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建造狂魔 > 正文 第137章 葛大龙?不,我叫齐楚!
    一个大型企业老板,凌晨询问陌生电话号码,处处透漏着蹊跷。

    出于职业习惯,李所第一时间想到出狱后,居住在南关的尚六。

    亲身经历化工厂事件、尚武事件,他知晓尚六跟葛小天之间的恩怨!

    作为大毒贩的弟弟,即便没参与以前的事,余孽也肯定会找他!

    除恶务尽!

    因此有数名干事在进行监视。

    而事实上,前段时间尚六确实与南越通过电话!

    不过,大网还未撒开,一个来自香江的投资团,竟然与尚六频繁接触。

    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很快监视人员传来消息:

    尚六今天又与那个来自香江的投资团混在一起,目前双方全都在运河古镇!

    肯定有问题!

    李所当机立断,带齐人马杀过来。

    然而……

    ………………

    换乘战舰,速度并未提升多少。

    三十米的大家伙,实在太笨拙了。

    但转入大运河,遇到冰封的河面,相对于轻巧箭船,巨大优势立马体现出来。

    与此同时。

    汽贸城与济市星月湾的安保人员,也陆续抵达运河古镇。

    由于对方手里有人质,众人没有立刻前往河边,而是蓄势待发。

    可是……

    当庞大战舰裹挟着淤泥搁浅在堤坝,伫立船头,遥望远处,葛小天愣住了。

    荒芜辽阔的大地上,十几堆篝火随风跃动,四周影影绰绰,数不清的男男女女伴随激昂音乐卖力扭动。

    凌晨三点!

    坟头迪斯科么?

    战舰隐于黑暗中,‘舞会’又无比喧闹,乘风破冰的巨大动静没能引起人们注意。

    直到葛小天领着龙虎兄弟走进场内……

    “嚯,今晚的贵客到了!”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关掉音乐,拿起麦克风,“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葛家村首富,葛小天葛先生的到来!”

    “喔噢!”

    男男女女们全都欢呼鼓掌,亦真亦假。

    葛小天微微皱眉,打量四周。

    篝火西侧,数辆餐车一字排开,啤酒、蛋糕、奶酪、瓜果……丰盛至极!

    旁边还有几个烤箱,火苗正旺,滋滋啦啦烘烤着肉串、全羊、乳猪、牛腿等等。

    北侧布置了十几套精致的欧式桌椅,席间,李所跟几个干事苦笑着打个招呼。

    坐在其中的齐菲菲见状,立马起身相迎。

    “你终于来了,小心点!”

    “嗯?”葛小天很懵,努力调整适应,可依旧搞不懂这特么到底在干吗?

    “葛大龙来了!”

    “抓他……”

    话未说完,一名身材高挑的骨感女子,领着几名侍者走过来。

    “葛先生,久闻不如一见,果然帅到迷人呐!”

    嘶哑的粗嗓,熟悉的声音,怪异的结合体,让葛小天想到玛丽同学,心中不但没有惊骇,反而差点笑喷,“葛大龙?”

    “嗯?葛大龙是谁?葛先生您的哥哥么?”

    “不,葛大龙就是一坨屎!”

    女子脸色一僵,语调飘忽,竟然变得有点悦耳,伸出右手:“认识一下,我叫齐楚,菲菲的表姐,来自香江!”

    不等葛小天回应,一直淑女形象的齐菲菲率先开骂,“放皮,我根本就没有表姐!”

    “表妹还是那么火辣!”齐楚收回没能握在一起的右手,掩口一笑:“葛先生,里面请?”

    “老子很忙,没时间在这扯皮,有事直接说吧!”葛小天快吐了。

    他想过葛大龙改名换姓,也想过改头换面,但万万没想到,超级套餐全做了!

    “呵呵!”齐楚笑容收敛,微微侧头。

    “你好,葛先生!”一名瘦弱青年走上来,“或许咱们很面生,但确实是老朋友,化工厂尚六,尚武的弟弟!”

    葛小天微微颔首。

    他早就见过尚六的照片,记得大概模样:“出来了就好好过日子,有些事情一旦参与,可就再也无法回头!”

    “哦?”尚六似笑非笑,“确实!就像人死了不能复生,可悲可叹!”

    葛小天拉开椅子坐下,事情如此古怪,他也不着急走了。

    点支烟,有心将枪决补三枪,火化坐起来,半路骨灰迎风飘的段子加在尚武身上讲出来,激怒尚六,但感觉拿死人开玩笑有损阴德。

    “好自为之吧,别给别人当条狗,到头来啥事都没做成,还让老尚家绝了后!”

    “你!”

    齐楚将暴怒的尚六按在椅子上,“葛先生,听说您的保镖很能打,不知今天能否切磋两把?”

    “我的保镖可不是免费苦力!”

    “一百万,谁输谁拿!”

    葛小天默不作声,李虎飞扑而上,齐楚飞快后退,一名烧烤牛腿的壮硕男子起身迎战。

    两人拳脚相向,硬碰硬,发出阵阵闷响。

    可惜,李虎仗着强悍体魄,愣是抗住攻击,一拳轰在对方鼻梁上。

    齐楚笑呵呵的取出一张磁卡放在桌面上,随后指了指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壮硕男子,“太废了!”

    另一名烧烤男子走上前,挥手将小指粗细的铁钎插入失败者喉部。

    葛小天把卡片丢给李虎,看到这一幕心中讶然,抬头看向李所。

    突如其来的变故,那边也有些懵,等反应过来……

    “人是我杀的,我自首!”杀人者说完,抽出匕首抹了自己喉咙。

    鲜血抛洒,热气腾腾。

    齐菲菲尖叫着抱住葛小天,白眼一翻,晕了。

    围着篝火跳舞的男男女女,对这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该干嘛干嘛。

    李所等人连忙跑上来……

    齐楚示意管家处理这事,脸上带着莫名其妙的笑容,“葛先生?”

    葛小天摇摇头。

    这示威玩的也太低端了吧?

    “难道你想表示,想要杀我只是付出一个手下而已?”

    “不不不,我可是个合法商人!”

    “呵呵,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葛大龙,你还背负着四条人命呢!”

    “葛先生,您误会了,我真不认识葛大龙,鄙人齐楚,齐辉唯一继承人!哦,齐辉是谁?我父亲,齐菲菲的舅舅,我有的是文件能证明自己身份!”

    葛小天看向李所,对方很是无奈。

    “是么?齐小姐,你让我很意外,但是呢,人生也有很多意外,比如……”葛小天指向天空。

    轰!

    一颗足球大小的滚石从天而降,砸在无人看守的烧烤摊中,溅起无数火花。

    滚石去势不减,轰进后方餐车,留下一个巨大破洞。

    “比如天灾!”

    葛小天死死盯着齐楚双眼,“好好想想,千辛万苦整成这副模样,突然来上一下子,那画面……啧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