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抗日之民国兵王 > 正文 第142章 火车前凶险阻击战
    王峰口气严厉地说道:“冯志远,你就告诉他们,第五军张治中军座属下上校团长王峰,命令他们马上跑步到火车头前接受命令。”

    “啊?老大,你什么时候成第五军的上校团长,我怎么不知道?这回是真的假的?”

    “麻辣个逼的,你说真就是真,你说假就是假,只要能把这支一个连兵力调出来,与咱们一起迎敌,保护车上的百姓和重要军事物资,他们不信也得信。”

    冯志远知道眼前这个老大又犯疯病了,不然怎么又冒出个上校团长呢?

    要是被顾铭他们知道,准会笑王峰真是又疯子,一见到小鬼子那根筋就蹦起来,听到枪声一改平时斯文、风流倜傥大少爷的气派,疯狂的就像个屠夫,杀起鬼子连眼都不眨。

    他可不想跟着王峰一起疯,因为冯志远心里非常清楚,一支友邻部队,绝对不会听从他这个年轻少尉的命令,不仅为难的说道:“老大,我真张不开口说我们的上校团长,命令你们......。”

    “卧槽,你在违抗本上校团座的命令,我现在就枪毙了你,快滚,要是这支部队不能马上与我会合,这一车的人都得死,就连车载物资都会被小鬼子抢光。”

    冯志远无奈之下,只有执行这位临时自封‘上校团座’的命令,快速向车尾跑去。

    王峰趴在第二节车厢,发现前面堵截这列火车的小鬼子,并没有跑过来杀人,而是命令四个小鬼子,端着枪朝这边胆战心惊的走来。

    接到小队长命令到火车上查看情况的四个鬼子,端着枪心中极度恐慌的走过来,就怕火车上有支那部队突然对他们开火,每往前走一步都感觉到离死亡越近。

    从日军小队伏击地点到火车的距离不足五十米,可这四个日军士兵硬是走不到跟前,越是靠近越是脚步放慢。

    日军小队长站在原地大声骂道:“混蛋,快快的上车搜查,快快的你们的听到了没有?”

    趴在车厢顶上的王峰一动都不动,就怕自己由于移动被日军发现,他端着枪瞄着四个走过来的小鬼子,要是扣动扳机,秒秒钟就会将这四个鬼子消灭。

    可他控制住自己的冲动,他要等待,等待冯志远把那支部队带到车头前,突然对日军小队发起最猛烈的进攻。

    王峰突然感觉到情况有变,一旦那支部队跳下车被这四个小鬼子发现,双方一定会马上交火,日军小队长井上村林就会利用提前设置的工事,对火车进行火力打击。

    要是双方激战持续很长时间,日军部队一旦增援,对这列火车的乘客和大兵,展开最猛烈的火力打击,车毁人亡已是不可避免,车上装载的军事物资,也会被洗劫一空。

    他为了减少伤亡,尽量不要提前暴露目标,压低身姿快速向车尾跑去,当来到第六节和第七节车厢连接处,身姿灵活的跳下来,直接钻进车底,向第八节车厢爬过去。

    爬到第八节车厢车下,王峰探出头往外看,看到四个小鬼子有两个上车检查,另外两个站在车厢门口持枪警戒。

    王峰趁两个在车厢外警戒的日军士兵不注意,突然从车下钻出来,拉开闷罐车门能钻进去的缝隙,身子往上一纵钻了进去。

    还没等王峰站稳就被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扭住,一个粗鲁的声音低声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带着枪钻进我们的车厢。”

    “你们是哪一部分的?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第五军张治中军座属下上校团长王峰,请问你们这个连队的长官是谁,马上叫他跟我说话。”

    “嗨嗨,你这小白脸,就因为长得人模狗样,就敢在老子跟前吆三喝四啊?你先看看你这位兄弟,就因为不老实,已经被我们绑了?”

    王峰当发现向这个连队传达命令的冯志远,被捆绑起来扔在地上,当即就要大骂,可他忍住了,因为此时他被几个士兵扭住,就是想突然发难,双拳难敌四手,这要找机会呀。

    “请问说话的这位就是这支连队的长官是吧?我问你,你知不知道前面有一个小队的鬼子,把火车截停?现在派四个日军士兵正在车厢检查,你们是一个连的部队,难道就等小鬼子把我们包围全部杀掉吗?”

    “你是谁呀?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再说,你就是长官,可我也不归你管那?哼,你再不老实就把你的嘴给堵上,看你再给我喊叫。”

    王峰看这混蛋都到了生死关头,哪怕不救车上的百姓,起码也要想办法保住车上的士兵性命吧?可这家伙就像缩头乌龟,躲在闷罐子车厢拽都拽不出去。

    一旦小鬼子把他们堵在这里面,往闷罐子车厢扔几颗手雷,整车人就得全部完蛋。

    时间紧迫,王峰没有时间跟这犟牛弹琴,就在两个士兵扭住他已经疲劳的有些松懈时,王峰突然发难,只见他身子猛地一抖,手脚联动在谁都没看清时,就将两名扭住他的士兵撂倒。

    在车里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快似灵猴的王峰,已经把枪顶在那位连长头上,厉声喝道:“作为下级军官,不但不执行命令,反而以下犯上捆绑殴打长官,我现在就可以枪毙了你,你知不知道?”

    “长官,请把枪移开,这家伙要是走火,我的脑袋就成了碎西瓜,要是溅您一身血我的罪过就更大了,求您放了我,我有难处跟您报告。”

    闷罐子里的士兵,看他们的连长被跳进来的小白脸瞬间制住,一个个佩服的直喊‘好身手’,根本就没想办法解救他们的连长马小山。

    当有几个反应过来,瞪着凶狠的眼神围向王峰,其中一个吼道:“把我们马小山连长放了,否自你和你那个提前来报信的人都得死。”

    “不要鲁莽、不要冲动,我没有恶意,只是想叫你们的马小山连长,带领你们这支连队阻击拦截火车的小鬼子,解救车上的百姓,保护列车上的军事物资,同时也是在救你们自己。

    可你们不但不听,而且还违抗命令把我和我的人绑起来,难道你们真不怕死?不怕死就像个爷们,冲出去杀鬼子。”

    马小山连长听王峰这么说,不仅哭咧咧的说道:“长官,难道你跳进闷罐车,就没有发现点什么吗?”

    “马连长,我没有时间跟你猜谜,快告诉我,这闷罐子车里到底隐藏着什么?”

    “隐藏倒没有,就是......,嗨,我就直说了吧。”

    马小山指着一闷罐子车的士兵再次说道:“长官,你看看我的士兵身上什么都没有,没有枪没有子弹,只是就这么把我们装进车,拉着到上海参加什么淞沪抗战,你说......。”

    “不会吧?你们是正规军,为什么会一个连调防,连一支枪一颗子弹都没有呢?要是遇到敌人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等死啊?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

    王峰被这位连长说的有点不信,看着车厢里的士兵,确实没有一个有武器,不仅皱紧眉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