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乱世之全能修炼芯片 > 正文 第112章 无声胜有声
    听到杜娇娇的话,炎冬脸色大变,随即抬起右手,然后面露狠色道:“杜娇娇,你信不信我一巴掌把你给拍死!”

    炎冬的话音刚落,突然感觉到有三个人从空中降落,随即炎冬便是稍微回头,然后用余光在那三个人身上扫过。

    那三个人之中,占据首位的是一名身着金红二色交替袍服的年轻男子,头戴紫金冠,手持一把红骨黄面的折扇,别有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另外两人紧随其后,两人都是穿着统一的布衣。

    当三人一落地,那年轻男子便是率先朝陈雪娟家大门口走去,当走到炎冬和杜娇娇旁边时,不免回头朝二人的方向看去,一直把目光停留在杜娇娇的身上,当那年轻男子走到门口时,肩膀一下子撞到了门边上,猛一回头,瞬间鼻孔流血。

    身后的两名随处见状急忙上前搀扶,然后开口问道:“少爷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此话一落,炎冬突然听到陈雪娟的母亲大喊道:“哎呦喂,秦公子你这是怎么了,快快快!雪娟快拿毛巾来给秦公子擦擦脸上的血。”

    这话一落,炎冬便是听到陈雪娟说道:“娘,他自己不会处理吗?”

    “我说你这丫头这么说话的,这可是你的未婚夫!你就不能体贴一点吗?”

    “婶儿,没事,你别说雪娟了,主要是你们家这大门也太窄了!”

    “是是是,改天呀婶让人来换,先让婶看看你这鼻子有没有事!”

    “没事没事,芯片会自己疗伤的,这大门也就别换了,免得您二老破费,等雪娟嫁到我们家以后,我给你们二老买一套大别院,什么保姆啊丫鬟的,我都给你们二老请。”

    “哎呦喂,那婶就先谢谢了,来来来,先进屋喝茶!”

    听到陈雪娟没抢到话,那年轻男子便是一变走一边说道:“婶儿,以后呀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句话,你呀也别跟我客气。”

    此话一落,陈雪娟便是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谁说我要嫁到你们家了!”

    “雪娟呐,我知道咱俩虽未谋面,但是我对你可是一见倾心呐,以后你嫁到我们家,保证你要什么有什么!”

    ……

    “炎冬你看看人家,衣着华贵,相貌不凡,再瞧瞧你破衣烂衫,难道大雅之堂,而且居无定所,将来你们的孩子要是生下来了,又应该在那里吃住?而且你现在又能给雪娟什么?你以后只能让她为你担惊受怕,就算是雪娟愿意跟着你,我想他爹娘也绝对不会同意的!”

    “怎么?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吗?”

    “不是我看不起你,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我跟着你这么久,你有带着我去过你家吗,哪一次休息不是去客栈,现在想来,你有没有家,还是个未知数呢!”

    “你说的没错,我没有家,我就是一个四处漂泊无家可归的人,但是我一定不会让雪娟后悔跟着我的,也包括你在内!”

    “我?切谁愿意跟着你了,只要这一年的期限一到,我就不跟着你了,诶……你要去哪?”

    “当然是进去了!”

    “雪娟让你进去的?”

    “没有!”

    “那你进去干嘛?”

    “我总不能一直在这站着吧!”

    “等一下!”

    “怎么了?”

    “要不要我帮你?”

    “我可不需要!”

    “你确定?”

    “不需要!”

    “好,那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杜娇娇说着便是一把拉住了炎冬的左手,然后将炎冬的手臂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一只手搂着炎冬的腰,随即说道:“走吧我们现在就进去!”

    “杜娇娇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不需要我帮忙吗?”

    “那你也不能给我添乱呐!”

    “我怎么给你添乱了,我保证我进去以后绝对不说话!”

    “你不能进去!”

    “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了吗?你要保证我的安全,你觉得我一个女孩子家,手无缚鸡之力,一个人在外面安全吗?”

    “那好,你要进去可以,你的先把你的手松开,别让我搂着你,你也别搂着我!”

    “你没办法没办法我的人身自由!”

    “你确定不放手?”

    “我确定!”

    “那你可别后悔!”

    “绝不后悔!”

    杜娇娇这话一落,炎冬的手便是瞬间将杜娇娇搂的紧了一些,然后手朝杜娇娇的衣领里伸了进去,在杜娇娇胸前一阵摸索。

    杜娇娇见状大惊,急忙松开了搂着炎冬的那只手,然后用两只手将炎冬伸进自己衣领内的那只手拉了出来。

    随即炎冬便是开口说道:“你不是不松手吗?”

    “现在不松了!走!进去!”杜娇娇说着便是拉着炎冬的手朝大门处走去。

    炎冬无奈,只好说了一句:“那你一会进去可别给我添麻烦!”

    “你放心吧,我保证不说话!”

    一进大门,炎冬便是听到陈雪娟的母亲大声说道:“雪娟秦公子人长得也是仪表堂堂,家世又好,人家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怎么还不愿意嫁呢!”

    “娘我已经有心上人了,这事你就别操心了好吗?”

    “什么,你已经有心上人了?谁?是哪家的公子,要是没有秦公子条件好,你最好是死了这条心吧!”

    “娘你怎么……”

    “我怎么了,你是不是又想说娘势力了,我告诉你我这么苦口婆心和你说这些话还不是为了你好,让你将来能过上好日子!”

    陈雪娟的母亲刚把话说完,陈雪娟刚想说什么,却是突然看到了炎冬和杜娇娇,随即便是开口说道:“炎公子你来了!”

    话音一落,陈雪娟便是那了两把椅子然后对着刚走进去的炎冬和杜娇娇说道:“炎公子娇娇姐你们先坐吧!”

    陈雪娟的话刚说完,屋内所以的话都将目光看下来炎冬和杜娇娇,炎冬刚一落坐落座,陈雪娟的母亲便是开口问道:“雪娟他是谁?”

    炎冬闻言,刚准备站起来回话,却是被杜娇娇给按住了,随即杜娇娇便是坐在了炎冬的腿上,一只手搂着炎冬的脖子。

    陈雪娟也在这时开口说道:“娘,他就是我的心上人,我们……”

    陈雪娟的话还没说完,坐在炎冬对面的那个年轻男子便是站了起来,而那年轻男子便是陈雪娟母亲一直说的秦公子。

    那男子一站起身来便是对着陈雪娟说道:“雪娟他不就是被星蓝研究所悬赏通缉的那个炎冬吗,你要是能和他在一起了,以后怎么可能幸福呢。”

    此话一落,陈雪娟的母亲急忙站起身来,大步流星的走到了陈雪娟的身边,然后骂骂咧咧的对着炎冬说道:“我说你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你就是那个通缉犯,你给我马上离开,要是以后那些佣兵来了,我们家非得毁在你的手里不可。”

    一听这话,炎冬刚欲开口说话,却不料杜娇娇一下子亲在了炎冬的嘴上,炎冬顿时无语,心中暗道:“这他妈的是无声胜有声啊,这是摆明了给我挑事。”

    不过炎冬并没有让杜娇娇猖狂下去,先是往后一仰,然后把杜娇娇的连给推开了,杜娇娇见状妩媚一笑,就在这时陈雪娟便是开口说道:“娘你怎么能这样……”

    然而陈雪娟的话还没说完,陈雪娟的母亲便是怒斥道:“我怎么了?我还不是为了你好,你看看你这个所谓的心上人,被星蓝研究所花两百万芯点通缉不说,之前还败坏了人家凤华宗孔宗主的名声,现在呢?整天和这个妓女混在一起,你说……”

    此话一出口还并没有说完,杜娇娇的脸色在说道妓女这两个字时瞬间大变,随即站起身来,对着陈雪娟的母亲大吼道:“你说谁是妓女!”

    “我说你,怎么了难不成你会不乐意了?”

    “有本事你在跟本尊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