觉到她生气了,大步上前,盯着她道:“怎么了?”

    随后又看向姜玫,清秀的面容,眼睛蓄着泪水,让人心生怜惜。

    不过对于他来说,除了娘子以外的女人都是男人,没兴趣!

    姜家人瞧着姜玫的通红的眼眶,欲哭的样子,面色纷纷有些难看,颇有些责怪的看了姜薇一眼。

    姜武汉粗声道:“清南媳妇,你这是?”声音夹着一丝不客气。

    姜薇早就心如止水,对于姜家人不抱什么感情,冷声道:“与你何干。”

    姜武汉似乎也没料到她会这般说话,顿时面色涨红,却又碍于萧清南不便发作。

    这时,姜玫突然小声抽泣起来,活像被人欺负了。吴桂芬面呈担忧,走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闺女,怎么了?”

    “没…事”姜玫低着头摇了摇头,眼泪掉得更凶了。

    那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没事的样子。

    虽然姜家人没说姜薇,但一个个看向她的眸光有些埋怨和怪罪。

    见状,萧清南面色铁青,放下扁担,沉声道:“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就先回了。”说着搂着姜薇的肩膀走了。

    他都不曾给姜薇脸色瞧,他们真当他还是姜家的女婿?

    姜薇抬头看了他一眼,眸中的冷冽褪去,勾起唇角。

    “娘子不用试探我,在我心里娘子第一。”

    萧清南低声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姜家众人望着他们的背影,神色有些复杂。

    姜玫面色苍白,眼里闪过不甘心,凭什么有人替代她姐,姐夫心里只能装她姐。

    刚进萧家,姜薇便冷着脸挣脱了他的手,直接进了堂屋坐着。

    萧素云瞥了她一眼,又往后看了一眼,萧清南去姜家干活的事她是知道,“弟妹,别生气。”

    生气?

    她?

    不可能!姜薇绷着脸道:“没有。”

    萧清南坐在她旁边,面色闪过一丝不解,明明刚才还是好好的。

    岳澜远瞧了他一眼,眼里有些幸灾乐祸,“小舅子,这地下了得如何。”

    换做是他,打死也不去姜家帮忙,都被绿一头。

    这事还是他在村里转悠,听那些妇人说的,起初他还有些惊讶,。

    萧清南竟然有段这样匪夷所思的过往,看他那块头应该会把那对奸夫**打死。

    没想到却成全了那对奸夫**,可真是好大的度量。

    见他哪壶不开提哪壶提哪壶,萧清南和萧素云同时瞪了他一眼。

    岳澜远依旧面色不改,贱兮兮道:“既然小舅子喜欢下地,我这做姐夫也不能不表示。”

    “今个上午我买了四亩良田,本想着请人做,没想到小舅子喜欢,就勉为其难让小舅子做。”

    萧清南脸色黑了又青,青了又黑,冷眼刮向他,“你……”

    刚开口就听姜薇道:“多谢。”

    萧清南:“……”

    “哈哈哈……”岳澜远笑出了声,看了萧清南一眼,仿佛再说你也有今天!

    萧清南心里有种悔不当初,要早知道岳澜远是来给他找麻烦,当日就该让他死在那小破屋。

    萧素云桌下的手,拧了岳澜远的腰间,眼神示意他收敛一些。

    岳澜远吃痛,猛的收回了笑容,但眼神的笑意依旧藏不住。萧清南试图商量,沉声,“娘子,我明日还要上山打猎,没时间下地。”声音带着一丝服软的意味。

    岂不知他这话说出来就是错!

    姜薇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桌子,风轻云淡道:“我看你挺有空。”

    也未等萧清南回答,她又道:“什么时候种四亩地,什么时候进屋。”

    萧清南对上岳澜远看戏的眼神,眸子一暗,随后俯在姜薇的耳边,仅用两人听得见的声音道,“娘子,我错了。”

    “给我一点面子,可以吗?”

    姜薇斜眼看了一眼他,没有说话。

    僵持了半晌,萧清南败下阵,对着岳澜远咬牙切齿道:“地在哪?”

    “村东靠近河边上游的那几块地。”岳澜远连忙道。

    萧清南闻言脸又黑了,村东河边那几块地他是知道,一块地相当于平常的两亩地,意味相当于他要种八亩地。

    就算不吃不喝四亩地也要二三天才能种完。

    意思是他起码有两天不能进屋!

    随后站起身,大步走出了堂屋,抗了一把锄头。

    正准备出门,就遇见了上门的姜玫,顿时空气一片安静,甚至气氛更冷了。

    姜玫站在门口,温柔道:“姐夫,娘让你中午去吃饭,阿爹这会去魏家打酒了,说是要和你小酌几杯。”

    .com。妙书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