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光怪陆离症候群 > 正文 三十七.隐藏在暗处的敌人
    “可能会有敌人去侦探社,注意安全,留意门外,如果可以留下活口。”

    身后那辆黑色高级车驶离的同时,陆离给侦探社打去电话。

    “我会给你惊喜的,记得早点回来。”孔南晴回答。

    挂掉手机,陆离抬眸。

    外面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收音机里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今天夜间将有场暴雨。

    细雨朦胧间,天际垂下的虚幻的血色触须若隐若现。陆离勉强分辨一处离这里最近的触须位置,开车驶去。

    ……

    下起的小雨让午后的城市能见度变得更低。

    烟雨弥漫,城市间如笼罩了一片雾气。

    电厂家属楼小区,一辆黑色高级车停在10栋楼下。

    “信息里就是这里。”

    一道中性声音响起,随后是苍老声音。

    “丁儿,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需知我们修仙者虽是逆天行事,但妄造杀戮终究不利于自身。”

    “我知道,您也劝过我很多次了。但他知道您,一旦走漏风声……”

    “哎……”戒指里传出一道叹息声。

    马丁轻轻摇头。师父啊,你终究是太仁慈了。吾辈修仙者哪个不是与人斗与天斗,若凡事不争,又怎能争那一线天机。

    身为信息时代的人,阅览无数的马丁无比清楚人心险恶。你不杀人,就会被人所杀,要想活下去,便只能不断自救!敌人若阻我,便灭他满门。地若阻我,便踏碎这地。若满天神魔阻我,便屠尽这群神魔!

    “那你想怎么做,在他家中留下炸药,还是埋伏起来等他回来。”

    “炸药不太好弄,埋伏的话一旦那个怨灵跟着他回来……咦?师父你怎么知道炸药?”

    “咳咳咳……”戒指里的苍老声音一阵干咳,含糊说道:“你师父我起码也在地球埋了几十年,对这些东西肯定有所了解的。”

    “难怪……”马丁恍然点头,不疑有他。

    苍老声音连忙响起:“所以丁儿你打算用什么办法解决掉隐患。”

    “当然是令他无时不生活在恐惧中的办法。”马丁唇角泛起冷意。

    啪。

    车内照明灯被打开。

    马丁从收纳盒取出一叠纸笔,拔开笔盖,趴在方向盘上,在A4纸上写下一行字迹,口中随比划一字一字念出:“你……或许……不记得……我,但我……还……记得……你……。你……发现了……我的……秘密,而……这是……警告。”

    他抿起唇角,明眸满是认真之色趴在纸前,一笔一划写下。

    “如果你试图告诉其他人,我将千里之外取你首级……级……级……师父,首级的级是哪个级?”

    “收集吗?上面一个多了一横的住,下边一个木。”

    “哦……集……不对啊师父,好像不是这个集。”

    “咳咳……为师我现在还是弄不懂你们地球的文字。”

    “没事,我用手机查吧。”

    马丁不在意,取出手机查询首级的级的正确写法,恍然大悟的放下手机,埋头涂抹掉那个错别字,在后面写上正确的级。

    “写好了!”

    轻呼出一口气,马丁盖上笔帽,拿起A4纸轻轻抖动,展现在眼前欣赏。

    “师父你看一下,当这张纸条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他家中,你猜他会不会惶恐畏惧寝食难安。”

    “呃……大概吧。”目睹全程的戒老难掩语气中的诧异:“徒儿,你之前不是想要置他于死地吗?”

    “当然,不过我又不蠢。现在是法治社会,杀人可是犯法的。”马丁嗤笑,一抹高傲在眼底浮现。

    “先警告一下,如果他还不知好歹……我既然能花五万买他的信息,就能再花五万买他的性命。师父,财帛动人心啊。”

    戒老无言,陷入沉默。

    马丁叠起写好的威胁纸条,如有实质的戾气在周身涌动,神情阴郁乖戾的他走下车,一步步走入楼道,身形被黑暗吞噬。

    ……

    “师父,里面有鬼物吗?”

    昏暗无光,泛着潮湿气息的长廊,一道阴影轮廓响起中性低声。

    他手上的戒指泛起一抹诡异光亮,微弱的苍老声音响起:“我察觉不到,不过不要掉以轻心……那个男人很不简单。”

    “再不简单也只是个凡人,寿命区区一百而已。”

    马丁冷笑,走近门上写有【光怪陆离侦探社】字样的房门。

    安静在门外聆听片刻,里面寂静无声。

    他手掌伸向门把,发现门被锁上后并未死心,而是打开手机照明,轻踮脚尖,在门框上拂过。

    一层灰落下,引得马丁皱起眉头挥散灰尘。他又半蹲下,掀起毛毯。

    一枚银色钥匙在毛毯下泛起反光。

    “找到了。呵……居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这种人也配做我的对手吗。”

    轻轻嗤笑,马丁将钥匙插入门锁,咔嚓一声细响,房门被打开一道缝隙。

    吱呀——

    马丁坦然走入侦探社,环视一圈,目光在沙发上的奇怪画像上微一停顿,而后移开,走向书桌。

    在他转头的瞬间,油画里的人像诡异地转动眼珠,跟随马丁。

    将那封威胁字条丢到桌上,马丁忽然有些意兴阑珊。

    以为会是个有趣的对手,结果空有力量,却也只是个区区凡人啊。

    没劲。

    却在这时,他听到身后传出师父的一声历喝!

    “大胆鬼物,白天也敢现身!我今日便要你魂飞魄散!御剑术!”

    倏然转头,瞳孔缩起。

    不知何时,一道身形漆黑如烧焦的身影立在卧室门口,静静看来。

    而马丁身前,一名身形虚幻的老者浮现,一枚散发着阴气的小巧飞剑悬浮在老者身前,嗡嗡颤动。

    “师父……”

    马丁微怔,他头一次看到师父从戒指中现身。

    他微微失神,突然一道历喝耳边乍响:“此乃怨灵,为师我实力未恢复万分之一,不是她之敌手。徒儿你快跑,为师拖延一二!”

    “师父!”

    “快点!!!”

    马丁恨恨咬牙,深深注视一眼那道焦黑身影,逃出门外。

    见徒弟逃出门,虚幻老者松了口气,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道:“果然,只能用那一招了么……”

    他双手倏然合十,双膝弯曲着地,背脊弯曲,头颅连同双掌一同拍地,口中大喝。

    “靓女饶命!”