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双界祭司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隐世不出的三成胜率
    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去,所有四象元素能量尽数被吞噬殆尽,原本光彩流溢的殿前一空,只余下了沈源手中那一团灰蒙蒙的能量。

    这团能量不过篮球大小,悬在沈源手中,轻轻流转波动,其中隐含着的吞噬与寂灭,似是一头永远无法喂饱的远古巨兽,一旦沈源松开了手,这团灰色能量便会化作一张血盆大口,将地球整个撕成无数碎片,然后囫囵吞入肚中去!

    “这……这是……这是什么?”

    “虚空……混沌?大世界里,怎么可以出现这种东西?”

    “快停下!赶快停下来!你疯了吗?陛下!快阻止他!”

    殿前观战的人中不乏境界强悍的异能者,就连姬闸陛下身后,都隐约浮现出数个模糊的人影,那是围观的圣者们也按捺不住,要降临此处出手干预。若不是姬闸陛下在此,相信早就有人要将沈源轰杀当场了。

    姬闸却十分冷静地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稍安勿躁。

    站在殿下的沈源见状,狠狠一咬牙,对慧悟喝道:“大师,你准备好了吗?”

    慧悟长叹一声,脸上似悲似喜,双手合十,轻诵佛号,“阿弥陀佛。施主非常人,身有大造化之象,贫僧佩服。出手吧,贫僧准备好了。”

    沈源手中最后一枚祭印一引,断喝道:“虚空之剑!”

    原本悬在他掌间的虚空元素骤然向内一缩,瞬间化作了一柄灰蒙蒙的长剑,脱手飞出,向慧悟和尚当胸刺去!

    “师叔小心啊!”

    “手段厉害!师叔快快躲开!”

    “师父!不!我杀了你这王八犊子!”

    亲眼看到虚空长剑中的吞噬与抹杀真意,饶是对慧悟和尚信心十足的琉璃境众僧都慌了神,立时喧闹了起来,若不是殿前姬闸的圣者威压及时将他们压服在原地,这群和尚就要冲上来挡在慧悟之前了。

    虚空长剑剑锋指处,慧悟和尚闭目垂首,双手合十于胸前,面色无悲无喜,竟像是个在菩提树下入定参佛的高僧,完全无视了即将临身的恐怖攻击!

    有金光从他皮肤下渐渐绽放,重新把慧悟和尚的血肉凡躯化作了一尊雕像。

    可号称不死不灭的金蝉之体,对上了直斩因果的虚空长剑,是否还能无往不利?

    ……

    千万里外的昆仑无量山,量天台上,三人各自坐着一个小马扎,伸着脖子向量天台下眺望,将赤京城内的一切事情都收入眼底。

    伊格下意识咬了一口手中的西瓜片,嘟囔着问道:“老仙,你说那慧悟能活下来吗?”

    坐在中间的木偶人抚了抚自己下颔,若有所思地笑道:“原来如此……竟是个老佛转世,怪不得这么厉害。连境界都能等闲视之,身处其中却不受其阻……”

    “我一开始还以为剑云能和这慧悟和尚一争高下,如今看来,这和尚的辈分比剑云高上一辈儿,不是没有原因的。”

    迈迪翁听得墨阳老仙所答非所问,便又开口问道:“老仙,那这慧悟和尚,究竟能不能活下来呢?”

    木偶人耸了耸肩,笑道:“难说,那得看你对所谓的‘活’,究竟是怎么定义的。”

    ……

    帝皇明宫,一柄灰蒙蒙的长剑直斩向一尊金色佛像的胸口!

    无数双目光呆呆看着那一寸一寸接近金色佛像的虚空长剑,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终于,灰色的剑锋刺在了金色佛像的胸前!

    噗嗤!

    一声轻微的响声传来,在殿前众人耳中,却无异于一声惊雷!

    如同热刀切黄油一般,灰色的剑锋毫无阻滞地刺入了金色佛像的心口!

    “不!!!!”观战的法余和尚发出一声悲天跄地的声音,一双虎目中有热泪滚滚而出!

    灰色长剑贯穿了金色佛像的胸膛,而后如上次一般,消失在那伤口里。

    灰色渐渐从伤口上蔓延而出,很快覆盖占据了慧悟的整个身体。

    沈源瞪大了眼睛,失神看着眼前的一切。

    慧悟……没能挡住?

    他……他死了?

    我杀了他?

    在一场本该是友好交流的比试里?

    这……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慧悟的身体失去了一切光芒,很快化作了灰色粉尘,被风一吹便如沙般飘走了。

    沈源双腿一软,无力跪倒在地。

    就在沈源呆呆看着慧悟刚刚所在的地方,愣怔出神的时候,殿下忽然响起了一阵阵惊呼。

    大多是些无意义的呼喊,但声音中却蕴满了惊讶甚至是恐惧,由不得沈源不注意。

    沈源环顾一周,发现殿下的所有人都齐齐看向某个角落。

    他回头看去,只见那汉白玉栏杆的转角处,缓步走出了一个身披黑色僧衣的人……

    光头锃亮,面容近妖,单掌竖于胸前,虎口中夹着一串佛珠。

    不是慧悟和尚又是谁?

    沈源一双眼睛瞪得溜圆,险些没从眼眶中弹出来。

    不知为何,他觉得这慧悟和尚,面容看上去竟似乎比先前年幼了一些?原本的慧悟和尚看上去二十岁左右,如今面皮却嫩了些,看上去不过十八岁出头……

    沈源不知道是自己看错了,还是眼前这人其实是慧悟和尚的同胞弟弟。不等他询问或是想出个所以然来,眼前便是一黑,意识沉入了一片深渊中,晕了过去。

    ……

    等沈源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座偏殿中,李世和雷平等黑龙城成员面色颇为紧张地候在他身旁。

    看到沈源睁开双眼,众人均是大喜,李世俯下身关切询问沈源是否有事,雷平则一溜烟跑出了殿去。

    沈源晃了晃还有些眩晕感的脑袋,心知自己刚刚应该是因为力竭晕过去了。他很快想起了晕倒之前的一系列事情,抓住李世的衣袖,着急问道:“李长老,慧悟死了吗?”

    李世被沈源问得有些发懵,耸了耸肩说道:“我也不知道……陛下在和那和尚谈话,说你一醒来就要见你。”

    “走。”沈源说着,就要挣扎着爬起身来,去看看后面那和尚究竟是什么人。

    就在这时,一个洪亮沉厚的声音从殿外飘了进来,“你躺着吧,朕来了。”

    沈源定睛一看,推开殿门走进来的,可不就是姬闸陛下。

    “陛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沈源急忙问道。

    看着沈源面上惶急之色,姬闸笑了笑,心知杀死慧悟这个可能性让沈源难受极了,当下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慧悟没死,你大可放心。”

    听到姬闸的话,沈源长长松了口气。

    纵然虚空祭术的出现是慧悟和尚极力要求,姬闸陛下推波助澜而最后产生的结果,但毕竟直接出手的是沈源,如果慧悟真的死了,沈源绝对会留下心理阴影。

    沈源进而苦笑了一声,问道:“陛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您为什么……还有慧悟他……”

    姬闸摆了摆手,“你别急,我们一件件说。”

    说着,这位老皇帝也不嫌弃地上肮脏,一屁股坐在了沈源旁边,挥手让其余人尽数退了出去。

    很快,这座偏殿中就只剩下了姬闸和沈源两人。

    姬闸看着沈源,说道:“你当真不是个简单的人,若放在往常,朕绝对会想方设法地将你控制在手中。不过现下是千万年一遇的浩劫,你是其中的关键人物,秉承了大世界意志而生的人,却不是朕这一个帝王能够掌控的了。”

    “赤帝国正是风雨飘摇之际,别看昨日与联军的战斗中,我们似乎没有吃亏。随着这场战争的延续,赤帝国面临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经济、资源、民生、精神、军事……各个方面都会受到整个世界的压迫。我赤帝国的异能力量虽然远超其余各国的想象,但想要对抗这个世界,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我们必须要整合帝国内部的全部力量,抛却前嫌,攥成一个拳头,给予敌人以迎头痛击。”

    沈源点点头,“是啊……这个我们不是早就有了共识吗?”

    “可你还不够明白。”姬闸轻笑着说道。

    “我……”

    “否则你也不会问朕,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如果程阮在这儿,她就不会问。”

    姬闸悠悠一叹,反问道:“赤帝国有几大秘地?”

    “四大……”

    “出来几个?”

    听到这个问题,沈源心中猛然一跳,想明白了姬闸言下之意。

    “您是说,焚星圣殿?”

    姬闸点了点头,“我们需要圣殿。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们的胜率不足三成,可如果有了圣殿的帮助,我们的胜率能够达到六成!”

    听到姬闸的话,沈源艰难吞了口唾沫,问道:“圣殿……这么强吗?”

    他本以为其余三大秘地都是个顶个的厉害,可按照姬闸的说法,姬家、无量山和琉璃境三大秘地的出世只能令胜率达到三成,但焚星圣殿一家却能让胜率直接翻倍,达到六成之多?

    姬闸点头又摇头,“圣殿自然是强的,但也没那么强。他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有了圣殿的帮助,我们的优势能够被最大程度地发挥出来。这多出的三成,并不全是圣殿的功劳。”

    “换句话说,若圣殿出世,而其余一个秘地退走,我们的胜率依旧还是三成左右。想要获得最大的优势,必须要四秘地精诚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