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七杀恨 > 正文 第一卷 铿锵行途 第12章 变故
    安稳的日子总是不会太过久,让人无法安逸起来。十八寨里大家伙正在劳作之时,一阵呼哨声响起,只见长腿将军火速的从寨外的山坡上跑进寨子里对众人大声而又急促的说道:柳涧堡的那伙强人又来了,今次大约在五、六里地开外,十余骑人马,后面还跟着一个小队,那都是驾鹰溜犬的队伍,估摸着也有二三十人,走走停停,大约半个时辰左右会到。寨主杜衡一听,马上叫上小六子和几个管事的,大伙儿在一起商议着。

    “咱们就按小书生的说法,我们准备准备!”长毛道长听说要准备,立马起身就走。小六子一摆手说道,等一下!示意着大家且安静下来。仔细的与大家分析着当前的阵况,那伙强人现在的人数已经确定了下来,大体上可以按在原来的方略行事,但是这只队伍里有鹰有犬,那么我们就要做好防护网具和绊马索等等,以免伤到自己人……。

    如此听到小六子的这般吩咐,大家四下散去各自准备各自早已备置好了的东西。同时,在寨前的山坡上的树林里预先埋伏好,只管等着柳涧堡的那伙强人的到来。

    小六子和临阵的四个管事儿的又聚了一下说道:我先上树,隐蔽起来,专打露头的和飞鹰,尔等依计行事。看这阵仗,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毕竟我们是七、八十个闲散人等对付他们四、五十人的武师队伍,大约可以称得上是势均力敌。话音刚落没多久,就能隐约依稀的可以听到马蹄声响儿。随着几声鹰啸犬吠,小六子站在树上已经可以看见领头的了。小六子赶紧对下面人说道:等下,先拌马腿后打冲锋……。

    果然,柳涧堡的武士顺着大路一溜向前奔跑着,在离十八寨相距不到半里地的时,有果敢的汉子猛的拉起了绊马索。只听到扑通!扑通!扑通!连连拉倒三匹大马,其下的人儿一看,赶紧勒马停住。后面的人也骤然停下,刚好自然而然的摆成了一条长蛇大阵。瘦和尚和藏神看到山道上便有这近期时常演练的如此熟悉的情景,心头一喜,立马通知自己所辖的队伍里汉子们拿起带尖带刺的竹竿儿向下冲去。一个瞬间就把这长蛇大阵搓得七零八碎,接着长毛道长和花舌头带着他们的队伍马上冲上前来,也不搭话,三下五除二的打掉他们手中的武器。鹰雀在乱飞,黄狗在狂吠,领头的武师这才得已回过神来,重新组织了大家聚在一起进行反抗。小六子站在树杈上,看得一清二楚,一见他们有反攻的迹象,于是拿起自家手中的弓箭专射那些大声叫嚷的人儿的马匹和犬儿。

    当真是训练有素的武师,很快的就有人发现了他藏匿的地方,马上驱使着厉鹰向他袭来。小六子气定神闲抬手就是一箭,将那只奔袭而来鹰隼射将下来。这伙强人一看,这儿居然有神射手在此,那还了得,还是赶紧的逃吧!一声“撤”字得了。不知是哪个冒失鬼说了句“撒”字,柳涧堡的武师一听到有人喊撤回时,一个个赶紧的抱头鼠窜,也不顾其他人如何,自顾自的顺着道往回跑,心想这次真他妈的是不该来,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而已。谁知道如今的兔子有如此这么厉害,大队人马狂奔了将近二、三里路时,这才有人回头一看并没有人追赶前来,于是便停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毕竟是经过训练的队伍,领头的让大伙儿自家检查一下身体和器物装备,还好!除了鹰犬马匹和武器有所缺失以外,身体到毫无损伤,人员也没有多少伤亡;只是这身衣裳被那竹签儿挂扯得稀烂。大伙儿一合计,如今也只好垂头丧气的往堡内走去,老老实实的去回命。

    小六子看着这伙强人一干人等远远的逃去了,赶紧的一声唿哨,也不去追赶。正所谓:穷寇莫追,更何况自己的队伍并没有经过什么训练,守备统领们也就随着那声呼哨声,呼啦啦的从寨子里窜了出来,麻溜的把兵器、马匹、黄犬等等赶进了自家的寨子里。此时大伙已经是各个欢天喜地的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一看见小先生,赶紧的把他抬将起来欢呼着、庆贺着。寨主杜衡看着大家打了胜仗,也就顺着他们意思,也不去打断继续的开心着。等着这股热闹劲儿完了之后,大伙儿一起重新聚到升帐厅来,杜寨主看了看堂下的兄弟们说道:好!好!好!只因我们在这里得了小先生的救济和帮助,才有今天的胜利。来呀!先敬小先生一碗酒。待热酒刚刚喝完,杜寨主又说:如今是得了胜仗,还请小先生说道说道,现如今以后怎么办?

    小六子定了定神,清了清嗓子说道:刚才那一场阵仗,我在树杈上仔细观看了一下,大伙配合的都挺好。只是这一仗打胜了,十八寨的名声势必在外大作,以后只怕是不光有柳涧堡的强人会来骚扰,别的其他大寨的强人们也会来侵扰大家。所以,此时的当务之急要做一个正经八百的寨门和城墙,当然同时还要做好各项防务和哨站的安排。这眼下马上就要过年了,过年后就要开辟荒土,改造良田来应对灾年。此次捉来的牲畜就不要杀牲了,可以和自家的牲畜混养配种,以备要不时之需。不然的话,随着日后日益扩大的队伍以后吃喝都会成问题。我是从漠北一直走将过来,一路上看到很多闲散的逃荒之人和流民,如果平日里有这样一些人等经过此地,可以收容下来以壮声威……。

    听着小先生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堆话,大家耳朵都快要起茧了。正在心烦之时,只听见秉忠的话锋一转,不日即将除夕,我定要赶回家中去,不可能和大家一起守岁。今日如此叨扰大家,就此过别。这大厅之内,一听说小先生要走,大伙儿突然安静了下来。大伙儿心里都在想,咱们都知道小先生是要会走的,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走。刚刚打完了这场胜仗就要离去,让人不觉感到有些伤感和怅然。还是当寨主的,杜衡当下就立马定下神来说道:既然小先生要走,我们也不挽留,定不能因自己一己之私而影响了小先生的前程。如若敬轩老弟不弃我等山野匹夫,想将来这寨子日后变强大了,也可以作为小先生另一个安身立命之本。我等今日就拜小先生为山寨军师,不知大家可否愿意?

    大家伙儿一听寨主这么一说,各自心胸都豁然开朗,情绪激昂,连连叫好称赞。当下众人便一一拜服小六子为军师。小六子心里想,这曾可好,本想借此机会可以快些逃脱,反而被他们拉得越陷越深。如此这般只能淡然一笑,心里想,随他去吧!还是赶快走得咧。

    第二天的大晌午,吃完壮行酒与杜寨主等人商议路程。一曰走水路,最快一日便可到达,可是我等山寨如今还不通水路,不见泊船趸岸。一曰走旱路,那可是官道,大约需要两三日即可到达,但必须经过柳涧堡。只因刚刚与柳涧堡对抗过,风声肯定会很紧,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最好是绕着走。所以大伙都建议,如果走旱路就要走盘山而行的山路,不过就是日子就会长了一两天而已;听到这里,小六子心想,那就只有这样了。今天已经是腊月十九,如若是他策马狂奔完全可以在过小年的时候赶到家中,即便是在途中有所耽搁,回到家中的时间也是很宽裕的。大伙儿为秉忠准备好干粮,当即便拜别诸位,策马前行沿着山路往回赶。

    翻过李家坡,秉忠在马上远远的看见有一架小山立在眼前,说不得有多险峻,但是山势很是清秀。走将前去,恍惚之间有东西闪烁着眼睛,立马一看,原来在不远之处有一破旧山门。那闪光之处,便是这山门上的牌匾。于是,驭马来到山门之下,定睛一看上面依稀写着三个大字:定阳寺。只不过是年老失修金漆剥落了而已,张秉忠正在犹豫是否进去之时,“吱呀”一声山门微微打开,伸出一个小光头,对着小六子说道:施主有请,我家方丈说,有客到了。小六子正在纳闷儿犹豫之时,门前这位沙弥又说道:请贵客到知客房内一叙。

    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小六子也不迟疑下马系好缰绳,紧随着小沙弥来到山门之内。一走进知客房前,便看见一老和尚坐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他。只见这和尚身着百衲僧衣,但不邋遢。脸上皱纹着著,花白稀松的胡子吊在颔下,手中的一串黑檀珠子已经被捻拨的油光水滑,但见桌上摆着一副清瓷茶具,随意用手一指,“客官请坐,一时劳顿,在我这儿歇息歇息,吃碗清茶。”

    小六子刚想问老和尚是如何知道我的到来时?这位长者也不许他搭话,一个劲儿的自己说道。“我不怎么留你,但只是和你聊上一、两句,你愿意就在我这儿住上一宿,你如果不愿意随即便可回家。”

    小六子点头称善,放下行李坐于老僧面前慢慢品着茶,安静的听着老僧自说自道。“施主与吾寺有缘,上代长老在世时就曾经对我说过,今年会有一个贵人路过此地,要勤于接待以结善缘。吾寺光耀可能会受此人恩惠,若能承蒙恩惠,本寺定为先生塑身造相上香……。”老和尚许是很久没有与人讲话,与小六子一见面便开口,总是侃侃而谈。秉忠心里却在想,这老和尚比自己还能唠叨。等了盏茶的功夫,老和尚自顾自的终于讲完了。秉忠赶紧言谢称善,想着要赶急着回家准备就要告辞。哪知这老和尚抬手一拦,从自身怀里掏出一个锦囊要赠予小六子。小六子正准备打开时,只见那老者嘴里还唠叨着:小施主且慢,不要着急;将这锦囊务必随身带好,这是我家长老赠予客官的。若到他年遇到了走投无路之时,可以打开看看,定能为客官指引出路。另外老衲还有一个偈子告诉客官,客官一定切记切记。

    “虎啸山林动,龙潜千页中。遇金则止,遇木而生,遇水则胜,遇火而王,遇土则祖。”只见这老和尚说完这一偈子,微微的闭上眼睛,再也不再搭理小六子了。张秉忠看到如此这般,只好答谢转身就走。好言拜别了小沙弥,解下缰绳却没有骑上马。此时秉忠满脑子里都是那句偈子,虽有五行在内,但其中含义却一概不知,颇让人烦恼。一心想要打开那怀中的锦囊时,此刻耳边又回响起老和尚那句话的叮嘱,一定要等到走投无路之时方可有效。万般无奈之中,秉忠只有忍下这无边的好奇心。总是一个没结果,于是走着走着翻身上马策马前行。

    一路之上,翻过这定阳山,还要绕山近百里的路,想要一口气赶回家,实在是有点望天尤人。想这马儿,也受不了这一番折腾,天色渐渐垂下夜幕,只好找店打尖。所幸之事,只因在前山之中立有寺庙,周边定有民居。不多时,小六子便找到一户农家散居而息。冬夜里,月冷星稀,小六子借着微弱的月光在农家院子里踱步,虽说过了许久,但自己当下的满脑子里,还是那件莫名其妙的偈子再次回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