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光怪陆离症候群 > 正文 九十七.平静的一天夜晚
    杨春雪呆立当场。

    她几乎不受控制顺着陆离的话语向下推断。

    原本在左的变成右,原本在右的变成左,魏和平的一切倒置过来,如同镜像。

    继续深思,杨春雪就发现一点令人感到恐怖的事实:镜像通常会在照镜子时会出现,抬起左手,而镜子中抬起的是右手。魏和平完全倒置是否说明……现在的他就是那只镜面恶鬼?

    他们的确解决了一只镜子里的鬼魂,但谁又确定那只鬼魂是真的镜中恶鬼,而不是魏和平的鬼魂?是否会有一种可能,魏和平在赶来的路上照到镜子,被镜中恶鬼替换,而他自己变成了镜子里的鬼魂。

    然后那只占据了魏和平身体的恶鬼继续魏和平先前的举动,来到侦探社,让自己等人帮忙解决镜中的鬼魂……魏和平的鬼魂。

    杨春雪被自己的推测吓得毛骨悚然。

    也就是说……他们解决的那只鬼其实是魏——

    “我骗你的。”陆离在编号3档案末尾写上结语,默默收起档案,头也不抬说。

    “……什么?”杨春雪脸上写满懵懂,呆愣愣的重复一句:“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我刚刚说的都是在骗你。”

    杨春雪愣了好久,那张脸颊渐渐浮现出羞恼。

    发作之前,陆离淡淡看向她:“你明白了吗?”

    “明白什么!”杨春雪发泄般嚷道。

    “在不清楚事情真相前,不要出手,或者不要把事情做绝。”陆离神情平静,仿佛一直如此。

    窗外呜呜风雨声。

    “刚才是骗你,但如果这种事真的可能发呢?你急忙动手可能导致一个无辜鬼魂死去。”

    杨春雪哑口无言。

    陆离转向黑炭鬼:“孔南晴,如果是你你怎么做。”

    “一只……是占据人身的鬼,一只……是变成鬼身的人,把他们一起……干掉,事情解决。”

    烧坏脑子的黑炭鬼回答的与陆离说的完全不是一个话题。

    陆离收回视线,继续话语:“大部分鬼都可以交流,所以比起动手,我更希望靠言语解决问题。”

    “这么说我可能害死了一个可能是好鬼的鬼?”杨春雪愣愣回答。

    “不算,它是被我超度的,算是好结果。”陆离解释一句。

    杨春雪突然抬起头,眸子眯起:“你那种方式怎么看都像魂飞魄散好吗?隔壁的小鬼都吓哭了。”

    陆离默默回答:“只是是看起来像魂飞魄散的超度手段而已。”

    委托解决,侦探社恢复了一贯的平静……或是说不平静。

    作为一室一厅布局的侦探社而言,塞下五道人形生物实在有些拥挤。

    哪怕沈羽乔于不久后回家,而假人站在门口并不会到处乱动。

    此时,黑炭鬼孔南晴坐在卧室的椅子里,面朝电视。笔仙杨春雪贴近电脑显示器,飞快晃动鼠标。

    或许是适合考虑更换新办公地点了,不过在此之前,陆离需要缓解门带来的隐患。

    [镜子鬼]

    鬼

    图鉴画像是一面衣冠镜,墨笔勾勒出两道身形,皆与魏和平样貌相仿。站于镜前镜后。一人在哭,一人在笑。

    三只新图鉴到手。强化之前,陆离需要测试图鉴,以避免有用的图鉴被他当作素材给强化。

    车祸鬼图鉴的能力是幻觉,与病死鬼重合,不过比后者稍强一些,可以拿去强化。

    无头鬼图鉴的能力是最普遍的能力:念力,与游魂重合,同样可以拿去强化。

    镜子鬼图鉴的能力是控镜,即可以让镜子里的景象发生变化,用处不大与病死鬼部分重合,同样可以拿去强化。

    确定三只新图鉴能力,陆离不再迟疑,将它们强化在笔仙图鉴上。

    杨春雪凝神盯向屏幕,看电视的黑炭鬼有所察觉,往卧室外看去一眼。

    强化过程古井无波,即无阴气弥漫,又无彻骨寒意,一切转瞬间完成。

    当陆离装备上被强化至五六成的笔仙图鉴时,才感受到比曾经更加冰冷的阴寒在心中蔓延全身。他又装备上温暖人心,缓解这股寒冷。

    心神从图鉴移开,陆离微微呼出一口微凉浊气。

    希望这能起效。

    晚上九点,挨家挨户已经亮起了灯光。

    侦探社亮着一盏夜灯。

    卧室里的两只鬼挤在一起,凑在显示器的荧光前看电视剧。

    某一时刻,杨春雪的耳朵动了动,偏头望向客厅。

    陆离接起了响个不停的手机。

    “老板,查到了手机号码,可以确定地点在平陵市。”沈千的声音从另一边传出。

    “还有其他信息吗?”

    “呃……没了。号码注销的太快,我这边查到的信息是下午三点四十五分开通,到三点五十一分就注销了。好像在防什么似得,老板你那边遇到麻烦了?”

    “你再帮我查一件事,帮我查平陵市哪家道观是这种道袍。”

    陆离没有回答,简单叙述一番黑炭鬼家遇到的老道穿着。

    “小问题,快的话明天早上就有消息了。”

    “可以。”

    挂掉电话,陆离脱去大衣,披在椅背上。

    他从桌下拿出一双拖鞋换上,拉开抽屉,取出一袋奶粉。

    他起身走到茶几边,拿起热水壶,将袖子挽到手肘,走入厨房。

    水声持续一段时间后停歇,陆离拿着热水壶回到客厅,烧水。

    十几分钟后,陆离拿起烧开的热水壶,倒入早已准备好的杯子中。

    清澈滚烫的热水流入杯中,蒸汽上涌,奶粉化开,奶香顺着雾气飘散空气中。

    趁着牛奶尚未温热之时,陆离简单在客厅开始体操锻炼,花费五分钟时间活动身体。

    五分钟后,身体微微散发热意的陆离结束锻炼,走入浴室冲凉。

    不多时水声响起,不多时水声消失。片刻后陆离出来,依旧是那一身正装。只有微微湿漉的黑发证明他刚刚洗了澡。

    牛奶已经不再滚烫,他拿起杯子一饮而尽,走去厨房洗干净杯子,放回原位。

    从厨房出来,完成全部事宜的陆离回到他的老板椅前,倚进其中。

    像每天一样,陆离很快进入睡梦。

    一夜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