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建造狂魔 > 正文 第150章 起雾了
    是夜。

    沉睡中,葛小天被手机铃声惊醒。

    揉揉双眼看向屏幕,凌晨五点。

    来电显示:农一。

    这家伙目前负责祥县星月湾。

    “怎么了?”

    “老板,起雾了!四点半起的,本来还能开工,这会已经影响塔吊作业了!”

    葛小天拉开窗帘,拭去玻璃上的水汽,外面白茫茫一片,参照旁边绿化带,能见度不足二十米。

    “先停工吧!”

    放下手机,紧接着旁边俩邻居家的工地也打来电话,随后济市星月湾、飞碟体育馆……

    像停工这类事情,葛小天要求很严。

    系统人员工作效率极高,天成也不缺工程机械。

    因此,制约施工周期长短的因素只剩下两个:建材备料和混凝土凝固。

    只要算清这两样,各个项目互相错开,每天六个小时工作制,两班倒或者三班倒,方才有了短于同行两倍有余的工期。

    一旦长期停工,混凝土凝固后没有立刻进行下一阶段,工程真有可能会被延期。

    “怎么了二哥?”大毛被吵醒,。

    “起雾了!”葛小天穿上衣服,拿起脸盆准备出去洗漱。

    “那你今天还回三岔乡么?”

    “等等吧,先到工地瞧瞧!”

    “我也去!”对面上铺的豪哥翻身下床。

    其下铺是老朱,上晚班还没回来。

    原本四个人没必要挤在一起,但葛小天第一次来,老朱是基础负责人,只是临时住在这,过两天还要转移飞碟体育馆。

    大毛就更不固定了,厂子里、车上船上、工地大通铺,什么时候困了,披件军用大衣往哪一躺就能睡着。

    至于豪哥,也即将迁移济市星月湾售楼处。

    所以,一般情况下,这间宿舍是空着的。

    三个大老爷们跑到水房洗漱。

    工地停工,上晚班的壮汉们也回来了。

    食堂提前收到消息,正在准备早餐。

    等待有些无聊,两百多口子分堆聚在一块打够级。

    俩邻居工地的负责人是农七九,其老婆(农妇)目前在济市一家商场做营业员,学习各种经验,等D区商业街投入使用,将会担任某片区域的领班。

    葛小天丢下几张牌,“我看整体差不多了,什么时候完工?”

    “搞搞装饰,把路铺上,一周左右。”

    葛小天点支烟,望向窗外,雾越来越大,“尽量赶一赶吧,元旦那场大雪之后一直是晴天,这场大雾过去,我怕后续几天会下雪!”

    闲聊片刻,早餐做好。

    喝碗粥,啃俩包子,喊上大毛跟豪哥,跑到俩邻居家的工地溜达溜达。

    盖汽贸城没啥难点,搞好基础,建造框体,封顶装饰,一个展厅二十个人,比盖民居还要快。

    慢的是铺路和架设配套设施。

    不过,鸿途汽贸和林杨拖拉机销售中心用的是天成物业,水电暖接过去就行。

    大清早,雾正浓,林老爷子还没过来,舒大鸿……肯定在!

    就像买了星月湾房子的李老师,家底全都砸在里面,无关对天成或者葛小天的信任,谁都会对未来充满期待。

    并且,这是舒大鸿的唯一产业!

    凑巧,葛小天也要找他聊聊。

    “舒老哥,昨天下午走的挺早!”

    “嘿,我刚要去找你呢!”蹲在挖斗上抽烟的舒大鸿拍拍屁股,从兜里取出一张磁卡,“会员费!”

    “免了!”葛小天推过去,“咱都是原始会员,没有这个要求!”

    为了避免谦让,再次说道:“舒老哥,是这样,交管所的事谈妥了,我觉得,你搞个驾校不错!”

    “葛老弟说笑了,我哪有这么多精力啊!”

    “让你女儿舒朵朵过来!”

    “嗨,她能干啥,也就开个麻将馆混日子,上次如果不是老弟你帮忙解决商铺赔钱的事儿,我这会员费都拿不出!”

    “得,别推让了!”葛小天将磁卡塞进其衣兜,“我是这样想的,天恒有齐菲菲打理,让舒朵朵过来,俩人也好做个伴,你这个汽贸城按照天恒模式经营,完全可以撒手不管,她俩再怎么折腾,还能赔了?”

    “也是这么个道理!”舒大鸿点点头。

    “再说了,咱们两家是一家,有商会在,今后极有可能成为总渠道,负责给其它汽贸城采购、调货,以走量和吃返点为主!平时齐菲菲跟舒朵朵负责汽贸城,你负责陪厂家吃吃喝喝,这么清闲,还不如再做个生意!”

    “那……我让她过来?”舒大鸿心动了。

    “肯定啊!”葛小天瞥了眼大毛。

    只从上次在古岳大酒店约见三关老大,遇到被三百万贷款吓跑的舒朵朵,这货就上心了!

    学他的话:她跑起来像个惊慌失措的小兔子……

    神特么兔子,怕不是狗血的一见钟情吧?

    上次退掉一百万,也是这货去的,但是,似乎并不怎么理想。

    大毛还是太老实了!

    不过,舒朵朵给他的第一印象,应该不是对方真正的性格。

    一个开麻将馆的,会是‘小兔子’?

    “葛兄弟,这驾校?我也不懂啊!”

    “就开在咱汽配城对面,没啥需要搞得,科一卖书,科二……弄片水泥地,划上白线,做好标记就行。科三……在国道上随便跑跑,没那么严格!”葛小天回想一番,这年头驾照似乎没这么麻烦,从文件包里翻翻,取出一张名片,“回头你找他聊聊,一定要合法!咱这驾校至少要陪咱的汽贸城走上二三十年!”

    “放心吧葛兄弟!”

    “搞啥都怕专业,官方考啥,咱就做啥!哪怕有场地要求,有天成在,设施不是问题!有汽贸城在,车辆也不是问题,需要卡车的话,找林杨,不行咱们三个合伙搞!”

    “那我去找老林聊聊?”

    “去吧!”

    辞别舒大鸿,葛小天跟泰迪打了个电话。

    “挖到哪了?”

    “快到祥县了,怎么了老大?”

    “卧槽,这么快?”

    “早点完工,早点搞枢纽啊!路桥公司把承建公司的人员、机械全都调了过来,连夜施工,争取一个月搞完!”

    “那你忙!”

    “打电话有啥事?”

    “我准备回三岔乡,看看能过去不!”省道不通,公交车从下面村子绕道三岔乡没问题,但大金杯可没那个能耐,只能走水路了。

    “我也准备去三岔乡,你在哪呢老大,咱们一起?”

    “汽贸城呢!”

    “那我过去,让你瞧瞧我的新座驾!”

    “路上有雾,你悠着点!”

    随后,葛小天又跟机械部老洪打了个电话。

    “老洪,把拖船开到运河古镇,我准备回趟三岔乡!”

    “老板,我昨天下午把拖船开东湖来了,不是试验驳船么?话说,这驳船也太特么奇葩了,竟然带风帆?还有,这是啥子造船技术,为啥看不懂?”

    “别管那么多了!”齐菲菲跟李所见过战舰,但也只是认为那是用木头随便打造的‘景观’,毕竟造船对材料的要求很苛刻,而老洪,更不知晓驳船是战舰改造的了。

    葛小天看看时间,不到七点,“你开拖船跟随五艘‘驳船’跑一趟,我在运河古镇等你!”

    “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