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乱世之全能修炼芯片 > 正文 第66章 口舌之争
    炎冬的话刚说完,小神童突然开口说道:“我觉得他不会!”

    听到小神童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炎冬便是饶有兴致的问了一句:“那你有何见解?”

    “我想那个什么人既然想杀你,为什么不在吸走你芯片的时候杀了你,这样倒也轻而易举,反倒是把你放了,然后让贝多斯和汪正江来对付你,你不觉得这事有些矛盾吗?”

    “这倒也是,这个神秘人做事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啊!”

    “对了,你的芯片被那个神秘人吸走了,那么里面的东西呢?”

    “师公你放心里面的东西都还在我这里,对了师公今天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身体极其痛苦,后来体内的芯片脱离了身体,而且皮肤变得异常坚硬,现在根本找不到什么兵器可以把我的手指割破!”

    “你要割破手指做什么?”

    “当然是给芯片滴血认主了!”

    “你已经用过的芯片了,再滴血在上面有什么用?”

    “那现在怎么办,要是芯片没办法使用那问题可就大了!”

    “把芯片吃了!”

    “什么?师公你没开玩笑吧,你让我吃芯片?”

    “你看我这是开玩笑吗?你的身体现在现在过于坚硬,所以芯片无法迅速进入你的体内,只能把芯片吃了才能让芯片与你的身体慢慢融合!”

    听到常仇山的话炎冬也不多问什么了,将芯片取了出来,然后一口吞下。

    一开始炎冬并没有什么感觉,不过过了一会,炎冬便是感觉到芯片慢慢的侵入了自己体内。

    但是那速度太过于缓慢,估计没有几个小时是无法与炎冬的身体完全融合。

    不过炎冬也不着急,最起码有反应总比没反应好!

    “要是你们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师公你就不在这休息一会儿吗?”

    “不了,我还有事要忙,到时候我会传音给你的!”

    一听常仇山这话,炎冬疑惑什么叫到时候,不过又一想可能是关于梅陆文肉身的事吧,所以也就没开口说什么。

    “常老前辈,灵潇之前多有得罪,还希望常老前辈您大人有大量……”

    听到夜灵潇的话,常仇山还没等夜灵潇说完便是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谁年轻的时候不犯点错误呢?”

    “那灵潇就多谢常老前辈不责之恩了!”

    “好了你也不要和我客气了,兴许以后我还要你给我帮忙呢!”

    “只要常老前辈开口,我夜灵潇一定在所不辞!”

    “好,那我就先走了,你们要好自为之,记住你们做事必定要三思而后行!”

    常仇山说完便是离开了,常仇山一走,小神童便是开口问道“炎冬快吧法杖还我!”

    “急什么,你以为我不想吗,现在芯片还没有融合一半,估计没有一两个时辰是没办法融合的!”

    “你可不要骗我!”

    “我骗你有什么用?不就一根牙签嘛,我拿着也没多大用处!”

    “那不是牙签,那是法杖,法杖你明白吗!”

    炎冬小神童的话炎冬便是无奈的说了一句:“我又不用那玩意,我才不管他叫什么东西呢!”

    “炎冬小神童的法杖为什么会在你那?”听到炎冬与小神童的对话,夜灵潇便是一落不解之色的问了一句。

    夜灵潇的话刚说完,炎冬还没来得及回,小神童便是率先开口说了起来。

    因为小神童把整个事情点经过都给扩大化了,还说炎冬是个卑鄙的小人,用他的法杖威胁他去帮炎冬办事。

    炎冬听完那些话心里自然就不爽了,两人不免产生了一些口舌之争。

    时间很快就到了半夜,几人还坐在一起商量着接下来的计划,可是不论他们如何想办法也没有想到一个比较好一点的对策。

    虽然几人没有商量出什么好对策来,但是炎冬却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对小神童和夜灵潇的性格进行了分析。

    小神童虽然看起来爱玩爱闹,但是说起正事来却也不是那么的随意,偶尔还会替别人着想,还是给炎冬一种值得信任的感觉。

    而夜灵潇给炎冬的感觉就是直来直去,有什么就说什么,有时炎冬都不免会在心里夸赞夜灵潇几句。

    不过炎冬对于两人的信任度来说,夜灵潇要稍微高一些,毕竟小神童有时候感觉太不正经了,而且有时候说话口无遮拦,就像不经过大脑思考一样,但是总体来说,炎冬觉得小神童和夜灵潇都还是值得自己信任的。

    当炎冬几人正在想办法的时候,炎冬突然发现芯片可以用了,炎冬也在第一时间将小神童的法杖还给了小神童。

    似乎是因为自己没有问炎冬要,炎冬就把法杖还给了小神童,小神童一开始还有些难以置信,当接过法杖以后炎冬小神童便是缓缓开口说道:“我没想到你会主动把法杖给我!”

    听到小神童的话,炎冬便是开口说道:“本来我是不想还你的,但是看在我们现在已经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人了,所以我还是把它还你吧!”

    “你就不怕我拿着法杖离开你们?”

    “要走要留随你便,就你那点能耐,只会给我们添麻烦!”

    “谁给谁添麻烦还不一定呢,在我们这个团队里是谁现在被佣兵公会通缉呀,又是谁被那个神秘人下令抓捕呀?”

    似乎是感觉到炎冬和小神童又要吵起来了,夜灵潇便是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好啦,小神童,我们现在已经是一个团队了,所以我们不能自乱阵脚!”

    “好吧,看在灵潇的面子上我就不给你一般见识了!”

    “你刚才不是说那个神秘人要杀我吗,怎么现在又说是抓捕了?”

    “嘿嘿那是我吓唬你的,我本来还以为你被吓的尿裤子的,没想到……”

    还没等小神童把话说完,炎冬便是瞪着小神童怒吼道:“快说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我哪有瞒着你们,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只是想吓唬吓唬罢了,但是那个神秘人和贝多斯说要是过几天那些佣兵要是再抓不到你,增加悬赏金额!”

    “加多少?”

    “这个没说,等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吗?”

    “小东西我告诉你,你要是在有意隐瞒实情我就捏死你!”

    “灵潇教教我,灵潇……”

    “小神童这本身就是你的不对,所以我也没办法了,只要炎冬不杀你,我是不会管你的!”

    “你们,你们两个太过分了!”

    “小神童不是我说你,要是换成是我,我也会好好教训你的,而且你刚才说的话也让我感到非常反感!”

    “好吧好吧,我知道我错了,炎冬你就放开我吧!”

    “那你说你错在哪里了?”

    “我不应该颠倒黑白,谎报虚实!”

    “你下次要是再敢这样,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我下次绝对不敢了,你就放开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