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当我有了经验值 > 正文 第172章 不到两百公斤吧
    陈星要前往这股黑潮之上,因为很多鱼类都是搭乘这辆免费的“邮轮”来进行洄游,而黑旗鱼,正是洄游鱼类。

    蓝色的镖渔船不断靠近这黑色洋流,船身穿过蓝色和黑色的界限,让站在船头的陈星有一股奇异的感受,好像跨越了一个世界一般。

    整片海洋,无垠的蓝色被庞大的黑色洋流割开。

    到了黑潮之上,陈星才发现这黑潮其实不黑,只是在远处看着,太阳光照在洋流之上,看着像是黑色。

    实际到了黑潮之上,陈星看着脚下的洋流,不仅不黑,而且比周围的海水还要清澈,宛若透明。

    凌欣握着方向盘,隔着玻璃窗看着那分明的海面,小嘴微张。

    这真的是很难见的景象。

    蓝色镖渔船完全驶入了黑潮的领域,顺着这黑色巨蟒的身躯行驶,这洋流也在流动,不过它足够的长。

    以陈星所知,它应该有200公里之长。

    透明的洋流让陈星更能清楚地看到海面甚至于海面下几米的鱼影。

    十几分钟之后,陈星眼光一震,终于让他看到了,旗鱼的身影。

    “欣儿,往那边开。”陈星站在船头背着凌欣,伸出一只手。

    凌欣这几天下来也知道陈星这手势是什么意思,立刻朝陈星所说的方向驶去。

    那海面下的巨大身影,充满流线型的身体,充满力量的劲爆肌肉,此时的旗鱼就悠悠地顺着洋流前行,没有展现出它那狂暴的速度。

    陈星不停指挥着凌欣的航向,不紧不慢地驶向那海面下的身影,陈星只能祈祷它不会突然加速。

    凌欣握着方向盘的手不停转动,随着陈星的手势而改变航向,凌欣的手里都紧张地出了点汗,摸着方向盘滑滑的。

    凌欣的视线就一直锁定那站在船头上,不停被海浪打湿的青年。

    就在下一刻,那不停给凌欣指引方向的手收了回去,陈星双手都握在了那足有他身高两倍多的镖杆,横执着镖杆,就如同赵子龙握着长枪。

    又是一个浪涌来,船身被往上抬,特别是船头,更是被高高抬起,浪花也在此时朝陈星身上扑去。

    就在这时候陈星动了,双手握着的镖杆对向海面,那被海水抬起的身子向前探去,几乎就要凌空坠入海面,整个身子都探出了船身,在最高点,陈星全身的肌肉紧绷,目光如电,直冲海面下。

    然后释放,迸发出他肉体爆炸的力量。

    握在镖杆前的一只手松开,另一只握在镖杆尾部。

    单手将这柄镖杆掷了出去,那二十公斤的镖杆脱离陈星右手之时就疯狂加速,瞬间冲破海面。

    而海面下的身影也在海面被暴速镖杆刺破的一瞬间意识到了什么,原先慢悠悠的身影突然一振,充满劲爆肌肉的身影在几乎没有任何加速动作的情况下突然消失。

    海中短跑第一短跑健将的速度在这瞬间爆发。

    那身影在海面下划过一道身影就已经消失,而陈星的镖杆也早就消失在海面之下,镖杆上系的绳子被拉得老长。

    在停顿了一秒之后,陈星才从刚才两种劲爆的速度中反应过来。

    “中了!”陈星回头对着杨泠喊着,赶紧捡起了船上的绳子。

    “跟着它。”陈星指挥着凌欣的航向。

    凌欣则是顺着陈星的指挥立刻转动方向盘。

    陈星握着那绳子,靠在船身栏杆上,此时根本不可能把这条旗鱼拉上来,一个人想要把海中的旗鱼拉上来,就是让陈星再加两点力量他都做不到这一点。

    平常钓鱼就是一条手臂长短的鱼就足以把一个成年人弄的筋疲力尽,更别说这种在海洋中都是生物链顶端的旗鱼了。

    接下来就是一场拉锯战,一艘船还有一条鱼的拉锯战,握着绳索的陈星又被浪花打湿了不知道多少次。

    这条旗鱼虽然凶猛,可惜它已经受伤,这场拉锯战的结果在一开始,就注定了。

    那黑旗鱼最终还是被拉到了船身一侧,在海面下根本没法预计这条鱼有大多,此刻到了海面上,陈星才能真切看到这条黑旗鱼。

    好大,粗略一看就比他人还要长。陈星尝试了一下,不行,太重了。

    凌欣这时也从驾驶舱跑了出来,看到了这条在海面上的巨大黑旗鱼,这就是陈星找了那么久的鱼么。

    凌欣也去帮陈星拉这条鱼。

    两人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把这条鱼拉了上来,拉上来的那一刻因为用力过猛,两人都扑通倒在了船上。

    “哎哟。”凌欣整个人都倒在了船板上,船身还在浪花下摇摇晃晃的。

    “啊,好累啊。”陈星躺在船板上侧头看着凌欣笑着。

    “哈哈,我也累了,好紧张,我手上都是汗。”说着凌欣好像是想给陈星证明一样把手伸向陈星,给他看看手上的汗。

    陈星接过凌欣伸过来的手在他衣服上找了处没有湿透的地方擦了擦。

    “喂,哪有你这样的啊,这衣服还是我买给你的。”凌欣轻撅嘴巴,抱怨着陈星的举动,不过因为他擦得是自己的手也就饶了他了。

    “嘿嘿,我把这条鱼送给你。”陈星站起来,把凌欣也扶了起来,对他而言无所谓,对凌欣而言躺在这船板上就容易着凉。

    “这鱼送给我?”凌欣看着那条比陈星还长的黑旗鱼,这鱼要吃多久?

    “恩,就当是我给叔叔阿姨的年货。”陈星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拍几下就能拍出海水来,他这衣服可是湿透了。

    “这就想收买我爸妈了啊?”凌欣白了陈星一眼,这就想着给她爸妈送年货了。

    “嘿嘿。”陈星也见过凌欣的爸妈了,之前凌欣请他们去家里吃饭的时候就见过了。

    “我先把冰盖上。”这鱼可不能就这么放着,陈星把鱼拖到一块布之上,从船舱中取出冰铺在黑旗鱼身上。

    “这鱼得有多重啊?”凌欣跟陈星一起把鱼拉到布上就累的喘气,这也太沉了。

    “应该不到两百公斤,不过也快了。”陈星扭了扭胳膊,这确实是一个苦力活。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