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抗日之民国兵王 > 正文 第29章 炮火轰炸
    方永达皱紧眉头看着王峰,虽然是在黎明前的黑暗,但通过不时闪烁的战争烽火,还是能看出来他的疑惑。

    但是在部队里,官大一级压死人,更别说王峰的身份非常牛人,方永达只有主动交出指挥权,听从王峰的命令。

    王峰看出方永达以及二连军官的不满,对顾铭说道:“顾通讯官,请你马上联系一五六旅翁照垣旅长,我要当着这几位军官的面,直接给翁长官通话。”

    “报告翁旅长,我是王峰、我是王峰,现在正在商务印书馆阵地,敌人马上就要对闸北展开大规模进攻,为了保证商务印书馆的阵地不被敌人突破,我带领派到医院保护我的总部警卫排赶到阵地,请求接手阵地指挥权。”

    “王峰,你这混蛋,你在医院里胡闹我都听说了,正不知你的下落,没想到你竟会身带重伤跑到商务印书馆阵地,我命令你马上回到医院,否则军法处置。”

    “旅座,我真的没有问题,而且伤口愈合的非常好,现在大敌当前,每一个阵地多一支枪一名抗日战士,都有可能改变阵地形势,我请求您答应我留在阵地指挥,保证不带头冲锋陷阵,求您了。”

    “胡闹,你可以这么做,你知道我和十九路军的长官要担多大责任?再说你怎么把伤口还没有恢复的顾铭也拐带到阵地?你这是作死知道吗?”

    “旅座,顾铭这丫头脾气很犟,要死要活的跟着我,我也头痛的没办法,不过您放心,只要我王峰活着,顾铭就绝不会有生命危险。”

    “不,你和顾命都要给我好好活着,你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谢谢旅座,我可以认为您已经答应我王峰,接手商务印书馆阵地指挥权的是吧?王峰和跟前的军官都听到了。”

    王峰故意大声喊叫,说完最后一句‘啪’的结束通话。

    王峰对身边的军官说道:“你们都听到了吧?旅座已经命令我接手商务印书馆阵地指挥权,现在我们马上研究如何部署阵地火力。”

    他对冯志远说道:“打开手电,你带其他人把我们几个围在中间,最好不要透出光亮,我可不想成为夜间敌人火力打击的靶子。”

    王峰在地上简单画出的防御阵地,并将一个连另一个派的兵力作了部署,最后说道:

    “商务印书馆的三号大楼,由总部警卫连副连长罗刚,带领五名从这些战士中挑出来的神枪手隐蔽在大楼顶上,你们的任务是锁定敌人的重机枪手,一旦敌人展开进攻,一定要把敌人的机枪手给我打掉。”

    命令四团二连长方永达带领连队坚守在主阵地,一旦敌人发起炮火打击,要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冲出十米隐蔽,等炮火延伸马上退回到阵地,利用敌人炮击的炮弹坑为掩体,反击进攻的敌人。

    命令二连副连长带领五名神枪手,隐蔽在商务印书馆四号大楼楼顶,锁定敌人进攻时暴露出来的掷弹手和炮手,任务是消灭敌人炮阵地的炮手。

    他则带领几名身手矫健的战士作为呼应,随时支援出现险情的任何一方。

    一切安排就绪,王峰裹着大衣靠在一处避风的地方,闭着眼将刚才的部署再次走了一遍,认为没有不足的地方需要调整,这才睁开眼。

    当他发现小个子兵顾铭靠在他身边,冻得有些瑟瑟发抖,不禁低声开玩笑的说道:“小个子兵,是不是快被吓得尿裤子了?不然怎么会抖得这么厉害?”

    “胡说,我是浑身冷的发抖,有你在,我有什么可怕的?”

    “好兄弟,来,哥的胸怀永远对你敞开。”王锋说着解开大衣扣子,轻松地将顾铭拉进怀里,紧紧地用大衣裹住说道:“想睡就睡一会儿吧,一旦打起来,恐怕连闭眼的功夫都没有。”

    顾铭此时并没有羞臊的忸怩,而是紧紧地靠在王峰的怀里,虽然很不自在但心里却甜。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搂进宽大的怀抱,享受着肢体的温暖,这种感受很特别,特别的真希望老天不要亮,敌人不要打炮进攻,她就会这么一直趴在怀里到永远。

    女人要是真从心里接受一个男人,就会把自己的一生交付到这个男人手里,饥饿、恐惧、生死都不会看的太重,在乎的是与所爱的人,美好的永恒。

    这就是一位女人的情怀,也可能是一个女人的悲哀,因为她已经是爱情的俘虏,智障的什么都是美好。

    2月4日凌晨四点二十五分,敌人司令官盐泽幸一站在作战室,对身边的日军军官说道:“支那军在闸北阻击我海军特别陆战队向纵深推进,我命令全面对闸北展开新一轮进攻,一定要消灭驻上海闸北支那部队。”

    参加会议的各路兵种,马上返回部队,在四点五十分再次打响进攻闸北的进攻战。

    第十九路军总指挥蒋光鼎,据得到的具体情报,获悉敌人再次向上海增兵,多种部队数量达到七千余人,马上命令第60、第61师参战,加强闸北各阵地兵力,严阵以待。

    突然,敌人强大的炮火,从陆地、从停泊在江面上的舰艇,疯狂的发射出一枚枚炮弹。

    炮弹呼啸着落在闸北我方阵地,一团团巨大的烽火腾空而起,裹挟着战士分离的肢体再次落下,阵地被血染呈褐色。

    二连长方永达本来并不相信王峰毫无根据的断言,思想麻痹的躺在战壕。

    当听突然从敌阵地飞来的炮弹呼啸着落在阵地,马上从战壕腾的跳起来,大声呼喊着“马上向前沿阵地冲出十米卧倒。”

    炮弹在阵地无差别的落下一排,不等硝烟散去,第二轮炮弹向前延伸十米,再次爆炸,连续三次炮轰,将二连阵地炸的狼烟一片。

    二连长方永达回头看到这吓破胆的一幕,不仅摇头赞叹道:“王长官简直就是神人,为什么会算的这么准?如果没有在第一轮炮弹爆炸马上向阵地前沿冲出十米隐蔽,恐怕此时的二连,已经全部阵亡。”

    就这样,受到炮弹爆炸弹片波及的战士,伤亡不下二十几人。

    “还活着的弟兄,以最快的速度返回阵地,抢修工事,准备迎敌。”方永达率先返回阵地,利用敌人炮弹炸出的大坑做掩体,再次加高工事做好一切战前准备。

    王峰在听到远处阵地传来炮弹落地爆炸声,马上来了精神,就像非常灵敏的猎豹,竖起两耳瞪着吓死人的大眼,密切注视着敌人阵地。

    被包裹在怀中的顾铭,越发抖动的浑身自持不住。

    “小个子兵,做好准备,我叫你跑一定要跟上,如果你不行我会夹着你......。”

    顾铭也是有骨气的姑娘,听王峰如此说,猛地推开王峰,挺直身子还没来得及反驳,突然被王峰拉着朝前冲出去。

    炮弹以每秒360米的速度,飞向700米外的商务印书馆二连阵地,也就是说不用两秒就可到达。

    王峰看到正前方突然飞起数个火球,可以说眨眼之间就可到达他们的位置,能看到初发炮弹火光,起码是在发射炮弹的0·2到0·3秒,秒秒钟就能飞到跟前,岂能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