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建造狂魔 > 正文 第237章 医院合作,自家二叔
    “我看你不是心黑,是良心早就被大黄给吃了!”

    秀姐被打电话声吵得睡不着,气鼓鼓穿上毛衣,提起暖瓶准备出去打水,“咱中午吃从老家带来的水饺?!”

    话音未落,病房门被推开,葛三妮拎着大包小包走进来。

    “二哥……咦?秀秀姐你也在啊!”

    “对啊,我刚到!”

    俩人叽叽喳喳互相问好,然后……决定去济府新建的泉城广场逛街!

    葛小天顾不得再跟其他人打电话,“喂,你俩先帮我把水饺煮了,要不然我中午吃啥?”

    “二哥,包里有老妈年前油炸的小黄花、丸子、藕盒,你让李虎大哥接锅水,搅点面糊糊,一冲一泡,味道超棒!”

    “你可真是我亲妹妹!”葛小天撇撇嘴,拨打电话,李哥昨晚升职加薪做专属司机,这会应该把999开过来了,“喂?李哥,秀秀跟三妮准备去市里……”

    “不用麻烦司机大哥,秀秀姐会开,我们逛一圈,很快就回来!”

    “那好,李哥,你把车开医院楼下!”葛小天放下手机,“对了,大年初一,人家不营业吧!”

    “营业,军区里有个兵哥哥跟军嫂刚从那回来!”

    “好吧,看来我要自己煮水饺……”

    哎?等等!

    医院食堂放假,但军区不放假,完全可以去蹭饭啊!

    等俩妹子离去,葛小天裹上外套准备出发,蓦然看到三妮带来的大包小包。

    这是道一帮忙熬制的药膏。

    系统大学的中药理论与现实区别不大,但自带的草药和各类技术却有点小变态。

    学道一的话:这是上古巫术!

    理由:草药为什么能治病?

    《内经》指出:“天地万物者,不以数推,以象之谓也”,“援物比类,化之冥冥”,“不引比类,是知不明”。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取象比类”,“吃啥补啥”。

    中空草木可治风,叶枝相对治见红,叶边有刺皆消肿,叶中有浆拔毒功。

    解释一下:

    凡是草木中间空心的都可以治疗风湿骨痛。

    凡是草木叶与枝都是对生的即可以外用止血。

    凡是叶边有毛有刺的即可治疗肌肉红肿疼痛等。

    凡是叶子经一搓既有粘滑浆液的那可治疗无名肿毒或蛇、蝎、蜂、蜈蚣咬伤等。

    并且,深入研究,便能发现中药中的五行相克,五行相生,继而发现卦象、阴阳……

    为什么会这样?

    葛小天被问的哑口无言,如果不是看到红钞上的爷爷,差点就要遁入空门,陪大刘庄放贷的钱大保去炼丹了。

    他也从此决定,今后再也不跟这俩人讨论任何问题。

    额……

    有点扯远了!

    第一次涂抹,骨头发热、皮肉发痒、随后剧痛、完全失去知觉、再渐渐转变为麻木、直到恢复正常。

    伤,从表面看还是老样子。

    但造血、生肌之类的生物功能,估计已经大变样。

    这让葛小天想起功夫里的主角。

    打通奇经八脉,依靠的是粉身碎骨吗?

    不,是中药!

    重新包扎好,葛小天最终没下定决心砸掉右腿上的石膏。

    好不容易修正的骨头,万一搞错位,恐怕今后真有可能多个外号。

    “走,军区食堂,大过年的,开个小灶!”

    抓起票夹子,红钞不重要,重要的是卡。

    买米-26,一口气赚了六个亿(老洪的三千万富兰克林,以后倒卖两架翻新机,加上白捞的两架),今天说啥也要奢侈一把。

    于是,某人吊着手臂拄着拐,在万众瞩目中,被俩保镖抬进军区大食堂。

    刚坐下没多久,一个肩抗星星的中年男子走过来。

    “首长好!”

    “你就是小葛吧?”

    “对对对!”

    “老首长说了,有什么需要,尽管招呼!”

    葛小天瞬间想到退伍安置部的老大爷,“没啥要求,只不过,我看咱这医院有些年头,内部装饰还好,外部墙壁严重老化,水泥都快变成沙了,平时没啥事,就怕遇到地震,咱这又是山区,不如拆掉重建?”

    “呵呵,最近几年军区经费……”

    “经费是国家的,肯定不能动!不如,我捐一座?”

    “嗯?”

    “是这样,我在济市祥县小青山也搞了一家医院,主要负责旅游开发区急救,以及附近乡镇医疗,设备先进,人员齐全,对中药理论和技术都很有心得,但中西医结合、西药学涉及不多。住院这段时间,我发现咱们军区医院在这方面很棒!”葛小天竖起大拇指,“不如,我捐一……不,捐两栋,一个急诊部,一个住院部,咱们两家医院展开全面交流和合作怎么样?”

    “这……”中年男子迟疑了,“这方面我做不了主,不如,我帮你引荐院长?”

    “院长同意了!”

    “哦?那感情好,这座六七十年代的建筑,确实该推倒重建了!”中年男子微笑着点点头,果然帮忙开了小灶。

    麻婆豆腐、红烧茄子、土豆鸡块……

    开瓶兰陵,喊俩工兵系四级军官(这一时期取消了军士长),专业话题越聊越多,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持续到下午三点。

    随后,葛小天直奔军区医院院长办公室,寻找那位经常帮他检查身体的高个大帅哥。

    嗯,看起来年轻,其实已经五十多,跟老秦一样,越老越帅!

    敲敲门。

    “院长?”

    “怎么没休息?”

    “我这不是在为咱们医院劳苦奔波么!”

    “重建医院?我早就说了,军区经费紧张,这座建筑又没啥大问题,首长不会同意的!”

    “同意了!”

    “嗯?”

    “我捐的!并且,还说要咱们两家医院展开全面合作!”

    “这样啊,只要首长同意,医院合作没啥问题。”相处几天,高大老帅哥对某人也有所了解,“重建的话,你是捐钱,承包给后勤,还是天成自己来?”

    “天成自己来吧,两栋三层的大楼,工程量也不大,凑巧锦绣川大学城马上开工,到时候抽调五十人,用工程兵的机械设备,估计一个月就能建好!”

    “也好!”

    “那咱就这么定了,回头我再让青山医院跟这边接洽!”

    “没问题!”

    ………………

    捐两栋楼是小事,医院合作才是正题。

    如果青山医院能挂上军区总医院附属医院,那就牛掰大发了。

    当然,这只是想想,真要变成那样,有利也有弊,毕竟军区医院并不是固定的。

    未来军区大变动,这类医院撤销的撤销,换牌的换牌,无论医疗技术,还是医疗设备,逐渐沦为二级,靠谱的还是某某大学附属、某某医学院附属。

    至于三级甲等(三甲),只要自身实力够,一般都能获得。

    回到病房,推开门便看到一位黑壮汉子站在窗户旁嗑瓜子。

    “二叔?”

    “哈哈哈,二侄子,好久不见!”

    “您啥时候回来的?”

    二叔在葛家村属于很特殊的人物。

    另一个时空,葛大龙称霸乡里,但遇到这位,却如同老鼠见了猫。

    原因么,二叔喜欢往外跑,老光棍一个,看葛大龙不爽,揣上擀面杖就上,噼里啪啦揍一顿,半年找不到人。

    哪天抽冷子回来,等葛大龙落单,再噼里啪啦揍一顿,然后……又找不到人了!

    据说,葛大龙进去之前,至少被二叔揍了四五十次!

    为啥这么猛?

    葛峰同志带着三个弟弟去当兵,就二叔进了侦察连。

    但当兵久了,又上过战场,性格也变得与众不同,再加上世界变幻,物是人非,与社会脱节后,二叔就喜欢上了旅行。

    葛峰三兄弟成家立业,二叔就拿钱买了辆二手小客车,孤身一人跑长途,遇到抢的就反抢,遇到劫道的就反劫,怼不过先认怂,然后再偷偷的反怼,换过十几辆车,很潇洒,也很趁钱。

    记忆中,二叔被南越媳妇卷走了五十多万。

    “唉,别提了,你给我买的那车太特么不耐造了,从黑河开到湛江,一路修了三十多次,赚了万把块钱,全砸里面了!”

    葛小天嘴角一咧,“您还真在地图上开了个对角线啊?”

    “来年我准备跑南疆,围着鸡尾巴绕一圈!”

    “算了,那么劳累,您还是去我公司帮忙指挥大车吧,平时领个路,处理点小事故什么的!”

    “别别别,日子太平淡,哪有跑长途刺激!”

    “大毛就被你带坏了,从小一个人跑面包,肚子上还有条疤呢!”葛小天将钱包丢个李虎,“买两瓶好酒,让师傅做六个下酒菜,今晚我跟二叔不醉不归!”

    “诶~~那可不行!伤筋错骨一百天,今晚不喝了,等你伤好,咱爷俩再对瓶吹!”二叔说着,从腰包里取出一张卡,“那车不行,我卖了,市场价应该一百七十万,这里有一百五,剩下的二十,我尽快给你补上!”

    “得了吧!”葛小天没接,从钱包里翻出另外一张卡,想了想,“我从毛子那买了一批坦克,记得里面应该有几辆牵引车和装甲运输车,要不,您选一辆?”

    二叔嘴角抽搐,“我特娘的还开飞机呢!”

    “哎?还真有,小型运输机?还是米-26重型直升机?”

    “???!”二叔摸摸跟豪哥不相上下的锃亮脑瓜子,“我的二侄子啊,你不是在搞建筑么?现在又弄啥咧?”

    “瞎鼓捣着玩玩,不过,咱油轮也有,两万吨的,要不要?”

    “算了,你还是给我整辆旅游文明号公交车吧,大解放车头,皮实耐造,回头我再改装改装!”

    “那也成,不过,我准备造汽车,要不,您在老家等几个月?我给你定制一辆?”

    “唉,憋不住!”二叔摇摇头,似乎想起什么,“马德,回来三四趟都没遇到葛大龙,也不知道那苟日的跑哪去了,现在治安越来越好,劫道的都没了,手痒!”

    “手痒?要不,我给您找几个陪练?”

    “哦?对啊!我记得老村长说你开了个安保公司,里面绝对有练家子……就门口那两个,咱去校场练练?”

    “不不不,李龙李虎跟二叔不是一个级别,他们打不过您,秀秀那边有十个跟您差不多的,贼壮实,也耐揍……哎?快看电视,跟那个扣碎篮筐的奥尼尔有的一比……”

    “那啥,二侄子,村里还有事,叔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