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光怪陆离症候群 > 正文 一百三十八.奇怪的血色触手
    吱呀——

    第三只鬼站在门外,依旧是女鬼,破破烂烂跛着脚,面无表情。

    破破烂烂不是指的衣服,虽然她的衣服的确破旧。

    这只皮肤如破布,坡脚歪嘴,一只眼半睁,瞳孔晶体浑浊的鬼物立在门边,张了张嘴。

    陆离觉得鬼物们继续下去,下午第一节课的学生数可能剩下一半不到。

    “你房间里有三只鬼,你很怕,所以你要躲到我这里对吗?”

    陆离替她说道。

    几秒后,女鬼含含糊糊回答:“……对。”

    似乎因为不善于说话,开口用力过猛的她“啵~”的一声,浑浊眼珠从右眼眼眶里挤了出来,牵着条神经血线耷拉在脸皮上,微微晃动。

    “你眼珠掉下来了。”陆离出声提醒。

    女鬼慢吞吞低头,如反应迟钝看了空空如也的脚底数秒,而后抬头看向陆离。

    “在这里。”陆离指了指颧骨位置。

    她抬臂伸手去摸,扭曲变形的手指离脸庞还有段距离时,咔嚓一声脆响。肩膀下陷,关节脱落。

    举起的右臂无力垂下,令人头皮发麻的保持脱臼模样前后钟摆式晃动。

    扭曲的关节一向是人类恐惧的要素之一。

    话说身体破成这样还想着杀人,真是难为这只鬼了。

    女鬼对右臂的脱臼无动于衷。她抬了抬肩膀,在发现手臂不听使唤后,面容僵硬的转去操控左臂。

    这回没再发生先前事故,她左手抓起眼珠,下意识往口中送去——

    神经血线如琴弦般绷直,细微颤动,她的眉头皱了皱。

    很不可思议,她居然感受到了痛楚。

    她花费了很长时间才想起这不是吃的,将眼珠重新塞回眼眶。

    啵~

    浑浊眼珠挤回眼眶。

    “现在呢……”她缓慢抬头,询问陆离。

    “就这样吧。”

    陆离看了那只斜瞅右上角如生锈般偶尔颤动一下的眼珠,不再强求,让开一条道路。

    “请进吧。”

    浑身散着腐败气息的女鬼步履蹒跚,拖着坡脚从陆离身旁走过。

    这扇门犹如深渊之口,吞噬了一具又一具进入其中的身影。

    “你来还是我来?”杨春雪显形,扬起一截白嫩下巴。

    她没急着下手,觉得这只破布娃娃一样的鬼魂挺有趣的。

    “你来吧。”

    向来讨厌麻烦的陆离如实说。

    “洪荒……呃她怪可怜的,我干脆点好了。”

    一柄阴气组成的厨刀在杨春雪身前凝聚,化为一抹雾气黑影窜出,穿透女鬼眉心。

    至于为什么是厨刀……只能说近墨者黑。

    杨春雪正在开发阴气格洛克这一项技能,目前卡在了击发问题上。因为她只能模拟子弹射出,而不能模拟枪械击发子弹导致子弹射出。

    换而言之,目前她的子弹是用念力丢出去的,射速也不那么快。

    女鬼并没像前两只女鬼那般,死得干净利落,遗言狠话一句未留。

    她如同回光返照,面庞不再僵硬,浑浊模糊的眼珠多了几分神采。

    “谢谢……”

    它虚弱地说。

    神采渐渐消散于这具破烂的身体中。

    杨春雪白嫩脚尖点地,轻飘飘落下,一脸迷茫:“她为啥要说谢谢?”

    “谢你帮她解脱了吧,变成这样不如死了算了。”

    “那为什么是冲着你道谢啊!明明动手的是我!”

    杨春雪吐槽一声,却看到陆离神情忽然变得凝重,紧紧凝视女鬼的面孔。

    黑眸缩成针芒,陆离忽然后退几步。

    女鬼扭曲的身体上,一只手指的红芒从她头顶破开,如同嫩芽冒出,转瞬间挤出一道手指粗细的血红色触手。

    血红色触手从女鬼身上滚落,尖端伸直转动,如在探测周遭。

    倏然间,触手弯曲,紧接如弓一般绷直,窜向陆离!

    陆离瞬间装备上母子图鉴,双臂鬼气森森,但一抹黑雾比他更快。从身侧窜出,将跳起的触手钉死在地面。

    “它在消耗我的阴气!”

    杨春雪忽然一声惊呼,那柄刺中血红触手在意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变淡。

    杨春雪已经临近恶灵层面,已经懂得什么叫以势压人。更关键的是——她脾气不太好。

    “吃我大物理学正方体!”

    杨春雪大喊,长宽一米大小的阴气正方形在触手上方成型,倏然落下!

    地面未震动,阴气也不带丝毫声响,使得场面少了些震撼。

    阴气组成的半人高正方体短短数秒缩减了近一厘米,而后维持不变。

    杨春雪又等了十几秒后,杨操控它翻了一面,下面空空如也。

    “解决了吗?”她偏头问陆离。

    “既然不再抵消你的阴气,说明它已经被消耗掉了。”

    “呼……这个恶心的东西是什么鬼?”杨春雪散去一身阴气所化的正方体,有些气歇微喘:“不过这一招攻击……还蛮好用的。”

    杨春雪感觉自己发现了科学的真正威力,并打算将它发扬光大。以后见到敌人先是一套俄罗斯方块砸过去。

    陆离没有回答,他眉头微蹙着,陷入思索当中。

    血色触手出现时,这股纯粹的恶意让他感到熟悉。

    与门不同,门是蛊惑的呢喃低语,憎恶的恶意气息弥漫,耳畔中回荡的窃窃私语使人疯狂。

    而刚刚出现恶意无比纯粹,比恶灵身上的还要纯粹,而且只是无意识散发出,并不针对任何人。

    自己在哪里接触过么……

    当忘记钥匙在哪时,除了倚靠上吊进入濒死状态走马灯然后想起自己的钥匙在哪,还有另一种方式:钥匙丢失前自己做过什么。

    陆离接触过的灵异事件在十件左右,很轻易就可以捋一便。

    病死鬼……前任鬼差李梅……笔仙……第六西山高中……找到了!

    这种同类气息,陆离在精神病院那只鸠占鹊巢的千目鬼身上感受到过。

    为什么他的气息会在这里……?

    叩叩叩——

    正在此时,房门第四次被敲响。

    四人间宿舍快要变成八人间了。

    陆离暂时中断思考,让杨春雪将女鬼的尸体搬到空床下,走到门边打开房门。

    “请问——”

    “不可以。”

    陆离面无表情关上房门。

    一个活人来瞎凑什么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