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横推三千世界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品性不佳的曹绍
    李丘举鼎消息传出,两大馆主得知有另一个比当年曹绍资质更强的武圣后人出现,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

    李丘还没有进行拜师,两大馆主必然会百般利诱,许出种种优厚条件,入门弟子乃至直接是关门弟子。

    青木武馆的记名弟子与之相比岂不显得太过薄弱,万一李丘动心转投别家武馆怎么办。

    若因此他们青木武馆失去一个武圣后代,那太过可惜。

    必须让李丘认识到青木武馆对他的重视,让他知道青木武馆能给他的不仅仅是记名弟子!

    陶子安眼神闪动,带着李丘出了小院,往青木武馆深处走去。

    青木武馆不同于占地狭小的寻常武馆,武馆内亭台楼阁,宅院校场,应有尽有,满眼可见的不单有刀枪棍棒诸般兵器,更有假山奇石,青湖流泉,红花绿树。

    青木武馆整座武馆,占了上江城半条街道,极其宽广。

    青木武馆名下生意其实不止有一家武馆,上江城里的酒楼茶楼有一多半都是青木武馆名下的,生意红火日进斗金。

    一名强大的武者,能拥有的不止是超然的地位,还有常人难以企及的资财。

    这也是青木武馆能拒绝那些大富之家的少年的底气所在,他们并不缺金银,不需要为了金银去毁坏武馆的名声。

    陶子安带着李丘左拐右拐,来到一处古色古香、朴素典雅的宅院。

    “张师弟,请先在此等候,我好去向师父禀告一声,毕竟他老人家还没见过你,我不好贸然带你进去。”

    “等你今日见过师父后,你就可以像我一样直接推门进屋面见师父。”

    陶子安有些歉意的说道。

    他还特地解释一番为何要让李丘在屋外等着。

    李丘点了点头。

    陶子安很照顾他的情绪,对他的态度绝对和对待其他记名弟子不一样,甚至已经到了有点小心的地步,像在和同等实力同等地位的人相处,而不是一个实力低微的十多岁少年。

    陶子安推门走进屋内,一个身穿面容平凡,神情平和,身穿长袍的中年男人,盘坐在床榻之上,正在搬运气血,行功修炼。

    唰唰唰!

    一股类似江河奔涌的微弱响声从中年男人体内传出。

    中年男人对于陶子安到来早有察觉,但并没有着急收功。

    这个时候如果陶子安忽然发动突袭,中年男人处境十分危险,但他对陶子安十分信任,就像少有父子会相互提防一样。

    入门弟子不止代表入了师门,也代表可以随意推门进入师父的屋里。

    响声减弱,直至于无,陈茂缓缓收功睁开双眼,眼里闪过一抹精光。

    “子安,找为师有什么事?”

    “回师父,针对武馆新弟子的考验已经完成,这一次一共有四十七人通过。”

    陶子安站在一旁,微微躬身答道。

    “比往年少了十多个,看来我去年将你曹师弟收为关门弟子的事,对武馆招收弟子还是不免造成了一些影响。”

    陈茂微微皱眉,喃呢道。

    陈茂对此事早有预料,不过他并不后悔,能得一个武圣后代做关门弟子,即使以后青木武馆再无新弟子拜入武馆又怎样。

    想到这,陈茂眉宇间浮现一抹傲意,试问世间有几人能像他一样,收到一个武圣后代做弟子。

    “对了,这一回可有资质特别出色的弟子?”陈茂脸上露出淡淡笑意,随口问道。

    陶子安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师父,这正是弟子要向你禀告的。”

    “弟子先在此恭喜师父,师父您真可谓鸿运齐天!”

    说着,陶子安神情微微有些激动,对陈茂拱手恭贺道。

    陈茂心中有些不解,但脸上笑意更明显了几分,笑着道。

    “子安,你平时一向做事沉稳,喜怒不形于色,今天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茂有三位入门弟子,大弟子痴迷练武不理俗事,三弟子倨傲无比不通人情世故,唯有二弟子吃苦耐劳做事认真沉稳。

    因此青木武馆名下大小产业全部被他交给陶子安打理。

    不但武馆方面由陶子安负责,武馆名下酒楼和茶馆的生意也都由陶子安全权掌管。

    陈茂对陶子安的信任不可谓不深,甚至打算自己百年过后把这些产业全部过继给陶子安。

    今天陶子安表现得这么激动,可有些反常。

    “师父,时隔三年,今日有人再次举起了铜鼎!”陶子安语气有些激动道。

    陈茂神色一滞,脸上笑意僵住,有些难以置信,神色认真问道。

    “可是武馆新进弟子?”

    “是的。”陶子安回道。

    “那个弟子今年多大了?”陈茂有些激动,语气急切问道。

    “回师父,要比当年的曹师弟年轻一些,应该只有十四五岁。”陶子安轻笑着答道。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从陶子安嘴中确认消息后,陈茂有些出神,不停的喃喃道。

    他被这天大的喜事冲击得有些不知所措。

    “上天对我何其厚也,竟让我陈茂有机会收两位武圣后代做弟子!”

    陈茂摇头感慨一声,向陶子安问道。

    “子安,那少年在哪?”

    “师父,那少年就在门外。”陶子安道。

    “快让他进来,我要见一见他……”陈茂有些迫不及待,挥手道。

    “师父,您可想好怎么对待那少年?”陶子安没有动,神色一正转而问道。

    陈茂冷静下来,半晌才沉声道。

    “如果那少年的确是武圣后代,我会破例改口收他为我的四弟子甚至关门弟子。”

    “与一个武圣后代的徒弟相比,我这点面皮又算得了什么。”

    “师父,那少年不但力气远超常人,身体坚韧程度更是远超常人,应该就是血脉复苏的武圣后代,您为了他破例改口,他一定会感念您对他的真心。”陶子安说着说着,话音一转问道。

    “只是……曹师弟那边该怎么办?”

    陈茂花了两年对曹绍资质品性等方面进行考察,最终决定将他收为关门弟子。

    但其实除资质外,陈茂对于曹绍其他方面没有一项是满意的,尤其是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