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抗日之民国兵王 > 正文 第140章 枪声引来日军进攻
    王峰看着拥挤的人头,要想在中间挤出一条能走过去的小路,确实很困难,他再次大声喊道:“日军战机从空中火力扫射车厢,只要站着的都会有生命危险。”

    大家一听‘只要站着的都会有生命危险’,吓得都想蹲下来保住命,可拥挤的人群连站立的地方都挤巴巴,怎么又能蹲下来?

    “不怕死的都站着,要想保住命的都钻到座位底下。”王峰这一喊叫,车厢更加混乱,有些人顾头不顾腚,将头钻进车座底下,腿伸展不开就跪下撅着腚。

    很快大家都找到认为安全的地方,被挤在中间的这些人稍觉宽敞,蹲在车厢抱着头,吓得惊慌失色的看着王峰。

    王峰看大家都蹲在地上,有的没有蹲下也弯着腰,中间还是没腾出地方叫他们出去,不仅再次喊道:“把中间腾出我们出去的路,不然我就从中间开枪了。”

    这一招还真管用,中间的人怕挨枪,拼命的往车厢两边挤,好不容易挤出刚能放下一只脚的一条进出小道。

    王峰对罗刚命令道:“你们四人分散在车厢前后,从车窗向外瞭望,如果发现有日军战机对火车进行攻击,要以最大的火力阻击敌人,掩护车上的百姓。”

    “王峰,你要到哪?我跟你在一起。”

    骚蛋蛋,每到最危险的时刻,这顾铭就要跟在身边,不知是怕死找护身,还是怕王峰有危险,拿命来保护他。

    “小个子兵,不要给我添乱,我执行的任务非常危险,你不能跟在我身边。”

    “老大,我跟你在一起,这样还可以相互掩护。”冯志远大声要求道。

    “好,你们三个在车厢里,按照我的命令马上散开,冯志远跟我走。”就在王峰带着冯志远要冲出车厢,突然飞机巨大的轰鸣好像就在头顶上,紧接着三架日军战斗机再次俯冲展开火力扫射。

    机载机枪子弹透过车厢铁皮,穿进车厢,虽然有铁皮阻挡子弹的穿插力,可只要进入车厢,击中在人的皮囊上,致人死命还是绰绰有余。

    顿时车厢里血肉飞溅,中弹的人有的当时毙命,有的受伤疼痛难忍的大声嚎叫。

    王峰再次大声嘶喊道:“快抱住脑袋趴在地上。”

    他带着冯志远冲出车厢,来到前后车厢连接处,踏着铁棍脚踏爬上车顶,迎着凛冽的寒风,往前爬行了几步,端着冲锋枪枪口对着天空。

    当一架日军战机再次俯冲下来,离他还有二百米,王峰明知冲锋枪子弹根本就够不着飞机,可他还是在等待,等待敌战机俯冲到最低点,马上开枪阻击。

    这种明知是儿戏的做法,可王峰乐此不疲的一而再的开枪,将子弹射向俯冲下来的日军战机。

    冯志远也爬上了车顶,看王峰开枪扫射俯冲的日军战机,同样瞄向俯冲下来的飞机,刚扣动扳机扫出去几颗子弹,就听王峰大喊道:“冯志远,不要浪费子弹,你保护我不要滚下车顶,由我来干扰日军的飞机。”

    王峰虽然知道冲锋枪打飞机是在徒劳,可他还这么执着,其目的就是要警告日军战机飞行员,这列火车虽然没有高射炮,但是还有火力打击他们的战斗机。

    如果日军战斗机飞行员发现列车有防空火力,就会小心地控制飞机俯冲的高度,以及俯冲下来必须保证在还没到最低点就马上爬升,来避免低空火力打击。

    即便日战机飞行员,看到只是一支低端的枪械在实施对空火力打击,但也不敢大意,这就给飞行员造成一种精神压力,不敢妄为的俯冲到任意地点才开始实施机枪扫射。

    三架日军战斗机正准备进行第三次俯冲,对这趟客货列车进行火力打击,突然爬升,在空中形成新的战斗阵型。

    王峰不理解的抬头看着这三架日军战斗机,为什么俯冲到七百米会突然爬升呢?

    当他发现一架飞机从吴淞方向飞过来,不仅紧张的大喊道:“罗伯特,你快返回虹桥机场,马上返回。”

    在地面仰头向一千二百米左右的高空喊叫,这种徒劳王峰都想得出来。

    他是着急呀,王峰记得非常清楚,在穿越前查阅过的资料,在今天2月22日,从南京机场已经转场返回虹桥的波音218战斗机,飞行员罗伯特接受命令,与国民军战机一起进行常规巡航。

    在巡航期间、罗伯特中途迷失航向,在空中继续寻找航向,并向地面发出求地面导航的指令。

    此时从‘加贺号’航空母舰,也就是后来偷袭珍珠港的主力军舰、起飞的三架三菱B1M十三式舰载攻击机,与三架三式舰载战斗机,满载弹药,升空到苏州附近执行任务。

    驾驶十三式一号舰载攻击机飞行员是崎长嘉朗中尉,小谷进大尉为投弹手,一级飞行兵(一等兵)佐佐木节朗是电信员兼射手。

    三式舰载战斗机机长为生田乃木次大尉,六架战机编队总指挥由小谷进大尉担任,下午四点左右六机编队接近苏州上空。

    在空中迷失航向的罗伯特,发现三架日战机正在俯冲扫射一列正向上海方向开去的列车,认为这三架日军战机是要摧毁这列火车,也就是王峰等五人乘坐装满乘客、军用物资的京沪列车,然后再对挤满来自上海难民的苏州火车站,进行空中火力攻击,

    罗伯特驾驶波音218战斗机,毅然决然的扑向日军战机。

    就在日军准备再次实施低空俯冲扫射时,一架空中僚机在900米高空发出紧急信号。

    三式舰载战斗机长机机长生田乃木次大尉,接到报警信号,马上命令另一架僚机快速爬升,三架战机成为战斗队形,准备迎战这架扑上来的波音218战斗机。

    生田乃木次机长在驾机爬升时,向这次六机编队总指挥长小谷进大尉报告,发现一架波音218战机扑了上来。

    小谷进大尉命令三架三式战斗机组马上爬升,在1500米高空做好战斗准备,命令三架十三式舰载攻击机在900米高度向左转向,已在1500米高度的舰载战斗机右旋向波音218俯冲,六架战机编队对罗伯特战斗机形成包围之势,采取猛烈火力攻击。

    罗伯特发现日军六架战机在高、中空间快速机动,对他的波音218实施波次打击,马上采取快速爬升,利用速度占据高空有利空间。

    黑岩利雄驾驶的舰载战斗机,首先从上方对正在爬升的波音218战斗机,实施居高临下的火力打击。但是由于测距出现偏差,距离太远,发射出去的子弹全部在空中乱飞。

    罗伯特虽然清楚自己驾驶的这款新式波音218战斗机,在爬升速度、火力配置都优先于日军的十三式舰攻机和三式舰战机,但也清楚地认识到以一敌六的悬殊力量,一旦被日战斗机群咬住,恐怕会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