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抗日之民国兵王 > 正文 第95章 实在是手段高明
    王峰在上海滩搞出如此天大的案子,不但不低调掩饰,竟会反其道而行之,自己在第一时间写了一份详细的行动报告,连同由他主导大纲撰写的头版头条、刚出版的《申报》,派人乘最早的一班飞机送往南京。

    总裁侍卫长王世和正在办公室处理公务,突然接到送给他亲启的一封沉甸甸信件,看了几眼不仅摇头笑说道:“这个王峰,把我当成什么了,不会是给我寄来他......。”

    当王世和拆开信件,发现里面还有一张带着墨香的《申报》,不禁有些惊奇的顿住不说,快速将报纸展开浏览。

    他连续看了两遍,又打开装在大信件里的小信件,一口气看了两遍,不仅震惊的霍的站起来,拍着桌子骂道:“这混蛋孩子,难道就不怕死吗?”

    王世和已经感觉到这件事的重大,而且这个不要命的王峰,竟请他将送来的信件转交蒋总裁,但怕王锋受到严厉惩处丢了性命,想扣押不上报。

    可他转而一想,《申报》每天都会运送到南京,只要看到今天刚出版的《申报》,马上就会在国府掀起轩然大波,到那时,即使蒋总裁无暇看报,可下面各大部门的长官,看到这则天大的消息,岂能不马上向总裁报告?

    再说作为国府规模最大的特务组织、陈氏兄弟控制的中统下面负责具体事务的调查科科长徐恩曾,可是一个能力颇大的特务头子,他下面的基层组织在大城市都有联络站,尤其是在上海,设立的特务组织更加庞大。

    王峰在上海滩搞出这么大动静,哪怕先期做的再缜密,可《申报》头版头条披露出来这个消息,闻风而动的上海中统组织,会失去这个立功受奖的机会而不屑?

    王世和想来想去,必须要在没有任何人向蒋总裁汇报前,经过深思熟虑如何应对,把这份王峰交给他的烫手山芋,交在蒋总裁手里。

    无论蒋总裁如何发落,他王世和已经尽力,后面怎么发展,就不是他一个侍卫长所能及的事了。

    他再次看了两遍《申报》登载在头版头条的署名文章,又将王峰夹在报纸里的信,仔细研究了一会儿,基本做到了心中有点底,这才抱着材料轻轻敲响蒋总裁办公室的门。

    “是世和吗?进来吧。”

    王世和抱在怀里的信件,就像抱着一炭火,灼烧的他浑身冒汗,推开门走进去回身轻轻把门关上,步履艰难的走到蒋总裁办公桌前。

    “世和,有什么必须要找我的事吗?你应该知道,淞沪抗战日军虽然遭到失败,但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后面还会挑起战事,我正在审阅有些部门长官报上来的文件,要是没有其他需要急办的事,就暂时放一放。”

    “总裁,此时我汇报的事看来也算十万火急,一旦处理不好,恐怕会出大事,还是请总裁......。”王世和总会到不知该说修辞还是不说的时候,不加修饰的停顿下来。

    蒋总裁已经了解王世和回报中突然停顿的习惯,感觉没有什么不好,要是他不想继续听就会挥手叫出去,要是想听下去,会简单的说道:“有话就说吧。”

    王世和两手托着王峰送来的信件,简单明了的说道:“总裁,这是‘洽公’虞洽卿先生的外甥王峰,从上海带来的紧紧信件,请求我看后马上转交给您,不知您......。”

    “王峰?哪个王峰?喔,是在天通庵反击日军作战中,非常英勇的那个代理营长王峰是吧?”

    “是、是是,就是他,也就是王世勇将军的大公子王峰,这份信件就是他专程派人送来的。”

    “这个年轻人怎么想的,一个营长就直接给我递文件,成何体统?”

    “总裁,王峰递交的信件内容,关系到上海滩几位‘大亨’的态度,一旦这几位大亨出尔反尔,恐怕会影响到整个国家的经济,尤其是现在正在上海展开的淞沪抗战。”

    “这么严重?这跟一个小小的低级军官有关系吗?”

    “关系大了,是他撬动了上海滩几位‘大亨’的屁股,王峰在信件中说是已经将他们安抚好了,可他要得到您的支持,所以才......。”

    蒋总裁抬起头看着王世和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先放到我这里,有时间我就看看。”

    王世和看蒋总裁答应,但心里还是不踏实,把那张还带着墨香的《申报》放在办公桌显眼的地方。

    “这是哪天的报纸?”

    “今天的,对,是王峰派人提前送来今天出版的《申报》,如果按照正常时间,《申报》应该在下午两点才能到。”

    王世和说完小心的倒退几步,然后转身悄么声息的走出去,把门拉上站在门口,拍着‘突突......’直跳的胸口。

    不仅暗道:“王峰你这个小祖宗啊,你是把天捅了个大窟窿,等着受死吧。嗨,你这混蛋哪怕背景再深,能抵得过国府庞大的权利,以及上海滩那几个‘大亨’联合起来的强大势力吗?”

    “娘希匹,小赤佬,你这是在找死。”

    站在门口的王世和,听房间里的蒋总裁突然大骂,‘啪’的拍了一下桌子,不过又没有了声音。

    大约又过了五六分钟,房间里传出:“世和,你还在外面是吧?进来吧。”

    王世和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小步快走的走到此时已经坐在沙发上的蒋总裁跟前,陪着小心说道:“总裁,世和不应该将这份信件交给您,给您......。”

    “你事先研究过这个王峰,写的信件和这张送来的《申报》吗?你有什么想法?”

    “报告总裁,我只能说这个王峰胆大妄为,凭一时意气,竟捅出这么大的娄子,不过,如果按照他信件所陈述属实,也算这孩子胆大心细,暂时将这场风波暗涌的事件给处理的还算不错。”

    蒋总裁看着王世和点了点头,示意继续说下去。

    王世和看蒋总裁面色并没有气恼的怒不可遏,不仅心中稍宽的接着说道:

    “总裁,上海滩这几位很有影响力的‘大亨’,掌握着上海乃至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经济命脉,国府现在财政匮乏举步维艰,要是一味的叫这几位‘大亨’做大,恐怕以后很难掌握。”

    “你的意思是王峰这样做,也算为国府在投石问路?”

    “是的总裁,我觉得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王峰对上海这几位‘大亨’,采取断然措施,没收他们仍不做收敛大肆走私的军火和毒品,手段虽然疯狂不计后果,但也算替国府拿命尽力。”

    “而且明智的通过报纸来替这次行动做舆论宣传,其目的也是想打压这几位‘大亨’的气势,给他们警示,叫他们以后再想做出这些祸国殃民之事,心存恐惧,会收敛一些。”

    王世和说到这里,不知蒋总裁心里是怎么想的,不仅顿住看着蒋总裁。

    “说的很好,继续,我在听。”

    “总裁,王峰这孩子确实很有隐蔽战线与各种势力作斗争的睿智头脑。尤其是没收了这几位‘大亨’价值不菲的走私军火和毒品,竟然会把这些在上海滩说一不二的‘大亨’,打压的无人出头,实在是手段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