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邪剑诸天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熔铸不朽剑
    第五十一章 熔铸不朽剑

    看着带着无限凶煞之气的蚩尤之剑,以及周遭被破坏殆尽的残骸。

    “这就是蚩尤之剑?!”

    刹那之间,在场众人都忍不住为之一阵惊骇,大祭司更是忍不住的大声呼喊道:“这是恶魔蚩尤打造的杀戮兵器,绝世大凶之剑,你若执意夺取,早晚会沦为蚩尤之剑的奴隶!”

    “嘿嘿!!!”林东来听到大祭司那威胁的话,却是忍不住一阵冷笑,沦为剑奴,那不过是自身修为不足,意志力薄弱的可怜虫才会有的下场。

    “这蚩尤之剑吞噬生灵精血进化的能力,我势在必得。”林东来无比坚定的说道。

    林东来自从开始铸造剑胎,便盯上了蚩尤之剑,林东来有着一个野望,那就是要打造一柄无双的凶剑,是的,不是什么神剑,也不是仙剑,而是一柄绝世无双的凶剑。

    林东来的剑道本就是杀戮之道,剑,本就是杀戮之器,正如洪荒三大阵法之中的诛仙剑阵,非四圣不可破。

    “若有一日,吾亦是要打造属于吾的诛仙剑阵。”这是林东来的野望,亦是林东来剑道的追求。

    “正是因为它是大凶之剑,才于我有大用,我非取不可!”

    林东来口中一声狞笑,将手一伸,竟无视眼前翻腾怒涌熊熊烈焰,一把将蚩尤之剑,握在了掌中。

    “如果,连一柄无主的凶剑都不管收服,我还有什么资格打造诛仙剑阵。”

    林东来心底一声冷笑,同时,林东来本人的肉身便强大至极,就是一头人形凶兽,而且巫族煞气,林东来又不是没有体会过,还怕什么大凶之剑?!

    握剑的瞬间,一股戾气,铺天盖地一般的汹涌而来,将林东来笼罩在其中,漫天翻涌的烈焰红光,竟然衍生出一条条的诡异触手,宛若活物一般,将林东来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

    “啊?!”

    骤然之间的变化,大祭司不由得为之失声惊叫,她虽然贵为楼兰古国的大祭祀,也算是见多识广,也曾在楼兰遗留的古籍当中,见过蚩尤之剑的描述,但是她何曾见过这等诡异的场景,更何况,引发这等异象的,还是他们楼兰古国镇封了无数年的魔神之剑,这如何不让她惊骇?

    不仅仅是大祭司一个人,在场的其他几人,虽然都是行走江湖的老手,可谓见多识广,但是骤然见到这等罕见、奇异的景象,亦是不由得为之瞪大了眼睛,心中惊疑不定。

    大司命更是皱眉说道:“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以林上卿的武功神通,还无法掌握一柄尘封千年的破剑吗?”

    “哼,这可不是什么破剑。”看着蚩尤之剑剑刃之上,好似鲜血一般流动的邪异流光,卫庄冷然说道:“传说之中的蚩尤之剑,乃是九天玄女运用陨落星辰打造而成,威力无比,凶恶之极,除了魔神蚩尤之外,凡接触此剑之人,都会死于非命,如今,林东来手握此剑,除非他能够战胜此剑的凶性,否则,必被此剑操控,沦为蚩尤剑下之剑奴!”

    大司命忍不住问道:“这么说来,此时此刻,林上卿他岂不是很危险?”

    卫庄沉默不语,只是紧紧盯着前方那不断涌动的巨大火球,对于卫庄的沉默,众人俱是心神凛然,而后众人的目光一时之间,也全都焦聚在一处。

    而此时此刻的林东来,在握剑的下一刻,被蚩尤之剑,那强大的煞气冲击,心神被拉入了一处奇异的空间,也确实处在了一个相当不妙的状态之中。

    到了此刻,掌着蚩尤之剑,林东来终于知道,为什么在原著剧情之中,武功高强、心智坚定的卫庄,竟然抵挡不住蚩尤之剑当中魔性的侵袭,这蚩尤之剑,果然是非同寻常,邪异无比。

    铸造蚩尤之剑的陨落星辰来自天外,准确的来说,在林东来想来,应是一块陨铁,然而,天外之物,到底是何来历,林东来并不清楚,只是,此刻,林东来亲手握剑,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这剑中凶性表明,这陨落星辰绝对不是什么简单陨铁,应是天地宇宙之间,一种可怕的魔物。

    这把蚩尤之剑,是活的,更准确的来说,是一个生物,而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蚩尤之剑能吞噬生灵精血进化了,这是一种介乎于生物与兵器的奇异存在。

    此刻,魔性汹涌,肃杀无情,可怕的嗜血、疯狂、杀戮等等负面欲望,如滔天巨浪一般,直欲吞噬人心,寻常人类的意志,如何能够与之抗衡?!

    不过,幸好的是,林东来此前自祖巫精血当中,感受过无边煞气,而后又修炼五帝僵尸拳,体会过,僵尸不如六道轮回,被生灵厌弃的愤恨,再加上林东来自身剑意凝实,最重要的是,林东来在机缘巧合之下,心灵之力得到突破,凡此种种,岂是一柄剑能够撼动的。

    蚩尤之剑虽然魔性凶猛,但是,毕竟被封印了千年,再加上林东来自身实力强大,再加上如今林东来识海之内,那两头气运之龙,为此,骤然遭受到蚩尤之剑魔性的侵袭,两大气运之龙,却是暂时放下了冲突,一致对外,而蚩尤之剑,到底还是比不过林东来体内,这两大气运之龙的天生意志!

    汹涌而来的魔性,被两大气运之龙熔炼,与此同时,这个过程当中,也在提纯林东来体内的剑道意志,使之得到了淬炼,越发的纯粹。

    当然了,两大气运之龙,亦是有着收获,虽然两者的力量被不断的消磨,但是也在磨砺当中,得到了提升。

    只见,二者的头顶之上,两支各色的晶莹龙角,不住的闪烁出一道道耀眼光芒,璀璨夺目,周身浮现的龙鳞,更见金光与幽冥闪烁,越发的透出一股坚不可摧的质感,显然,是二者的神兽之体正在进行蜕变。

    脑海之中,突然多出了几分讯息,林东来这才知道,原来,天界金龙与幽冥龙二者虽然都是秉承万星剑界而生,但是万星剑界底蕴太低了,为此,二者的血脉却并不如上古时代的神龙那么精纯,所以,也有着一定的缺陷。

    不过,也是林东来的运气,如今在机缘巧合之下,他得到蚩尤之剑的魔性激发两大神兽的血脉,不仅仅使林东来彻底的压服了蚩尤之剑的魔性,更让他提纯了两大气运之龙的神兽血脉,超越了原来的水准,无限的接近上古神兽,虽还未达至神兽一级,但是却也有了真血境界!

    而且这般变化之下,原本一直冲突的两头气运之龙,如今为了晋升,全部都偃旗息鼓,二者反哺之下,林东来体内的真气暴增,瞬息之间,就达到了现有境界的极限,法力也是大涨,更让他的金丹越发的金光熠熠,越发的逼近度实丹境的层次。

    而且,五帝僵尸拳修炼的五帝僵尸体也越发凝固,力量更是汹涌澎湃,比起原先,只怕强大了不止一筹,此时此刻,林东来觉得,就算是让他和千年的元婴老怪硬拼,他也毫无畏惧。

    同时,蚩尤之剑内部的剑灵被两大气运之龙淬炼,似是也发生了奇妙的改变,三尺九寸的剑体,通体赤红一片,虽是经过了久年尘封,却依旧蕴含着无穷的锋芒,凌厉霸道,好似一个可怕的恶魔,爬出了被困封的地狱。

    与此同时,只见林东来体内的不朽剑似是受到莫名感应,自主的出现,也自落入了林东来的另一只手中,鎏金的剑身不住震颤着,散发着一股令人惊骇的可怕剑压。

    一手蚩尤之剑,一手不朽剑,双手分持当世两大神兵的林东来,此时此刻,心底却是感受到了不朽剑传递而来了念头,“融合。”

    下一刻,林东来明白了:“不朽剑距离成就法宝只差半步,如果,让蚩尤之剑与其融合,不知道能否让它一举晋升入一个全新的境界,而最关键的是,蚩尤之剑那可以吞噬生灵精血进化的异能,正是能为不朽剑提供无限可能的不二选择!”

    心中瞬间掀起的念头,一发不可收拾,林东来看了看左手上的不朽剑,又看了看右手中的蚩尤之剑,不由得陷入了犹豫之中:

    “不可否认,这柄蚩尤之剑,确实是一柄天下无双的绝世神兵,在此方世界的传说当中,拥有的威能无比强大,可是,它偏偏是蚩尤的佩剑,尊为巫族战神之称的蚩尤,这是一柄有主的剑,哪怕它的主人已经消亡多年,哪怕自己现在已经将它压服,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柄剑,永远都不可能彻底的归属自己所有!

    这一方世界的水,绝对是很深,不说其他,便是此前出现的小黎,绝对便是九天玄女的代表,其实力,绝对是超出了元神境的存在,我今日入侵楼兰,破坏她的封印,恐怕已经与到对立。”

    林东来心底已经感受到了一种紧迫感,原本一直都稳坐钓鱼台的林东来,却是感到了一种不安,因为,林东来不知道,气运金环的穿梭世界的能力,能否在地仙境以上的高手面前如愿的成功。

    同时,不朽剑更是与林东来休戚相关的存在不,这是一柄完全属于林东来的剑,彼此之间,血脉相连,心意相通。”

    很快,林东来心中就做出了最后的决断:“与其费力持有一柄不属于自己的大凶之剑,何不成全不朽剑?让自己的神兵更上层楼,进入全新的境界呢?”

    “吼!”

    决断已下,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却是蚩尤之剑,感受到了林东来要熔炼自己的意志,不甘于束手待毙,奋起反抗,但是只见林东来双手猛然一合,不朽剑、蚩尤之剑,在一片翻腾的怒火烈焰之中,铿锵锐响,碰撞一处,不朽剑在气运之力的灌注之下,化作一头饕餮巨兽将蚩尤之剑吞噬,随之,就见一道赤红火光,呼啸冲天而起,霎时之间,炽热剑压,层层弥漫而出。

    众人的视线所向,只见一股炙热火光,扑面而来,众人本能的后退,甚至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各自闪避,却是不知场中到底发生了何等变故?

    待他们再次睁眼时,只见场中怒焰翻腾,在八根封印石柱之间,好似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炉,焚灼天地乾坤,祭炼阴阳万物!

    道法施威,金丹丹火,林东来炼器手段全力催动,熔炼蚩尤之剑,返本归源,重新化作陨落星辰,最终,成为一股血红熔液,缓缓贯入不朽剑之中,霎时,不朽剑剑体形貌大变,凶威递增,不住向上攀升!

    “铮——”

    似龙吟,如虎啸,漫天火焰翻腾之间,赫见一柄全新的赤红色的不朽剑,缓缓浮现身形,长三尺六寸九分,但是却重达一千二百六十斤,正是暗合了微元之数,下一刻,不朽剑落入林东来掌中,瞬间,无匹的凶悍剑意,宛若魔神临世,掀起风云怒卷,烈焰滔天,赫势激荡,波散开来。

    这一刻的林东来,宛若狂魔降世,一身磅礴剑意,炽烈足以焚天灼地,魔气恣肆,立时震碎了周遭包裹着的熊熊火焰,林东来自举剑向天,身上光芒闪烁,满头漆黑长发,迎空翻飞乱舞,口中立时暴起一声惊天动地的长啸:

    “吼——”

    一股冲天的剑意,顿时,将大殿的殿顶刺破,一时之间,大殿之内,地动山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